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奇幻修真 > 灵祇

灵祇

更新时间:2019-05-16

李飞翔失业了,虽然还没有就业过。这句话听起来挺矛盾的,可绝大多数毕业生不都是这样吗?简历投了一百多家公司,一个面试电话都没有接到,必定石沉大海了。

回家啃老,先不谈够不够啃,主要是对不起自己那含辛茹苦将自己拉扯大的父母!放弃。

去搬砖,又得何时才能当上CEO迎娶白富美呢?况且大学几年,身体机能退化,手无缚鸡之力,搬得起吗?放弃。

去摆地摊卖点小黄碟,国家最近对这一块管制很严厉,况且我是这么龌蹉的人吗?放弃。

李飞翔捂着脑袋想了几条“创业之路”,发现没有丝毫可行性。室友们早就搬走,而李飞翔明天也不得不搬离大学宿舍,身上就还有皱巴巴的几十块钱,大学几年,一无所获!没有如同唐三藏一般取得真经,倒是手上沾满了真精,李飞翔自嘲的笑了笑。

掐灭了最后一支烟,李飞翔想起了自己的一个富二代室友,要不去投靠他?可是两人之间一直不对付,还抢走了自己喜欢的那个女生,绝不能在他面前服软,况且当初自己是如何信誓旦旦要超越他的,现在怎么可能去投靠他!

李飞翔这个名字,是他一生以来最骄傲的东西了,不是有一首歌吗?“在你的身上,荡漾的飞翔!”结果这唯一的自豪也被那富二代给毁了,他说,翔不就是屎吗?

于是李飞屎这个外号伴随了自己整个大学!杀人不过头点地,夺我美人辱我尊严,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也!

想到咬牙切齿处,李飞翔跑去那高富帅空空的床位,一顿猛踹,若非还有些许理智,真给他飞两坨翔在上面!

发泄完毕,头脑清醒了几分,李飞翔摸了摸自己瘦巴巴的身体,要不去黑市上卖点血,拿点钱先撑一个月再说?可自己被右手搞垮的身板,被抽血之后还能不能站稳走路是个问题!

正在李飞翔焦头烂额之际,一个电话打来,是一个甜美的女声:“李先生您好,这里是大海保险公司。”

李飞翔心中一喜,莫非通知自己面试的?十分鸡冻!

“您的简历我公司已经看过,但不符合我公司用人要求,不过我们最近推出了一款失业保险……”

不等说完,李飞翔一把将手机给挂掉,妈蛋的,杀人不过头点地,用得着这么欺负人吗?

傍晚时分,李飞翔收拾好了自己的大包小包,明天就准备去流浪吧,大不了撑死了混个丐帮帮主!

正在呼哧呼哧的吃着最后一碗泡面,电话又响了,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也懒得理,省得又是来补刀的。

结果电话接连打来,李飞翔便不耐烦,接了之后抢先说到:“您好,请问要买保险吗,我公司推出脑残保险、喜当爹保险……”

电话那头很冷淡,一个女子“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李飞翔接着说道:“请问小姐看上哪款保险了?”

“我不买保险,我找李飞翔。”女声继续说道。

“哦,他在拉屎,没空,有什么事跟我说就行。”李飞翔用根牙签捅着牙齿,听着这女声不错,便想调戏一二。

“那麻烦你转告他,宇宙管理公司看到了他的简历,请今夜十二点前来我公司面试。”女子说完就挂掉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李飞翔并没欣喜,反而觉得被人恶作剧了,宇宙管理公司是干蛋的?现在已经晚上七点了,哪儿有晚上去面试的!再说,自己有给宇宙管理公司投简历吗?不过当时在人才市场乱投一通还真不记得投给了哪家公司。

抱着侥幸心理,李飞翔拿起那二手笔记本查了宇宙管理公司,资料很少,是一家经营资源和人力的公司。既然有这货的存在,而且地图显示就在学校两条街外,李飞翔自然要去,毕竟这可能是他唯一的希望,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

好生西装革履了一番,人模狗样的走出宿舍,过了两条街,来到一个器宇轩昂的写字楼,根据楼层目录,宇宙管理公司在十四层。

十四层,只有一个小办公室还亮着灯,不太明显的牌子上写着“宇宙管理公司”。

李飞翔心中鄙夷,这么流弊的公司名字只有那么小间办公室。不过现在的李飞翔就是那流浪的小狗,有个厕所蹲着吃屎都是命好!

