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玄幻仙侠 > 仙妻待嫁

仙妻待嫁

更新时间:2019-05-21

“你救了我?”血染一身蓝衣的若姜,望着眼前这陌生的男子,不禁轻轻蹙眉,出言问道。

那男子身着一袭白衣,正坐于石椅之上,手中夹着一枚温润的白子,目光紧紧锁在眼前的棋局之上,一头墨发用一根皂带随意地束在发尾处,而。风一阵轻拂,那白衣便被掀起阵阵涟漪。

而若姜不过能瞧见他的侧颜罢了。

而那男子闻言却不曾回过头来,只是动作微微一顿,淡淡言道:“魔界,魔帝。”

这两句话,简洁得让若姜只觉发指,她微微颌首,额间的额饰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声音略显柔和了些言道“伤到了魔帝,若姜深感抱歉,此乃无心之失。”

她顿了顿,接着言道:“若姜先行谢过魔帝,不敢扰了魔帝,若姜还是先行回仙界了,此恩,若姜必定谨记于心,必报之。”

她是仙界的上神,因着渡上神劫而昏迷过去,损伤了元神,便意外掉落在了魔界之中的小院之中,眼瞧着如今境地便是如此了。

而仙界魔界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若姜实是不愿留在魔界太久。

她正欲举步离去,却闻魔帝非黎悦耳的声音缓缓响起。

“你受伤之际魔气入体,孤虽救你醒来,但你如今体内神力被魔气侵蚀,若是不处理,只怕日后修为再难精进。”

若姜脚步一滞,缓缓转过身来,微微抬眸,看向了非黎,问道:“魔帝此番言语,言下之意可是有法子能让若姜的神力重回清明?”

非黎微微一挑眉,唇角含了一丝疏离而客气的笑意言道:“孤一日之间救你两次,这次仙帝可欠孤一个大人情罢。”非黎放下手中的棋子,缓缓站起身来。

如今仙界内有仙有神。魔界内亦是有魔有妖。仙界与魔界不是对立,多年以来无战争,只是仙界除了仙都以外则为凡人,而魔界亦复如是,除了魔都便是凡人。而仙魔二界一直以来,亦是两不相欠。

而非黎若要真的让仙帝欠了一个大人情,对魔界而言,也倒算是好事一桩。

非黎站定身子以后,只是微微抬眸看向了若姜,言道:“随孤来。”

出了小院之后,便渐渐有了其他的人形妖魔。他们见到非黎都是微微颌首,唤一声:“魔帝。

只是那些妖魔见到非黎身后跟着的若姜,心中的惊异却不由得滋生出来,魔帝身边何时有了一个这样的女子?怎的竟是从未见过。

“翠姬,快去告诉鬼音公主。”待二人稍稍走远些后,人群之中突然有一人压低了声音对着身旁的人言着,那人轻轻点点头,便就提着裙摆,想着另一个方向小跑而去。

“这边到了,此乃魔都的禁地,不过对于你这种神体倒是无碍。”若姜身前的非黎忽然止步,淡淡道。只见非黎白袖轻轻一挥,前方烟雾弥漫的空地之中却不知何时猛然多出了一处宫殿。

只是那宫殿分明散着的是浓郁的仙神之气,妖魔若是靠近几分,便必定是被腐蚀的灰飞烟灭,而仙神若是在其中打坐静修,非但会涨进修为,精化体内之力,更甚的是若是长久呆在其中,更能洗涤尽体内杂质。

若姜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如此精纯的仙神之气,仙界都未必会有才是。

只是她尚且还是有这个觉悟,看向非黎,淡笑道:“若姜今日承蒙魔帝相救,随后便是找了个偏僻之地静养疗伤,未曾见过什么禁地。”

非黎面容之上多了几分笑意,与聪明人打交道,从来不必多言才是。

“若姜上神说的正是。”

宫殿大门被非黎轻轻的一个动作便推了开来,若姜这时才看清宫殿之中原是水气氤氲,殿中竟有一池温泉。

只是温泉之中已然有色的仙神之气已并非浓郁可以形容了,精纯的仙神之气仅让若姜置身其中,便依然是沁入心脾的舒适之感。

若姜不禁侧过头去,看着一脸淡漠的非黎,心下大惊。

非黎置身于此气之中,并无半分不适的模样,一如既往的沉静。

若姜看着他,心中惊诧之意渐浓。

非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随后便是又隐去在了迷雾之中,只留下淡淡的一句话语在虚空之中回荡着。“莫要动池底的那颗珠子。”

