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灵异奇谈 > 南蛮鬼档

南蛮鬼档

更新时间:2019-05-19

苗疆,有很多鬼神信仰,鬼神传说。所以算命术士,神婆神棍,师傅之类的人自然应运而生。当然,这里很大一部分人是骗那些农村愚昧无知的农村人,也有极少一部分是有真材实料的,不容否认。

全国各地,都有所谓的鬼节-农历的7月半。但是在天柱能和鬼扯上关系的节日实在太多。。

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清明、6月6、7月半。这几个节日,在苗疆传说阴气最盛的几个节日。这几段时间里,真所谓是生人勿近,孩提勿扰的日子。听家里长辈说,这几段日子里,经常听到鬼哭狠嚎、鸟兽啼哀之音。。。

92年的时候,苗疆湘西农村还没有流行大批量的外出打工。大批量的年轻人都在家。所以,那时候的家乡每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在晒谷坪里玩。聊天说地。。由于那时候王子木所在的村子里还没有通电。没有什么娱乐节目,打牌什么的又看不见。所以只能大家在一起说说话。

那一年的夏天某一天,大家把牛放到很远的地方去看,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快要蒙蒙黑了,大夏天的,大家还要赶着牛去井边洗澡和喝水,由于人多的缘故,大家都不怕。就有说有笑的赶着牛去喝水洗澡。

王子木家喂的是黄牛,喝完水,牛就不安分的想乱跑了。水牛都还在洗澡。王子木看到自己的牛往回家的那条路跑了,也不在意,只是跟着牛跑。可能是因为年龄还小。以为牛会直接往回家的路跑,可是~~~~~~在叉路口,牛却是往另一条路跑~~~~王子木当时想也没有想,就跟着牛跑,想去把牛赶回来。就在,继续追着往牛的方向跑去的时候,堂哥在后面一路追着。很快就追上王子木了,一上来,就拉住王子木的手。貌似很担心也很关心的样子,拉着王子木就往牛的方向追去。当他们跑去,大概有100米的时候,堂哥觉得不对劲,牛直接跑去了林场废弃的屋场地,堂哥当时就有点犹豫了,到底该不该继续去追牛。王子木可能还小的缘故,没有多少恐惧,也体会不到堂哥当时的心理挣扎。只是觉得跟着堂哥就好。堂哥大概站了几秒钟后,还是啦着王子木的手,往林场废弃的屋场地跑去。。。

当他们跑到林场废弃的屋场地的时候,看到牛就站在屋场地的中间,一动不动。看到牛在哪里,拉着王子木的手就加快脚步往牛的身边跑,跑到牛的身边,一只手拉住王子木的手,一直手拉住牛的鼻锁子。当拉住牛鼻锁子的时候,王子木清晰的听到,废弃的屋场地后面的山林里有急促的“沙沙沙"的声音,快速的向这边靠近,大约几秒钟的时候,看到一个身穿花衣,头发散批的人靠近。瞬间,王子木和哥哥以竭斯底里的声音喊了出来:“啊~~~~~~~~~~~”

那喊声夹杂更多的是哭音,恐惧,极度恐惧的声音,别人一听,就知道这样的叫声是不正常的,是受到了自己不可抗拒的惊吓而竭斯底里的恐惧之音。

惊叫中。。。他们只是眨眼功夫,那花衣影子不见了。他们,还有牛,就那么哭泣呆立的站在那里。。仿佛很久很久、、也不知道走,就那样站在哪里。。。

在村子晒谷坪里乘凉的人,听到了这边的惊叫声,都炸开了锅。很大声的叫王子木和堂哥的名字。。

而楼主的大姐也刚好在那晒谷坪里乘凉,紧张大声的叫着王子木和堂哥的名字,一路狂奔过来。原本要3分钟才能走完的路,大姐只怕连一分钟都没有就跑来了。。。

大姐越靠近的时候,大姐背心的汗,头发的二星子直接一根根的竖起来了,就好心做了电离子的样的。。

当时大姐也是越靠近这边,头皮、背心、手心的感觉越强烈。。可是,大姐当时没有顾忌那么多,只是一味的叫着王子木和堂哥的名字,问着怎么了。。。不顾一切的走到楼主身边,抱起王子木。问起堂哥,到底怎么了。。。