“小姐您好,我叫李飞翔,接到电话来面试的。”办公室很小,只容得下一张办公桌和几张椅子,办公桌后是一个爆胸黑丝美女,看得李飞翔热血澎湃,赶紧文质彬彬而又自以为风度翩翩的打了个招呼。

“哦,请坐。李飞翔,社会学,性别男,爱好女,每天撸两管,右手流……”黑丝美女表情冷漠,扶了扶眼镜,拿着一份简历平淡的读了出来。

李飞翔刚撅起屁股坐下,差点一滑掉地上去。瞬间崩溃了,神日啊,这是老子的简历吗?虽然都是事实可老子简历绝没有这样写啊!

看着这位美女,于公于私,就要呐喊道:“造谣,赤果果的污蔑!”

结果黑丝美女放下简历说道:“很好,我公司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噗!”李飞翔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脑子都短路了,“你确定?”这样狗血的简历也有人要的话,这公司是不是有毛病啊?

“当然确定,如果没有问题的话,现在就可以签合同了,你将在公司地方部门做主管。”美女咔嚓咔嚓两声,就订好了一份合同,递给李飞翔。

李飞翔装模作样翻了两下,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部门主管嘿嘿,翔哥我也有今天哇!生怕人家反悔,刷刷两下便把名字签了。自己真是时来运转了?

不过话说回来,李飞翔自己有几把刷子还是清楚的,去做地方主管,行吗?

此刻冷静了下来,为了不坑公司,也为了公司不坑自己,李飞翔说道:“对了,地方主管做什么啊,薪资多少啊,我不行又咋办?”

李飞翔正要再仔细看看合同时,黑丝美女说道:“合同上很清楚,工作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好了你现在可以去上任了。”

这大晚上的去上任?这公司处处透露着诡异,而且合同上的条例乍一看像汉字却如火星文一般畸形,自己竟然一个字都看不懂!非主流?

正要再次询问时,天旋地转,办公室没有了,冰冰冷的黑丝美女也没有了,感觉自己口不能言耳不能闻,在无尽的黑暗中下坠着,还感觉有丝丝莫名的快感。

李飞翔心中咯噔一声,尼玛!莫非被那黑丝美女下*了?美女,劫色可以,切莫劫财啊!刚想到这儿,便失去了意识。

那明亮的办公室中,早已没了李飞翔的身影,只有那黑丝美女拿起电话说道:“真不知为何要选这等普通人?”

电话那头犹豫了几秒后才说道:“大德大善之人,一根肠子通到底,怎么经得起折腾!这李飞翔猥琐的外表下埋藏着人类不屈的灵魂,缺少的只是机缘罢了……”

仿佛一瞬间也仿佛过了几个世纪般遥远,李飞翔从那无穷的黑暗之中醒了过来。

感觉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个山洞,面前有一小池水散发着幽幽的蓝光,头顶则是一些造型奇特的钟乳石,这是哪儿?

李飞翔有点慌了,莫非被奸杀抛尸到这儿,然后大难不死苏醒了过来?就在李飞翔想要仔细观察周围环境时,突然觉得自己视觉飘了起来。

这种感觉很奇怪,不是真正的看,却比真正的看要清晰得多,石块的纹路,水里的沙子,甚至还看到了自己!

我擦,这是自己吗?只见一个特别逗比而又斜眉歪眼的人形石头盘坐在地上!

李飞翔有种很怪异的感觉,他知道那个石人就是自己,但是却又能将自己的视觉移出石人从上方看着自己……

李飞翔吓得一个哆嗦,意识又回到了石人之中,看来这是真的!可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一个石人呢?不是刚刚签了合同要去当部门主管的吗?穿越了?

