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西方奇幻 > l灵魂掌者

l灵魂掌者

更新时间:2019-05-18

初秋的傍晚,红色的夕阳懒散的挂在天空中,向身下万物散发着最后的光芒。它的身下,卡兰德大陆最西部,连绵不绝有着茂密植被的庞大山脉,魔息之地。

清凉的晚风在山脉中徐徐吹起,四处游荡的山风夹杂着草木的清香将夕阳的热力赶走,换上阵阵清凉。似乎为了感谢晚风带来的清爽,树叶在晚风的吹拂下跳起了自己的舞蹈,调皮的虫儿也在这清香的晚风下唱起了自己的歌谣。一切都显得那样安静,祥和。

粗壮的树木下,几只普通的矮鹿围在一丛灌木边趁着这段难得的时光贪婪地啃食着。相比于很多地方,这片属于大陆西北角的山脉中的冬天来的更早,持续的时间也更长。如果现在不好好补充一下过冬需要的营养,不用食肉动物的扑杀,寒冷的冬季也将宣判它们的死刑。

咔!

就在矮鹿们贪婪的享用美食之时,后方。一声轻微却十分清脆的枯枝折断声响起。

啾啾!

一只头生双角似乎领头的矮鹿立即放弃了眼前的美食警惕的发出两声短暂的吠叫,同时转身望向身后声音发出地。在它的吠叫声中其余几只矮鹿也转身望去,用它们那灵动的双眼警惕的扫视着所有目光所及之处,在这片山脉中,它们虽然并不属于生物链的最底层,但也仅仅只是不属于。能够威胁到它们生命的生物大有所在。世世代代的繁衍让它们养成了一种警惕一切的习惯,也正是因为这个习惯可以让它们在这片弱肉强食的山脉中世代繁衍。

在矮鹿们警惕的眼光下,这片略显稀疏的树林内,高耸的树木依旧无声的耸立在那,低矮的灌木也如往常一样静静的趴伏在地,低低的虫鸣声也依旧在那高声欢唱。一切似乎并未有任何改变。头生双角的矮鹿眨了眨灵动的双眼再次审视了一下周围,危险似乎并未到来。矮鹿再次发出一声短促的吠叫,转身继续啃食灌木。在领头者示意安全的叫声后,另外几只矮鹿也安心的转身继续食用美味。可惜它们没有发现就在它们注视过得一从灌木内两个一高一矮的身影正谨慎地躲在其中,其中那个高大的身影狠狠瞪了一眼那个矮小的身影。矮小的身影吐了吐舌头无奈的接受了高大身影无声的训斥。没办法,谁让他刚才毛手毛脚的踩断了一根枯枝差点惊跑猎物呢。见猎物已经再次背对自己,高大的身影轻轻的拍了拍矮小的身影向矮鹿指了指。矮小的身影了解的点了点头拉弓搭箭向那矮鹿瞄去。

嗖!

尖锐的利器破空声骤然响起。紧接着,在利器破空声响起的下一刻,刚刚转身享用美食的那只,头生双角的矮鹿发出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剩余的几只矮鹿立即放弃啃食的灌木,惊恐的吠叫声中,矮鹿们用自己那夹杂着,惊慌,担心,依恋,与害怕的眼神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同伴后,一哄而散。灵活的身影蹦蹦跳跳的很快消失在稀疏的山林内。

“啊哈!射中了,我射中了!”就在矮鹿们一哄而散后那丛灌木内兴奋的欢呼声响起,伴随着欢呼声灌木丛一阵晃动,矮小的身影挥舞着右手中的一把短弓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哈哈!老爸怎么样,您儿子我厉害吧!不是我吹,百米之内就算是一只蚊子飞过,老子也能把他射下来!”

“怎么样?”在小男孩的话语过后,那名曾经瞪了矮小身影一眼的高大男子走了出来,并顺手在小男孩头上狠狠来了一下。“我可以告诉你很不怎么样!”