堂哥带着哭泣的把刚才看到的一幕粗略的跟大姐说了一遍。大姐越听,心里的恐惧感越强,二星子也好像受到什么力量的支持一样,径直的竖着,久久未倒下。

就在准备回家的时候,王子木的父亲也已经跑来了。父亲貌似知道了什么。但是,什么也没有说。过来一把从大姐手里接过王子木到背上背着。叫大家回家。

大姐一手拉着王飞的手,一手拉着牛鼻锁子走在前面,父亲抱着王子木走在牛后面。在路上,由于王子木和王飞还在惊吓状态中,王子木一直在轻轻的哭泣,父亲就一直抱着王子木,轻轻拍打着王子木的后背,安慰着王子木。。也一边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着什么。。除了安慰王子木以外,一直在默默的念着说着。。。

当大家走到回家路一半的时候,王飞的父亲也来了。王飞的父亲直接走过去,托住王飞的手,问着王飞,怎么了?有事没?什么之类的话。也问了王子木父亲几句什么话。

王飞家住在晒谷坪的下方,王子木家住在晒谷坪的上方。晒谷坪不远处的路边有一颗千年古树,里面已经完全空心了。据说,这棵古树已经成精。

到了晒谷坪的分叉路口的时候,父亲的脸色有些难看。跟二爹说:“王飞来我这里吃饭。”

二爹也看出了些端倪,只是没有问,就谈谈的应了一声父亲,表示同意了。二爹就在晒谷坪那里大声了叫了几声二妈的,大概就是告诉二妈:等下牛回家了,关下牛还有就是王飞今天去大叔家吃饭什么之类的。。

王飞家的水牛还在井边洗澡,等下那些人会一起将牛赶回来。

二爹从来不怀疑自己大哥这话是随便或者感恩说的叫去吃饭所以,二爹交代完,就直接托着王飞跟着自己的大哥走了。。

吃完晚饭,父亲跟二爹了说了什么,二爹就把堂哥丢在堂屋里,而他自己回家里走了。。

片刻后,只见二爹二妈拿着香纸的来了。。。

当二爹二妈拿着香纸上来的时候,王子木父亲已经准备好了一升米,还有一块二毛钱。以钱长的一边为对折线折好,并用红纸将钱中间捆住。放在米升上。在米上一字排开插上3根点燃的香。用一张红纸写上王子木、王飞两个名字,放在米升上,用少许米压住。

一切准备就绪后,王子木父亲把准备好的米升放在堂屋里四方桌的中间。之后用一条与四方桌匹配的长凳子横放在四方桌前面。

父亲叫王子木和堂哥把身上仅穿的一件衣服脱下。脱下后的衣服,父亲一字排开的摆在刚才那条凳子上。。

父亲开始念念有词的念着什么东西,并不时的将手中的阴阳卦拌在地上,每次拌都是连续拌3次,拌几次卦,又偶尔的来王子木和堂哥的额头亲三下,念9次“呸求”~~~~~念完一段“呸求”之后,父亲说,叫他们回家吧。。。这句话说完以后,王飞的母亲和王子木的母亲就站在堂屋门边,对着门外叫了。二妈叫“王飞,快来屋嘞”,楼主母亲则叫:“王子木,快来屋嘞”。如此一起叫了三声以后。又见父亲把二爹二妈带来的香纸和家里自己的香纸混合在一起,将冥纸烧掉,再将香点燃,一字排开的插在米升上。。

王子木的父亲将手中点燃的香以一字排开的插好,每柱插三根,插三柱。插完后,脸色好转,心平气和的说道:“他们今天被云儿那死鬼吓到了,幸好他们那一声惊叫声,要不然~~~~~~~”王子木父亲没有继续说下去,大人也知道了后面没有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

沉默片刻后,再次说道:“那死鬼看到我来了,才走了,一直就站在那旁边。”

王子木父亲再次陷入沉默,二爹也是一阵沉默。只有母亲和二妈一直在旁边骂:那死伤鬼,要不是看在她父母的面子上,真想拿热尿罐子拌她.

王子木父亲和二爹都沉默片刻后,父亲开口道:“没事了,我已经替他两个收哈了。”。

接着,王子木父亲把王飞和王子木衣服从凳子上拿起来。顺手把王飞的衣服给了他,而剩下的一件衣服自己为王子木穿上。

上世纪80年代或者更早的时候,林场是国家专门种植樟木树的,用于提炼樟木油。所以,国家就会请专门的人来看林场。其中少典一家也是其中一户。

听父亲说,少典一家对村里的感情还不错,为人也热情。也因为一个姓的原因,就纳入了的一个生产大队,土地什么的也都分了一份给他们家。少典一家也就在这里开了个屋场地,不再住原先国家提供的破旧拥挤的林场房子了。