尼玛,就算穿越不应该是变个门阀子弟,带着一群喽啰去欺男霸女,或者当个王爷调戏宫女什么的吗?怎么会是个该死的石人,还长得这么矬,材质还这么垃圾!

就在此时,李飞翔注意到,自己意识中还有个什么东西,仔细感知,竟然是合同,莫非自己执意找工作,连合同都跟着穿越来了?

一看那些蝌蚪火星文,自己现在居然莫名的能看懂了,看了几行,李飞翔的心就凉了大半截。

“宇宙管理公司员工条例:

一、身为正统神祇不可伤害自身。

二、百年成为全民信仰的至高神。

三、身为神祇不可与人产生爱情。

四、违反上述条例灭神格泯神识。”

“员工职务升迁条例:

一、信仰值零,通灵神,可驱使禽兽虫蛇。

二、信仰值一到五百,小社神,可立一人祭司,福泽一方生灵。

三、信仰值五百到一万,大社神,可立十人祭司,执掌风雷雨电。

四、信仰值一万到五十万,显化神,可彰显神通法相,治病消灾,除妖去邪。

五、信仰值五十万到一千万,宗神,可建宗立教,册封山川河神。

六、信仰值一千万到十亿,王神,可册封国君,通阴阳断生死。

七、信仰值十亿到百亿,主神,可改天换地,判万物轮回命运。

八、功德无量全民信仰,至高神,亘古不灭,往返宇宙之间。

还请各位员工努力工作,预祝高升,且行且珍惜。”

除此之外,还附有一些神祇守则,李飞翔既觉得蛋疼又觉得刺激,如今看来不能抗拒,就只有努力享受了!

若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现在应该是通灵神等级,也就是说可以跟一切除人以外的生灵沟通,不如试试先?

片刻,李飞翔凌乱了,且行且珍惜你大爷!寻找了半天,这个岩洞里只有水和石头,别说生灵,连生灵拉的屎都没有!

因为这个岩洞内唯一光线便只有那蓝汪汪的一池水,所以也不知昼夜更替,这个石人又不能动弹,李飞翔好苦闷啊,于是便动用那种视觉脱离的能力到处扫射,将一粒沙子都翻来覆去看了十多遍。

他命名这种能力为神识,因为小说上都这么写嘛,而且这个神识的覆盖距离,以石人为中心,最多十米,远了就什么都感知不到了。

李飞翔这个石人总高约二十厘米,并非人工雕琢的,而是自然形成的钟乳石。洞顶有个钟乳石尖锥,上面凝聚着一滴滴饱含可溶性石灰岩的水,不断落下冲洗着石人的天灵盖。天地造化真神奇,也不知是何等巧合才能形成这副盘坐的人形钟乳石。

李飞翔对于这个石人的接受程度也越来越高,天底下估计也就自己这一块钟乳石这么像人,虽然不够细腻,但五官俱在、手脚皆有,盘坐在此,仿佛个菩萨一般,但又比那些满头大包的菩萨佛陀帅气多了。

李飞翔是个乐观的人,很快就沾沾自喜了起来,没事就一寸一寸地打量着自己的身体,这要是拿去卖掉的话,得有多值钱哇?没多久,李飞翔爆了句粗口,我草,这造型好屌哎!并非是说这造型很酷,而是真的像那个器官!你看看,那双腿盘坐就像那两颗圆滚滚的蛋蛋,身子高耸不就一柱擎天吗?这么大个家伙,仓老师也是要死的。

我呸!在想什么呢,李飞翔把自己给恶心到了,不过话说回来,真的好阳刚、好魄力!

然而就在此时,急喘的呼吸声和踏水声从岩洞远方传来,李飞翔不由得紧张起来,有人来了?

可是手脚不能动,张口不能言,就算来人了又能怎样?光线又不好,会发现自己的特殊将我带出去吗?

很快来人便进入了李飞翔的十米范围内,神识探去,宛如3D扫描一般,每个方位都能看得很清楚。

是一个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女子,五官仿佛丹青高手画上去的一般,不施任何粉黛,自然的美让人心碎。加上那乌黑如瀑的头发,白皙的皮肤、妙曼的身材,李飞翔不由赞叹道:民族范的极品美女!

