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都市异能 > 极品修真邪少

极品修真邪少

更新时间:2019-05-20

某个春日明媚的下午,清水市第八中学整洁的校园内,像往常一样,回荡着郎朗悦耳的读书之声。

此时高三五班的教室内,丁承浩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窗的座位上。

这堂课是数学课,是他最讨厌上的科目,看着黑板上满满写着公式,他真是一个头有两个大。想强迫自己用心听讲,可脑子偏偏跟他作对似的,一个劲儿的溜小号,不知道啥时候就飘到别的地方去了。而教数学的老师又正是他的班主任,所以丁承浩不得不目视前方,摆出一副认真听课的样子。

“空集是一切集合的子集,是一切非空集合的真子集。对于集合,一定要抓住集合的代表元素,及元素的确定性、互异性、无序性……”

班主任在上面讲得吐沫横飞,丁承浩在下面听得昏昏欲睡。

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课程。

真搞不懂了,学这些到底有什么用?

关于数学这门课,只要把小学读完应该也就够用了吧,不就是找找钱算算账神马的,干嘛非要学这些乱七八糟的,又是定律又是公式,头疼啊。

还有语文,只要能认识三五千个常用字不就行了么?干嘛要背那些拗口的文言文?我又不准备去当作家文学家!

物理化学就更不用说了,最可恨的是英语,要背那么多的单词,既然世界上有翻译这种职业,那人人都把英语学得那么好,翻译岂不是都要饿死了?

唉,要是这个世界上有修真学校就好了,我铁定是学霸一级的人物……

丁承浩是个修真者,这可真不是盖的。

凭借祖传一本《五灵驭血仙诀》,丁承浩早在三年前就突破了凡体,而进入了筑基期的阶段,对于今年只有十八岁的他来说,也算是修真界百年难遇的奇才了。就算是丁承浩的老爸,现在已是金丹期三境的强者,当时也是在二十岁才做到打破凡体祛除杂质凝元筑基的,而丁承浩竟比他老爸整整提前了五年,可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修真体系分为十个阶段,依次为筑基、融合、辟谷、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大乘。每一阶段又化为三境,唯有三境尽破,才可以进入到下一阶段的修习,绝对不可以急功近利,更来不得半点浮躁。否则以前所修的功力真元尽失还不算什么,甚至还有走火入魔丢了小命的危险。

这也算是一种高危职业了,难怪现在修真者越来越少,几乎要在地球上绝迹了。丁承浩打小就接触修真,这么多年了,除了知道他老爸是个修真者,就不认识第二个了。他估计的话,要是老爸一死,自己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地球上最后一个修真者了。

哇靠,好有使命感的有木有?我真是太伟大了。

说起修真这个词,丁承浩的同学们都从网络小说上或多或少的听说过,平时也会经常议论,但他们只会认为那是一个虚构的存在,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身边竟然有一个真正的修真者。

其实丁承浩毫不掩饰自己对修真的狂热,虽然没有明确表示自己就是修真者,但是同学们也会经常看到他摆出各种奇葩造型,或盘腿打坐,或倒立爬行,要么就是在单杠上蝙蝠一般倒挂着,一动不动的好几个小时。

而他的行为种种在其他人眼里只是被视为怪异和荒诞,于是他在清水八中就有了个响当当的具有明显讽刺意味的外号——丁大天师。

此时的丁大天师实在是忍受不了那些无聊透顶的公式和定律了,对于他来说,突破筑基三境已经进入到最关键的时刻,何时能打开这个瓶颈而进入到融合期的阶段,远远要比即将到来的高考要重要。

他对能考上大学已经不做任何指望了,如何幸运的话可以混到个专科,那已经是阿弥陀佛万幸万幸了。好在老爸也不是很在意他的学习成绩,更没有奢望他能上个名牌大学啥的以此光宗耀祖,所以丁承浩对学习就更抱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了。

丁承浩把课本挡在自己面前,两腿盘于课椅之上,十指交叉于胸前暗自捏了个奇怪的法印,呼吸吐纳之间脑子进入一片空明的境界。

此时他的眼睛睁着,却看不到任何东西,耳朵张着,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唯有感受一冷一热两股真元气息,沿体内奇经八脉循环萦绕不止,若是这时有人把手掌平放在他的头顶三寸之处,可以感觉到一股暖流正升腾而起。而如果是在寒冷的冬天,这种感觉就会愈加的明显了。