随着两人都已走出灌木借助林中略显昏暗的光线可以看到,高大的身影越有三十二三,棕色的短发下一双炯炯有神的褐色眼珠点缀在刚毅的面庞上。刀削一般的嘴唇此刻正因为主人心中的不悦紧紧抿在一起。一边矮小的身影则完全是高大身影的缩小版,同样的棕色短发,同样的一双褐色眼珠,不过在其眼内于脸上看不到一丝高大身影的稳重,给人更多的则是一种古灵精怪的感觉。在听矮小身影之前对其的称呼,看来这一高一矮两个面庞极为相似的是一对父子。

“喂,老爸你干什么,我可是按照你的要求打到自己的猎物了你怎么还打我,再这样以后我可不你一块出来了。”被自己老爸打了一巴掌的小男孩捂着被打的地方,万分不满的说道。

“嘿嘿,你的猎物?”老爸阴测测的笑了几下,指了指另一边矮鹿倒地的地方。“现在说你的猎物似乎还为时过早,你先看看你的猎物再说吧!”

“切!早?怎么早了?我就不信它还能再站起来跑了!老爸你看着,我这就过去把它给你拖过来!”小男孩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跟老爸拍胸脯保证了一下,转身向矮鹿走去。不转身还好,一转身小男孩脸色立变。只见原本倒地的矮鹿已经挣扎着站起,并且作势欲跑。在土黄色的身上靠近圆滚滚的腹部的后腿处,一支短小的箭支随着矮鹿刚刚的动作晃动了几下掉落在地。

“啊!你怎么起来了,快给我躺下!”看见受伤的矮鹿作势欲跑,小男孩惊叫一声急忙撒腿向前跑去,准备将其按倒在地。不过他不喊或许还好,在他那一声大叫下,重新站起的矮鹿不但没有再躺下反而尽自己最大努力,用最快的速度向山林深处跑去。很快。一瘸一拐的身影消失在已经渐渐变黑的树林内。

站在后面的老爸听着儿子的话语,再看自己儿子动作。经过长时间分吹日晒本就有点黝黑的面庞上,缓缓升起一层黑云。

见矮鹿已经消失,本打算扑过去将其摁住的小男孩无奈的停下了脚步,转身看了一眼身后无动于衷的老爸,丝毫没有危险即将降临的感觉的他抱怨道,“哎!老爸你说你既然早发现矮鹿要跑怎么站那不动啊!你要是早点过去不就把它给抓住了吗!”很可惜,抱怨中的他更没有发现自己的老爸的脸上随着他的话语,黑云更加密布,几乎都快要滴下同样黑色的黑水了。

“追上?嗯嗯,追上!”老爸点了点头,缓步走到儿子身边。就在老爸走到儿子身边后,老爸突然爆走,抡起右手在小男孩的脑袋上再次狠狠的来了一下。“追!我追你个头!你知道矮鹿跑得有多快吗?在山林内全速奔跑的矮鹿猎豹都不一定追的上。现在它虽然受伤了可速度并没有慢下多少来。就你,就凭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还追,你认为你有着比拟猎豹的速度吗。老子辛辛苦苦的交了你这么多年的打猎技巧并让你好好练习箭术,就是让你射伤猎物然后拔腿去追吗?”气愤无比的老爸越说越来气,一边大声的咆哮着训斥儿子,一边用手狠狠得敲着那块不可教的榆木疙瘩。

“哎吆,老爸别打了,别打了,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在老爸的一阵暴打下儿子无奈的双手抱头告饶道。

“错?你还知道错,你说你个臭小子做什么事情能让人满意,让你练习箭术你瞒着我偷偷跑出去玩,还整天吹嘘你是什么神箭手,百发百中,百米之内蚊子也能射下。那矮鹿比蚊子小吗?距离过百步了吗?让你做个陷阱除了你自己,就是个猪也不会上当。让你在家帮你母亲做事你除了帮倒忙外,就是欺负你妹妹,还领着村里的孩子到处捣乱。除了这些你还能干什么。老子今天不好好让你长长记性老子就不姓艾伦!”愤怒的火苗虽然十分易燃,但并不属于一种易灭的火焰。心中已经彻底点燃熊熊怒火的老爸并不能够被儿子那一句小小的告饶所浇灭。

“哎!你轻点,疼啊!哎呀!我认错,我保证以后绝对会听话,绝不捣蛋!哎吆,老爸你快停手啊,您要是把我打傻了打死了以后谁给你养老啊!”抱着几乎要被老爸打起几个大包的脑袋,儿子一边躲闪一边告饶加保证。