不知神识能不能穿透衣服哇?这可不是耍流氓哈,人家只是单纯的检测神识的威力而已……

于是开足马力,神识冲破层层阻挠,直接“剥去”了外衣,嘎嘎……如果有心跳的话,李飞翔差不多都要休克了吧?

只要再来一下,美女什么的将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李飞翔觉得口干舌燥,但此时心底那微不足道的道德感使得他有些犹豫起来,君子不能趁人之危吧,况且我现在好歹是个神吧,是不是得有点风度?李飞翔“宝相*”的盘坐着,痛苦地思考着“人生哲理”。

民族范美女叫巫倩倩,从巫寨中逃来,一路被追捕,偶然发现了这个岩洞,也没有多加思考便钻了进来,此刻觉得这个岩洞有些阴森森的可怕,而且总有一种被窥探的感觉。

巫倩倩借着蓝色池水的幽光,仔细打量了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危险,心里没有那么紧张了,便蹲在池水边,捧起一小捧水喝了一口,随即面色欣喜,这池水不仅干净,而且还有些温热。

李飞翔只犹豫了片刻,一咬牙,妈蛋的,老子又不是君子,不看是二百五!然而李飞翔还没来得及调用神识,已经目瞪口呆,那石人鼻子处,竟然开始沁出一丝丝血色……

只见巫倩倩主动宽衣解带,浑身肌肤宛如凝脂玉软,褪下最后一层防御,石人的鼻子血如泉涌……

然而巫倩倩丝毫不知有人在看现场直播,将衣物叠好放置一边,整个人便进入了水池中,宛如一幅香艳的美人沐浴图。

李飞翔目不转睛,用他的话来说,我也想做君子闭上眼睛,可关键是臣妾做不到啊,石人完全是不能控制滴……

至于鼻子是在喷血还是怎么的,李飞翔有些无语,你好歹是个石头,尊重一下科学行不行?不过自己都变成了石头了,科学什么的也不太适用。

那些类似血水的东西慢慢沁入水池,巫倩倩此刻有些神态迷离,一直逃亡了三四天,神经紧绷着,泡了这温热的池水,一时间放松了下来。随即她到水池边上,靠在一块石头上熟睡了下去。

李飞翔假情假意,喂,美女,我知道你很美,可是我在流鼻血哎,麻烦你起来把衣服穿好再睡行不?但李飞翔的呼喊和抗议对于巫倩倩来说完全听不见。

看着巫倩倩这静谧的模样,一时之间李飞翔却觉得自己内心都宁静下来,心头的旖旎慢慢褪去,石人倒也不往外喷血了。以前看H,撸过之后才能有清心寡欲大彻大悟之感,现在还没有撸哇?

算了,希望你能睡个好觉吧,李飞翔有些情不自禁,神识探过去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秀发。

仿佛巫倩倩有所察觉一般突然惊醒了过来,莫非被她感觉到了神识?不对,自己一时太过于专心和宁静,而忽略了周边的环境。

岩洞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和男人的说话声,巫倩倩是被这些声音吓醒的!

巫倩倩惊慌下很快穿好了衣物,想要寻找其他出口,然而李飞翔所在的地方已经是这个岩洞的尽头,哪儿还有路?

火光一晃,穿着与巫倩倩差不多服饰的一胖一瘦两个汉子便出现在眼前,左边的叫做巫拉尔,右边的叫做巫拉龟。

胖子巫拉龟是哥哥,看见靠着岩壁惊慌失色的巫倩倩凶狠道:“巫倩倩你可真能跑!但你跑了就等于让全寨人去送死啊。”

巫拉尔附和道:“你跑了就以为一了百了吗?巫师大人已经下令将你父母抓起来了!”

巫倩倩神色痛苦,眼中水波粼粼,嘴唇咬得发白:“巫拉兄弟,我家待你不薄,你们不要处处相逼好不好?”

巫拉龟冷哼一声:“不抓你回去,那巫师大人会放过我们吗?”说完,巫拉龟便对瘦子说道:“弟弟,你去抓她,我在这儿挡着,看她怎么跑!”