屋场地开好,房子建好。土地也分到了。也就算再林场安家了。。。

由于,林场属于国家地盘,那里有很高很多的樟木树,看起来特别的阴森,风吹动的时候,总是伴随着一股阴森的声音。。久久的回荡,这里风声未断,那里的风声又起。。那种环境,总是给人一种莫名的阴森和恐惧。也正是因为这样,林场那一带成了那个时代的刑场。什么枪毙、。轻生喝农药、。上吊、、、什么的都选择在那一块樟木林里。。。

以前,什么枪毙犯什么的,没人收尸的,社里总会来村里找人去收死尸,收一次死尸给2块5块的不等。由于那时候家里穷,没有地方来钱,所以,每次有这样的活,王子木父亲基本都会去。。。也就是那时候这样的活,师公决定收王子木父亲为徒。。

长年累月的在同一片樟木林都是死些不情愿或者不干净的人,那地方阴气自然不是一般的强大。。夜晚总是听到鬼哭、鬼哀、鬼嘻之声。。。

少典家,在哪里落户以后。夜晚,总是听到一些诡异、不正常、不应该听到的声音,给他们家的人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那时候,普遍都很穷,房子已经建成了,想搬家,重新建房子岂非那么容易。。。没有办法。他们只好经常请道人师傅来家里做法。但是,做完法安静一段时间后,诡异的声音,事情还是不断的发生。。。直到那一年,不幸还是发生了。。很惨很惨。。。

传闻,出事的前一天晚上,少典一家听到了很恐怖、很奇怪的嗖嗖声音,声音不知道从哪里发出,但是能清晰的感觉出,这嗖嗖的声音正在自己周围徘徊。

还有的声音,是在砸锅拌瓢,又或是在撕扯碎布,还或者是传来走路的脚步声。。。这声音,像千万只老鼠齐出动,四面八方出来不同的声音。。使得这一家单独建立在樟木林边下的房子更阴森恐怖。晚上,从远处看出,只见点星的煤油灯火意灭欲灭的好像坚强的闪烁着,不让这里仅有的光明,被黑暗完全侵蚀。。

少典一家,经过这样的一晚折腾。似乎都疲惫不堪。。。天边,已经渐渐的开始泛白了。无尽的黑夜,终于被这第一束晨曦慢慢的赶离。。。

因为,整体社会比较穷,大家干活起床的时间都比较早。。所以,天刚刚亮的时候,师公就出门去干活了,师公经过少典家的时候,感觉一阵阴风袭面而来。那风,一般人也许就会感觉是早上的一阵晨风罢了。。然而,师公却感觉这阵风不简单,带着极重的怨气。

师公在路边,静静的掐着指决,神情凝重的看向了那房子。。只见。那房子有一股淡淡的黑烟升起。。师公越想越不对劲,这天已经亮了,怎么还会出现这阴烟呢??除非,这房子里有死人。。。

师公带着疑惑的向房子走去。。越是靠近,房子的阴气越重,伴随着清晨凉凉的微风,更使人不寒而栗。。

当师公走到房子边上的牛圈边时,看到母水牛和水牛崽全部口吐白沫,瞪大眼睛的死了。。那死法像中毒,,更像是被阴灵迷死的~~~~~~看到这一幕后,掐着指决慢慢的念起了听不懂的什么口诀~~~~~~

待口诀念完后,快步的向房子的大门走去。。。见大门紧闭,便扯开农村人特有的大嗓门喊了起来:“少典,你屋的牛死噶。”。。如此反复的叫了几声后,,房子里传来了回应。。一个听起来比较疲惫的男音带着疑惑的回应道:“啊???”“哦???!!!”

之后,便听到房子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叮叮当当,沙沙沙,剔剔挞挞的声音。。

片刻后,房子大门慌张的打开,看见一前一后,带着明显的黑眼圈,看着有些憔悴的中年男女小跑了出来。慌张的问师公道:“二伢崽,我屋的牛怎么了?”边问边跑。。几秒钟后,跑到了牛圈边,,牛圈里的一切,让这对中年夫妇,伤心欲绝。。。

那个时候的农村,牛就等于一个家庭的半边天,半边天都跨了,,怎么能不让人伤心。。。

看到这一幕以后,那中年妇女登时滔天喊地的哭了起来,趴在牛栏杆上哭的昏天暗地。边哭边骂:“哪个死伤的闹死了我家的牛啊?切三代的。”边骂边哭,那程度就像是死了丈夫的年轻寡妇般伤心。。。

中年*在牛圈边上,手扶牛栏杆,也不去管那中年妇女。只是脸上的表情凝重,伤心。。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中年*了片刻后,蹬下身子,用手托起牛仔的头,仔细的看着牛的眼睛和舌头。看了片刻后,打开牛栏杆,在外面随手拿起了赶牛棍,进了牛圈里。在牛圈里,掏掏牛屎,拔拔枯草。等下抬起牛尾巴,看看牛*后。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对师公说道:“二伢崽,我屋的牛不像是被闹死的?"师公没有说话,也重复了一边中年男人的动作后,说道:“你屋最近有什么怪事发生么?”