“保证?从小到大你保证过的事你完成了几件?你除了会保证以后绝对会继续调皮捣蛋外加惹事闯祸你还能保证什么。打傻你。把你打傻了也比让你气死我强。没人给我养老?你放心,没了你你妹妹长大了一定比你强。”老爸丝毫没有停手的打算。

“你再打我,我回家就告诉我妈!”软的不行那来硬的!儿子威胁道。

“呵!小子还敢威胁我!”听了儿子的威胁,老爸不怒反笑停手说道。

“额!老爸也不是了!这次是我的错,回家后我一定听你的!”见老爸停手儿子在一边小心翼翼的说道。不过还未等他安心,老爸接下来的动作让小男孩大惊失色,因为老爸忽然弯腰从一从灌木上折下了一根枝条。“老爸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不是说你要回家跟你妈告状吗,那老子今天就让你走不回去!”伴随着啪的一声。老爸在儿子的屁股上狠狠抽了一下解释道。

“哇!老爸你玩真的,那你等着回家我一定把你虐待我事情都告诉我妈!”屁股上挨了一下的小男孩捂着屁股痛叫一声转身便跑。

“跑,你尽管跑!别以为会去找你老妈就能躲过一劫,我告诉你今天就算你妈也护不了你!”看到儿子转身跑远,老爸追在后面大声威胁。

“那等回去再说!”有了压力自由动力,看老爸那舞着枝条张牙舞爪的样子,小男孩彻底的爆发出了奔跑的动力。一时之间他和他老爸的距离竟越拉越远。

山脉东麓,众多简易的木屋在山脉南侧坐北朝南井然有序的排列在半山腰上。外围,一排排简易却不失坚固的尖角栅栏将整个村庄围绕起来,南方最矮处,紧密的尖角栅栏换成了两扇厚实的木门。村庄东侧山脚下,宽阔的河流内清澈的河水不知疲倦的缓缓流过。几个简易的木筏随着河水的流动慢慢晃动着。这是一个小山村,一个属于奥力西尔王国,又不属于奥力西尔的山村。属于是因为离他最近的人类城市是卡拉的大陆最西侧奥力西尔王国。从这里往北只有高耸的雪山,往西,翻过崇山峻岭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向东是草比人高的大草原。南侧行走十天路程便是奥力西尔王国北部仅有的一处人类聚集点,苦苔村。不属于是因为你无论从奥力西尔王国第几代的地图上怎么找,也不会找到这个未被记载的山村。对于它的形成达里安从村内老人口中也得知了一星半点。根据老人的话语村庄似乎是古时战乱之年一些为了躲避战争的人逃难到此处而形成。

随着夜幕的降临,忙碌了一天的村民们到了可以休息的时间,无所事事的他们来到村前的空场上,三一群五一堆的聚在一起互相闲扯着。几名老者身边更是围绕着一些叽叽喳喳的小男孩或女孩,在那里聚精会神的听着那些从老者口中说出的,充满梦幻色彩,虽然不知真实,但精彩无比的外面世界。

“安琪!安琪,我们不等了,我们先回家吃饭吧!”村前大门处,一名年轻的妇人半蹲在地对身前的小女孩哄到。

“不嘛妈妈,安琪现在还不饿!我们再等一小会!”夫人身前的小女孩摇摇头,笑嘻嘻的伸出一根手指道。“一小会,就一小会!”

“哎!你这个小淘气,和你哥哥一样让人头痛!好吧!那我们就再等一小会!”轻轻地刮了一下女儿的翘鼻妇人无奈的说道。

“嘻嘻!妈妈最好,安琪最爱妈妈了!”嘟起小嘴小女孩在母亲的脸上重重亲了一口。

“呵呵,你才多大就整天爱妈妈,爱爸爸的!你知道爱是什么意思吗?”妇人捏了捏女儿的小翘鼻问道。

“嗯...”小女孩想了一下道,“哥哥说过,爱就是喜欢,喜欢就是爱!”