原来她叫巫倩倩,多美的名字,李飞翔看着在旁边惊慌失措的她,不觉有些心疼的感觉,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那个所谓的巫师大人绝对不是个好东西,之前免费看了一场直播,是得帮个忙。可是自己目前的能力根本无法帮到她哇!

就在此时,巫倩倩大叫一声:“不要过来!”

李飞翔只觉天旋地转,便飞向了那个瘦子巫拉尔,巫拉尔一时没反应过来,李飞翔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好端端坐在那儿你一个弱女子怎么说扔就扔了出去?

也罢,那本神先来个热身技能之野蛮冲撞!李飞翔的头不偏不倚,直接撞在了那躲闪不及的瘦子鼻梁骨上,顿时血如泉涌,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嚎叫。

而李飞翔翻了个圈,稳稳当当的盘坐地上,一击奏效,巫倩倩赶紧又将李飞翔拿了起来,警惕的看着在那边目瞪口呆的巫拉龟。

“巫倩倩,你敢动手?”巫拉龟将火把当做武器,也警惕的看着巫倩倩。

巫倩倩凄婉道:“你们不要逼我!”

然而在巫倩倩说话的时候,乌拉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来,巫倩倩慌张下故伎重演,将李飞翔掷了出去,李飞翔十分配合,再来一招野蛮冲撞,然而巫拉龟别看胖,可身手好得多,加上有防备,一棍子便将李飞翔打落。

李飞翔因为下盘重,落到地上后宛如不倒翁一般又坐了起来,骂道:“你个龟孙,敢打老子!”

巫倩倩看着巫拉龟神色阴狠的抓向自己,本能害怕地一挣扎,那巫拉龟不可置信,自己只被巫倩倩轻轻碰了一下,却如遭重击,正在不断倒退!然后脚步一滑,便要摔个屁股墩。

而此时李飞翔看着一个肥硕屁股向自己这边靠过来,心头大喜,暗道尼玛了个巴子的,风水轮流转哈!

“霸气爷们残!”李飞翔以身殉道,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觉悟。

巫拉龟一屁股坐了下去,还在惊愕巫倩倩力气怎么变得这么大?然而那菊花纵深处,一阵爆裂的痛苦蹿上了头顶,“啊!”一声,宛如佛门金刚狮子吼,几根钟乳石都被震断下来,一根不偏不倚,恰好戳到滚来滚去的巫拉尔的裆上,可怜的巫拉尔直接痛得晕了过去。

巫拉龟夹着屁股翻了个身,用尽力气,好不容易才破解了这电光毒龙钻,宛如拔木塞一般“啵”的一声,巫拉龟的裤子瞬间被血水打湿。

李飞翔虽满头污血,但神清气爽,叫你丫打我,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巫倩倩也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但这个好时机是不能错过的,于是就从巫拉龟身边跑过,巫拉龟忍着剧痛不甘心,一把抓住了巫倩倩的脚踝。

巫倩倩眉头一皱,情急下将石人从巫拉龟手中夺了过来便对准他的头一砸,于是乌拉龟脖子一歪,便晕死了过去。巫拉龟晕过去的时候有一种解脱的感觉,至少不用承受菊花残的痛苦了。

巫倩倩忘记手里还拿着李飞翔,快速往外奔跑着。她此刻心头噗通噗通的狂跳,自己竟然一个人解决了巫拉兄弟!

同时巫倩倩也在想,巫拉兄弟进了这个岩洞,那么外面很可能还会有人,只希望他们不太警惕,好让自己跑掉。

李飞翔被美女当乱棍使,说没有怨言那是假的,毕竟咱翔哥现在位列仙班,可是之前好歹看了人家的身子,就当两清了。

岩洞很长也没有岔路,巫倩倩只跑了一会儿便听到了狗的狂吠,定是乌拉龟那声嚎叫惊动了外面的人。

推荐阅读:
蒙荒战纪
天女奇缘
时代之音
我的梦幻女友
西宫倾城孽
最强唤兽师
四界之王者传说
命运轨迹之圆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27486/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5:22:0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