中年男子听到这话后,怔了怔,没有说话。。。

那哭泣的中年妇女听到这话后,带着抽泣想说什么。。被中年男人看了一下。又没有说了。。。这一切却被师公看在了眼里。。。

师公也猜出了十之八九。只是人家不愿意说,他也就没有再问了,只是回了一句:这牛你们拿去埋了吧。

师公看到这件事后,连早工也不去打就直接转身回家了。

当天大概10点钟左右,村里一条消息疯狂的传开。村里的的大人基本都去了少典家,接到消息也马上要赶去。带着好奇,堂哥来找楼主,也带着楼主悄悄的向那房子走去。。

王子木和王飞到那里,进入他们眼睛的一幕却是一生难以忘怀。那房子女主人在堂屋里抱着一个好像已经死了的十五六岁的女孩。那女孩,下身穿健美裤,上身穿花衣,头发散披,眼睛瞪着,瞳孔放大,嘴唇发白。那表情带着明显的恐惧和不甘愿。那女孩的表情和症状就和早上看到牛的表情和症状几乎是一样的。。而那女孩正是他也认识的云儿

旁边,村里的妇女都在安慰着那伤心欲绝的中年妇女。但是,任村里的妇女怎么安慰,那中年妇女的情绪还是没有明显的好转。。

而男人中,大家都在愤愤的议论着,到底是他家和谁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要毒死他家的牛,还要毒死他家唯一的女儿。等等~~~

王子木和王飞也站在堂屋门口,东看看西看看。看来看去也没有发现自己父亲王天和师公王成一的踪影。。。

没过多久,来了五个警察。四男一女,女的看上去30多岁,不胖不瘦,扎着一把马尾辫。其中一个男的看样子应该五十多岁,另外三个都是二三十岁的样子。走过来后,直接跟村民简单的了解了下情况后,四个男警察就走开了。有的去了牛圈,有的去了堂屋里。只剩下那个女警察在盘问着王少典细节问题。

感觉过了好久,所有的警察有聚集在了一起讨论着什么。

警察从房子里出来的时候,王天和王成一也分别从房间和屋后面走了出来。彼此神色都略显凝重。。。

那个年纪比较大的警察走到王成一的身边,小声的问了着什么。。

好像过了很久,好像也没有过多久。堂屋里的哭声和说话的声音变得大声和激烈起来。。

王子木在旁边听了好久,在众人口中,才听明白,原来警察要带走云儿的尸体去验尸,而房子女主人却坚持不同意。理由是人都死了,还要这么折腾。。

一下子,村里对于警察的做法出现了两派意见;一派是妇女居多,不同意警察带走女孩的尸体,一派是村里有文化的居多,同意带走女孩的尸体,让警察验尸,查明死因。

两种意见的僵持下,警察也拿不定注意了。。。

也不知道过了好久,只见两个男警察还是用凉床带着女孩的尸体走了。。。

待大家都走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只见王天、王成一和王少典围在一起说了些什么后。。也就散去,各自回家去了。。

几天之后,派出所传来消息,尸检查不出女孩的死因,只是推断说,女孩临死前应该受到了惊吓。但是,也不至于直接被吓死。。

这消息从派出所传出来以后,各种流言在村里各个角落蔓延着。。就连其他村子都传开了。。

流言的穿的比较火的有两个版本。一个大概是说,王少典家肯定做了缺德事,所以有鬼来找他们家报仇了。还有另一个大概是说那房子的屋场地主凶对煞,所以闹得家宅不得安宁。。。

不知道这流言是真是假,但是王少典家受到如此大的打击,还要面对无知的村民的议论。终于承受不了。。把牛和女儿埋掉后。把房子拆掉了,带着所有家当回去了他们以前的地方----北岭。

推荐阅读:
焚兽
创世之手
赛尔号之战神联盟穿越地球
转世修真侠
网游之坏蛋传奇
蓝瞳传说
重生神通道
述仙记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24702/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5:31:0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