“呵呵,那你爱你哥哥吗?”被女儿娇憨样子逗笑的妇人笑道。

“哼!安琪不爱哥哥,安琪讨厌他!今早妈妈让哥哥和安琪玩,哥哥还偷偷的打安琪的屁股,说安琪不听话!”想起今早被哥哥欺负的事情,安琪一脸不悦道。

“呵呵,那安琪等爸爸回来告诉你爸爸,让你爸爸修理他怎么样?”妇人抱起女儿说道。

“嗯!爸爸回来安琪就告诉爸爸!让爸爸狠狠揍他的屁股!让他欺负安琪。”小安琪一边说着一边小手狠狠的挥舞着,似乎她的哥哥正在自己身边让自己打着。

“呵呵!那我们就在这等他们!等你哥哥回来后让你爸爸修理他!”在女儿粉嫩的脸上亲了一口,母子二人站在村口向村前通往远方的道路眺望。

那个小女孩约五六岁,一头金色的及腰长发在初升的月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白皙的脸庞上两颗大大的,蓝宝石一样的双眼点缀其上,上面,长长的睫毛因为主人的眨眼而不时抖动一下,小而挺翘的翘鼻下有着一双同样小巧的红唇。怀抱她的妇人则是小女孩的放大版,同样的及腰金发,同样白皙的面庞,一切都是那样相像。

很快,那对母女未等多长时间,村口通向远方的道路上一矮一高一前一后两道身影出现,并且快速向村口接近。

“爸爸!”看见那两道身影出现虽然还不能看清容貌,小安琪已经带着高兴的欢呼从母亲怀中滑下向其跑去。

“安琪慢点,别摔着!”见女儿向那两道身影跑去妇人急忙跟上叮嘱道。

母女二人刚刚与两个身影中最前面那个矮小身影碰面,矮小身影便一下跑到妇人面前,同时抱怨道。“妈!你快管管我爸!我爸又打我!”

“打你?他怎么打你了,你又干什么惹他生气了!”妇人看了一眼跑到身边的半大男孩问道。

“就是我一下没射死猎物让猎物跑了他就打我,还用一根枝条抽我屁股!”小男孩大吐苦水道。听这个小男孩的话,看来他就是树林内上演一场追赶猎物的闹剧的男孩了,那后面那个一定是他老爸了。这妇人听他的称呼看来就是他的母亲。小女孩应该就是他老爸曾提过的他的妹妹。

“活该,哥哥该打,今早晨你还打过安琪!安琪还未告诉爸爸呢!等会安琪就告诉爸爸,让爸爸一块收拾你!”妇人还未说什么,小女孩安琪幸灾乐祸道。

“安琪!”听了妹妹的话小男孩瞪了一小女孩一眼咬牙切齿道。自己哪辈子欠她的了,这个混蛋小妹一天到晚总跟自己对着干,能帮忙的时候绝对不帮,能落进下石的时候她绝不拉下。

“呜呜,妈妈,你看哥哥又要欺负我!”看哥哥那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小安琪一下钻到妈妈身前带着哭腔告状道。

“达里安!”妇人弯身抱起女儿瞪了儿子一眼,对女儿哄道“安琪不生气啊!今天你哥哥事妈妈不管了,就让你爸爸狠狠地揍你哥哥怎么样!”

“嗯嗯!让爸爸揍他!”听了妈妈的话安琪脸上也立即阴云散去,再次阳光灿烂。

“哎!你们聊,我先回去了!”听见自己老妈的话,再看小妹得意洋洋的向自己扮鬼脸的样子,身心严重受创的达里安丢下一句话灰溜溜的跑向村内。

“咦,这不是达里安吗,怪不得今天一天没见,这是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达里安刚刚跑进村内,一名正在讲故事眼尖的老者发现了急匆匆的的达里安大声问道。他这一吆喝,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达里安哥哥回来了,达里安哥哥跟我们玩吧!”原本几名围在老者身边听故事的小家伙立即围住达里安七嘴八舌要求道。

“出去还能干什么,出去打猎,行不行!”恨恨的看了一眼那个让自己成为众人眼中焦点的老者,达里安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向身边围绕的小家伙喝道:“你们小群小东西快闪开,我现在很忙没空和你们玩。明天,明天我找你们!”

“呵呵,小达里安出去打猎了啊!厉害,厉害!我跟你那么大时还未出过村呢!”最先发话的老者似乎没有发现达里安口气中的不满,不但拦住达里安的去路反而继续打趣道。“对了达里安你既然出去打猎了,那你的猎物呢!”