若不是此时形势所迫,就算仙帝将仙界送与他,他都绝对不会让他人进这禁地。

若姜的目光依旧停留在他离去之时的方向,柳眉轻轻蹙起。

她迈步走近那温泉,垂眸看着温泉之中氤氲升起的水汽,转眼之间便只剩一身里衣在身……

而隐于迷雾之中的非黎眸色微敛,偏过头去,不再看她,一双墨黑的眸子之中似是平静却又好似比平日里多了些什么。

只是指尖处凝聚的纯白色光华不断进入他体内,因着大多光华都向着若姜而去,显得平日里缓慢得多。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浓郁见色的白色之气奔流着进了若姜之身,一进体内便朝着元神而去。顿时若姜只觉元神之中仙神之气奔流似海,而体内那一缕精纯的黑色魔气也渐渐从元神之中被逼出来。

那一缕魔气转眼之间便淹没在了神气之中,只是隐隐而来的反抗让若姜感知到那一缕魔气还未有消存。

非黎指尖的纯白色光华渐渐淡去。

他将自身的一缕含有灵识的魔气打入她体内,目的也不过就是为了让她不得不来这冰清池驱这一缕魔气罢了

转眼间三日过去,室内的仙神之气已经淡薄了不少,不似原来那般疯狂浓郁。而那缕魔气也是消磨得只剩一丝墨痕。非黎立刻将灵识收回,那缕魔气亦立刻消逝得无隐无踪。

而这时候,若姜亦是感到了体内的魔气已然被消磨殆尽,原本阖上的双眼即刻睁开,元神之内亦充满了仙神之气。一身修为亦终究达到了上神之位的力量。

非黎垂眸看着指尖上流淌的双色光华,嘴角勾起一丝不经意的笑容。他出了那宫殿,一阵清风便迎面拂来,却不禁微微蹙眉,这里有了一丝外人的气息。

“秦荀,可有人来过?”

空中忽然多了一玄色身影。

秦荀渐渐落于地面,看着非黎,面容之上有了显而易见的嫌弃与无奈道:“鬼音曾到过附近,不过却未曾瞧见禁地,寻了几圈便离去了。”

非黎好看的眉微微蹙起,眼中不悦之色显而易见。

“鬼音?她怎的寻到这里来了?”

秦荀面容之上的无奈之色愈渐浓郁,道:“说是魔帝身后曾跟了一个未曾见过的女子,鬼音听说之后便让人带着路一路寻到了这里来。”

女人就是麻烦!

鬼音数千年来当真是死死缠着非黎,一副深情永驻的模样,偏生她是灵狐族的公主,暂且还动不得她。

秦荀忽然之间好似想到了什么,靠近了非黎几分,怀着几分好似不怀好意的笑容,道:“你想不想让鬼音暂时不得烦你?”

非黎微微挑眉,问道:“这回你想做什么?”

“简单得很,到时候你只需与这若姜上神显着亲密些便是了,鬼音心高气傲,哪里容得了这样的沙子,忙着对付若姜上神,便不会再来烦你了,而我瞧那若姜上神瞧起来可不是一个可欺负的主儿。”

非黎又是一挑眉,道:“你敢再想出如此的主意?”

“你总不能总给鬼音下毒吧。”秦荀看着他,郑重道:“近日各族族长们皆是欲将鬼音公主嫁予魔帝陛下,你若想早些成婚,便自便吧。”

随即,他便好似一副可悲不已的神情又望了非黎一眼,便转身再次隐与黑暗之中。

非黎缄默不言……

而若姜睁眼之后,便出了温泉,挥手之间便把里衣重新变回干燥,身上亦着了一件穿襟水云长裙。湖蓝色的裙摆荡漾在地煞是好看,更将她出尘的气质衬出一份空灵之美。一头青丝亦重新绾做一个简单的发髻,余下的发丝便是倾泻而下犹如瀑布。

她迈着秀气的步子渐渐走出那宫殿,正巧见到逆光而立的非黎略带几分阴沉的侧颜。微微垂眸,定了定心神之后缓缓走进,颌首道:“若姜谢魔帝相救。”

非黎抬眸看着她,道:“帮孤一个忙,想来若姜上神你是不会推却的。”

若姜听着薇黎的话微微眯起了眼,魔帝这是打的什么算盘。不过他才救了自己一次,如今他的话也摆在这里了,推却当真是行不通的,亦只得扯出一抹淡淡笑容。

“自然。”

“留在魔界一月。”

若姜眉间微微一拧,不过很快又是恢复了自然。她虽疑惑于非黎的意图,却无奈如今欠了人情,总是得识大体一些。

“敢问魔帝,需要若姜做些什么?”不过,需要做些什么,还是得问个清楚的。

推荐阅读:
曾经的主宰
风之意志
弃女逆天之玩转异世
沐无天下
乱易
万神至尊
画殇饬
独占忠犬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26801/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4:44:3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