临下课还有十分钟。

班主任讲到嘴巴也干了,端起放在讲台上的大茶缸子喝了一口,又转过身用教鞭指着黑板上的一道方程题:“同学们我们现在来看这道题,设logA的首位及尾位为二次方程式3x平方减5x加a等于0之两根,则a等于什么?A等于什么?谁会做这道题,会做的请举一下手……”

坐在前排的通常都是几个尖子生,个个把手举得高高的,都希望自己能在班主任和同学们面前表现一下。可班主任环视了教室一圈,却把视线落在了后排的丁承浩的身上。

这个小子,拿课本把脸挡住,不知道又在搞什么小动作。哼,成绩本身就差,还不用心听讲,马上就要高考了,怎么还是这么松松垮垮的,这小子怎么就不着急呢?我都替他着急……

班主任不由把两道眉毛紧紧地皱了起来,在额头中心挽成个死疙瘩,“丁承浩,请你讲一下,这道题该怎么做。”他板起脸说道。

同学们呼啦啦全扭头往丁承浩那边望过去了,可丁承浩就跟老和尚入定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丁承浩——”班主任加大了嗓门,又喊了一声。

那厮还是一动不动的,可眼睛却又睁得大大的,不知在神游何处。

有几个同学已经捂嘴吃吃笑了起来。

坐在丁承浩后面的,是个叫牛猛的混混学生,这牛猛的爹妈都是做建材生意的,家境很好,典型的富二代一枚,在学校里是个不学无术飞扬跋扈的主儿。

通常来说,学生结交朋友都喜欢扎堆儿,学习好的跟学习好的一起玩,学习差的又和学习差的一起玩,可牛猛和丁承浩却是例外。两个人的成绩在班上都属于垫底儿,就是每次倒数第一和第二非他俩莫属,可他们高中同窗三年却彼此看不惯视为仇人一般。

此时牛猛可算找了个捉狭丁承浩的机会,他慢慢站起来,弓着腰凑到丁承浩的耳朵边上,猛的喊了一嗓子——“丁承浩你爹喊你回家练功……”

丁承浩吓了一大跳,体内真气乱窜,骤然感到全身一股难以忍受的剧痛,好像骨头要碎裂似的。

行功之人最怕外界干扰,丁承浩正在运气周天,处于一种空灵的冥想状态之中,哪经得起牛猛如此突然间的惊吓,以至于气血翻涌脑袋发闷一头从客椅上栽了下来。

听不到任何同情的声音,更没有人来拉他一把,反而是周围响起了一片潮水般的讥笑声,将他团团包围,淹没其中。

“哈哈哈哈,我们的丁大天师又在修仙了吧?修到居然从椅子上摔下来,这也太搞笑了吧。”

“这逗比,看小说看傻了吧?竟然真的以为自己是修真者了。”

“我们得离他远点,不然会被他传染上傻子病毒的,哈哈。”

丁承浩脑子里嗡嗡直响,就像飞进了一大群的苍蝇。

他甩甩头,好不容易才让自己清醒了几分,抬头向周围望去,看到的却尽是笑到变形的嘴脸,还有班主任默默摇头无奈至极的表情,终于是爆发般大喊了一声,连掉在地上的课本都顾不上捡起来,就跌跌撞撞地冲出了教室。

班主任站在教室门外,冲着丁承浩的背影大声喊:“丁承浩,你去哪儿?现在还在上课呢,你给我回来,你给我回来。”

丁承浩却充耳未闻,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楼梯转角的地方。

……

丁承浩坐在篮球场一角的石阶上。

看着球场上欢快跑动的身影,他的心却如落日般沉沦,而隐藏在内心的抑郁,也像蓓蕾中的蛀虫一般,将他噬得千疮百孔体无完肤。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大家总是那么针对我?

我只是有着自己的信仰,你们可以不认同我,但是也没有必要这样狠狠地羞辱我吧?我得罪过你们么?