“克鲁特爷爷不就是上次不小心把你那个瓷瓶打破了吗,至于这么损我吗!你再这样我可要把你的秘密宣传出去了!”见那村民不依不饶达里安威胁道。

“额!我能有什么秘密啊!既然小达里安你这么忙那我就不打扰了!你忙!你忙!”听到达里安的威胁那村民咕哝了一句闪开了身。

“谢克鲁特爷爷了!”没人阻挡达里安向家窜去。

“克鲁特怎么你有什么秘密啊,这么怕小达里安,我看这次小达里安准是又惹祸了,你要是拦住他等小伯瓦尔来多好,我们又可以看一场好戏了!”

“对啊,对啊!克鲁特你向来喜欢那样做,今天你竟然在小达里安的一句话下打了退堂鼓。你不会真的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吧?”听了小达里安的话,再看名叫克鲁特的表情,几名与其年纪差不多的老者凑上前去问道。

“我能有什么....”老者刚要解释,不过远远的一个声音响起。那个响起的声音彻底揭穿了他即将要说的谎言。

“几位爷爷,克鲁特爷爷那里还藏着一桶麦酒!刚刚开封的!你们快去啊!”

“达里安,你这臭小子!”听到那个声音老者一脸苦相的大声喊道。这下好,自己再想藏也藏不住了。

“呵呵,克鲁特啊,你说我们这都几十年的老兄老弟了,你有这么好的东西竟然自己偷偷藏着。你这可太让我们伤心了!你们说对不对!”一个老者一脸伤心道。

“对!克鲁特你这样做可不好,我还记得几天前你跑我家去我还用我最后那一点酒招待过你。真没想到你现在竟然这样。你太让人失望了。”

“对!克鲁特你这样做可太对不起老哥们了,你想老哥们平日有酒那次不都是不让你一块过去吗,现在好你自己有竟然瞒着我们!”另外几人纷纷接口。

“得得,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为了向各位赔罪,今晚,现在,几位老哥都跟我回家!”在其余几名老者的轮番轰炸下,克鲁特不得不忍痛割爱。

“哈哈!你也别心疼,等下次出去我一定让我家那小子多给我带些回来,到时我再叫你!”见克鲁特一副心痛的样子,几名老者笑了笑反客为主的向其家中走去。

村外。

“爸爸!”见哥哥被打败,小女孩再次滑下母亲的怀抱向走来的高大身影跑去。

“唔!乖女儿又在这里等爸爸了!还是女儿乖!不像你哥哥那个混蛋!除了整天惹人生气一无是处。”高大的身影亲昵地在女儿脸上亲了一口道。

“爸爸,哥哥今早欺负又安琪了,还打安琪的屁股!”在自己父亲的怀中小安琪告状道。

“什么?他竟然敢欺负安琪!小宝贝那你等会,等我们回家了爸爸去揍他,去给安琪还回来!”高大身影一边说一边观看一边的妻子。见妻子没啥特别反应大声保证道。

“好!安琪这就回*,他一定躲起来了!安琪回去找到他,爸爸再揍他!”听到爸爸的保证,小安琪让爸爸讲自己放下一脸兴奋的向村内跑去。

“呵呵,这小妮子!”看着跑向村内的女儿,高大男子笑了一下看向一边的妇人,“亲爱的,刚才那臭小子回来没说什么吧!”

“达里安啊?他把所有的事都说了!”妇人点了点头道。

“那...那你?”听妻子说儿子已经把事情都说了,高大身影有点畏畏缩缩。

“哎!达里安也不小了,也不能整天让他调皮捣蛋,所以我决定,以后他的事我不管了,你想怎么管他就怎么管吧!”想起儿子的习性,再想想儿子也十几岁不算小了,妇人也觉得是到了应该让他好好学一门手艺的时间了。毕竟她和他爸也无法照顾他一辈子。

“呵呵!呵呵..”见妻子终于在儿子的事上松口,高大男子傻笑了几下在心中规划起如何让儿子成为一个出色的猎人。

“不过!伯瓦尔啊!你怎么叫孩子我不管,我只希望你能掌握那个度,不能太狠了,尤其是打孩子!”看见丈夫在那傻笑妻子能不明白自己丈夫在想什么,家里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没一个让人省心的,除了整天对头还是对头。为了儿子少找自己告状,自己可以省心些,妇人提醒道。

“额!这样啊..”听妻子口中的度,高大身影脸上的兴奋之情立即垮了下来。

“怎么你不满意?”斜睨了一眼丈夫妇人转身向村内走去。

“额,满意!嘿嘿!满意!”被妻子斜睨一眼的高大身影干笑了几下,犹如一只见了猫的老鼠,老老实实,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向村内走去。这就是高大男子,伯瓦尔的一家,温柔美丽的妻子,琼斯,安里斯。调皮捣蛋的儿子,达里安,艾伦和淘气可爱的小美女安琪,艾伦。

“伯瓦尔回来了,你家小子挺厉害的啊!”刚刚走进村庄一名与伯瓦尔年纪相差无几的村民笑道。

“厉害?”听到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对于刚刚发生之事毫不知情的伯瓦尔第一反应是自己家那小子,达里安又闯祸了。“那小子是不是闯什么祸了!”

“呵呵,也没惹祸不过也差不了很多!哈哈!你是没见刚才,可热闹了!就在刚才,你儿子回来时....”那村民当下活生活现的给伯瓦尔讲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

“那臭小子竟给我闯祸,这下好了说不定哪天克鲁特大叔就跑我家去,跟我要酒喝!”听完村民的讲述伯瓦尔想象一下克鲁特大叔死皮赖脸的在自己家蹭酒喝的样子,无奈的拍了拍额头,头痛啊!

“呵呵,很有可能。有句老话就说过。父债子还,其实反过来呢也是一样的。依照克鲁特大叔的性格,这次他因为你儿子损失了一桶麦酒,怎么也得从你手中抠回点去!”村民笑了一下点头同意。

“看我回去不好好揍他一顿!”伯瓦尔咬牙切齿道。

“伯瓦尔!”一边一直静听不作言语的琼斯夫人听到丈夫的话小小的提醒了一下。

“额!我回去好好教育教育他!”带着一点点小畏惧的看了妻子一眼,伯瓦尔不得不改正一下自己的言语。

“呵呵,伯瓦尔不说了,你刚回来,想必琼斯妹妹在外等你也没吃饭吧!你们快点回去吃饭吧!”村民看了一眼伯瓦尔身边的妻子笑道。

“嗯!那等会再聊!”伯瓦尔当下点了点头与妻子向家内走去。

刚刚走进家门,有了妻子放宽政策身怀尚方宝剑的伯瓦尔意气风发的吼道,“达里安,你个臭小子如果不想挨更多的揍,快给我滚出来!”

“爸爸!我知道哥哥在哪,哥哥躲在自己屋里你快去揍他!”听到老爸的声音,先一步跟踪达里安回家的小安琪一边高密一边怂恿道。

“好了安琪,你爸爸刚回来,揍你哥哥也得让你爸爸先吃饭再揍。等你爸爸吃饱饭了那你爸爸就会更有力气,也可以更好地揍你哥哥。如果安琪同意的话,我们不如先吃饭吧!”琼斯夫人刮了一下女儿粉嫩的小脸道。

“嗯!也好,不过哥哥不能吃!”小安琪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整哥哥的机会。

“那多不好!万一你哥哥知道今晚不让他吃饭是安琪出的主意,那他以后绝对会趁爸爸妈妈不注意偷偷欺负你的!”琼斯夫人劝道。

“那,那就让哥哥吃,不过吃了饭一定要让爸爸多揍哥哥几下!”虽然有点不甘心,但为了自己妈妈说的事情不会发生,小安琪点了点头。

“嗯!好的,吃了饭后妈妈陪你看爸爸揍你哥哥!”琼斯夫人保证一句同时向内屋喊道“达里安,快出来吃饭!”

“哦!这就出去!”屋外父母与小妹的话一句没拉的达里安知道自己的那顿揍已经跑不了,顿时垂头丧气的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晚饭虽然不算是丰盛,却足够美味。不过因为吃的那几个人各怀心思而草草结束。将饭桌收拾一下,琼斯夫人便抱着女儿坐在一边静等丈夫收拾儿子,她虽然说了不管但仍旧不太放心,所以她便在这看着,相比只要自己在这,自己的丈夫不管怎么教训儿子做的应该也不会太过火吧。

作为众人视线中的焦点,伯瓦尔看了眼一脸兴奋的女儿和自己的妻子,见妻子脸上没有什么不悦的表情,也没有说什么方才对儿子吼道。”达里安你现在过来趴在凳子上!”