余成道,在此间。多行义,无违天。

这是印在那本《五灵驭血仙诀》卷首的十二字真言。

丁承浩一直以来,就把这十二个字当做金科玉律般牢牢铭记在心里,从不敢违背。

可他今天才发现,这些全是屁话。

什么叫义?

义,难道就是要忍受别人对我的万般羞辱么?

我修真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强身健体,惩恶扬善。

可是,我连保护自己的权利都不应该有么?

以丁承浩筑基期三境的修为,别说是那个无赖学生牛猛了,就算是来三五个特种兵,丁承浩也能在眨眼的功夫就把他们放到在地。

修真者,就是这么牛逼。

丁承浩现在还只是在筑基期和融合期之间徘徊,若是他修炼至金丹期、元婴期的阶段,就会拥有着虚空凝剑撒豆成兵的能耐。如果功至最后一阶大乘,那种破坏力简直就是难以想象了。

丁承浩并没有奢望自己能修到那种恐怖的程度,只要自己将来能比老爸厉害一点,他就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可是,修真者是绝对不能对凡体之人出手的,这是铁一般的门规。

修真者要绝对隐藏自己的实力,而且因为就算是最初级的修真者,对于一个凡体之身来说,那种惊人的伤害输出也是他们所万万承受不了的。

很简单的道理,若是修真者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力量,出手之间往往就会轻而易举的取人性命。

有哪个修真者,敢于动不动就杀人呢?

所以,每当丁承浩受到诸如牛猛之类的奚落和戏谑,甚至有时还会平白无故地遭受他们几记老拳,他都只能忍,忍,忍。

他忍了这么多次,早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可是,到现在才发现,自己是在欺骗自己,原来约束的结果,反而使他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双拳紧握让他的骨节爆发出一种噼噼啪啪的脆响,丁承浩现在有着一种想毁灭一切的冲动。

丁承浩就那么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的,想着自己的心事,他的身影孤独而又落寞。

好几个小时过去了。

夜幕降临,宿舍楼的灯光渐渐亮起,将一片微光洒在空无一人的球场上。遥远的天际,伴随亮光乍现,竟是忽地传来数声轰鸣。

打雷了。

春雷。

白天还是晴空万里,此时到了晚上,雨却是说下就下了。先是三滴两滴稀稀拉拉,然后很快就连成了线,冲在水泥地上,溅起一簇簇的水花。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丁承浩就已经浑身湿透了。

可他却并不想找个地方避雨,也不想回到宿舍,就这么被雨水冲刷的感觉,貌似也挺爽。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至快到了熄灯的时间。

丁承浩突然感到,好像有什么东西遮住了自己的头顶,抬头一望,竟是一把雨伞。

那雨伞红底白点,像是一个鲜艳的大蘑菇,想必这把雨伞的主人,应该是个女的吧?

带着这种疑问,丁承浩缓缓转身,却不想在这不经意的一瞥间,小心脏顿时怦怦狂跳起来。

哇勒个去的,这妹纸也太漂亮了吧!

丁承浩并非是没见过美女的土包子,清水八中的校花王珂,就是他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两人关系很是密切,经常腻在一起,虽只是单纯的友谊并无男女那种暧mei关系,但也经常被人误会成情侣。

整日与校花相处,自然是快乐多多,可唯一有点不好的就是,丁承浩品位渐渐变得挑剔起来,一些男生眼中所谓的极品,在他眼里也只是普通货色而已。

而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位撑伞妹纸,的确算得上是美女中的美女了。那长长弯曲的睫毛,那笔挺小巧的鼻子,那圆润细腻的脸颊,那红润湿滑的小嘴儿,那尖尖俏皮的下巴,一览无余,简直就是造物主精雕细琢出的完美作品,看不出任何的瑕疵。

如果将她同比例雕成大理石像,那一定是传世之作无价之宝。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丁承浩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女孩儿晶晶亮的眼眸中,似乎透着一丝不易被察觉的邪气……

推荐阅读:
怒逆苍穹
魔皇尊者
听说巴黎没有你
金玉连缘
天道鬼师录之鬼婆传奇
大人,一切有臣
金牌纨绔
穿越魔禁之一方通行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25640/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5:28:0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