见老爸真要动手,达里安求助的看向母亲。“妈!”

“活该!谁让你欺负你妹妹了!今天让你爸给你长长记性!”对于儿子的求救琼斯夫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小子你就死心吧!今晚我先替你妹妹把你欺负她的事情还回去,至于今天出去打猎的事,我不会揍你,那件事情,我另有安排!”想起之前妻子开的可以管儿子的执照,伯瓦尔一脸善意的笑道。

达里安再次求助的看了看自己老妈,却没有得到回应,达里安认命的趴在一边的高凳上。

“安琪,今早你哥哥打了你记下?”走到儿子身边伯瓦尔询问道。

“三..不,爸爸等等,我数数。”见讨厌的哥哥终于要挨揍,小安琪一脸高兴地忙张口说了一个三,却很快改口并伸出小手掌掰着手指头数道,“一,二,三,四,五。”

数完自己的小指头安琪第一次觉得自己手掌上的指头太少了。带着一点点不甘心,小安琪气呼呼的嘟起小嘴说道,“哥哥最少打了我五下!”

“我抗议!安琪撒谎,今天早晨我就打了她三下!还是轻轻的!”看见小妹在那恨不得一块将另一个手掌一块数上的样子,达里安大声抗议道。

“妈妈!哥哥吼我还说我撒谎!”对于哥哥的抗议小安琪眼眶红红的一脸委屈的趴在妈妈怀中道。

“抗议无效,你就趴那吧!”抱着一脸委屈的女儿,身为裁决官的琼斯夫人驳回道。

“安琪不要哭,爸爸先替你还那五下!”抡起巴掌在儿子屁股上狠狠来了五下,就在达里安认为即将结束之时。

“刚刚你妹妹说你最少打了她五下,你竟然敢吼她,还说她撒谎,更让你妹妹哭。我就再送你几下,同样也给你长长记性,以后要是再欺负你妹妹先想想自己的屁股!”免费送了儿子三下,伯瓦尔转身看了看自己女儿,“安琪你看爸爸都替你还回来了,这样安琪有没有觉得不满意的地方啊?”

“满意,满意!不过爸爸再打几下的话安琪更满意!”小安琪高兴地点头表示满意。

“好了,既然你妹妹满意了那你就起来吧!记住你妹妹不是你能欺负的!至于你今天在山林内的事情..”先让儿子起来,伯瓦尔想了一下“作为你这段时间,没有好好完成我规定的训练项目,加上今天的事情,我决定明天带你进山,预计时间为十五天!如果这十五天内你的表现还不能让我满意,那咱们出去的时间就加长吧!”说到这里,伯瓦尔再次对儿子友善的一笑,凑在儿子耳边低声道“臭小子好好享受今晚吧!从明天开始如果你小子不能做到我满意,看我怎么整你,那时你老妈可不会在你身边。而且你妈也说过了以后你归我管,你妈不再管你了!之后就算你回来告状也没人理你!”

啊!我的天啊,和老爸出去?那他还不得扒我一层皮去啊。达里安完全无法想象对自己一直怀恨在心的老爸会怎么整自己。看了看一脸阴笑的老爸,白色的獠牙正在油灯下向自己反射着森然的光芒。

“妈妈!”看了看一边还未离去的母亲,达里安极度可怜的叫道。此时的他多么希望自己老妈可以摇摇头,将自己从苦海中救出。但现实往往与想象是完全相反的。

“安琪你看你哥哥也挨揍了,你也满意了,妈妈抱你去睡觉吧!”似乎没有听见儿子的呼喊,也没有看见儿子那一副极度可怜的样子,琼斯夫人抱着着女儿向自己屋内走去。

“嘿嘿,小子这下信了吧!好好享受今晚吧!”再次打击儿子一句伯瓦尔得意洋洋地走向屋外,今天终于将那压在心底的那口气呼出了。他要出去找自己那些老兄老弟喝酒去。

“哎!”深深的叹了口气,达里安无奈的回屋蒙头大睡。船到桥头自然直,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

推荐阅读:
剑之舞
吞灵刀
无双之大蛇归来
红尘剑帝
横夫夺爱
穿越手机
天荒仙王
跟上别丢了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25175/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5:11:3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