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青青校园 > 把你的手放在我的掌心里

把你的手放在我的掌心里

更新时间:2019-05-16

这么多天了,丁泉像着了魔一样,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她幽雅的气质,她的一颦一笑让他心动不已,心想:“这样的女孩为何现在才出现,真是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丁泉狂喜的同时也夹杂着丝丝惆怅。当一个男人遇到两个心仪的女孩时,会在心里不断的做出比较,是一定要分出“better”“best”的。

他迷茫的望着窗外小鸟唱着快乐的歌飞过蓝天。以前自己是快乐的,不知何时开始变的郁郁寡欢起来。

    下了课,操场上成了同学们展示英姿的最佳场所,爱运动的健儿们纷纷涌向这里。打篮球是露凝的爱好之一,这个爱好在高中时就养成了,那时她是女子篮球队的主力,由于个子高加上伸手敏捷很受球迷同学的喜欢和崇拜。至今她对篮球仍然保持着较高的兴趣,当像玩偶一样随心所欲的操纵着手中的篮球时,露凝觉得就像喝了一杯冰红茶一样感觉很爽。露凝矫健的身影出现在栏杆下时,顿时吸引了不少同性和异性的目光,乌黑飘逸的长发随着她灵活的运动像跳跃的音符不断弹奏着青春的乐章。

旁边也正在打球的丁泉和胖子同时把目光移向了正在教佳慧打球的露凝,两人四目一对会意一笑,丁泉说:“胖子走,我们会会去!”胖子欣然接受。

“打球呢,二位美女!”丁泉爽朗的问。

露凝停止打球回眸一望,见身边站着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人,高的很面熟,似曾相识,只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露凝对“美女”的称呼不屑一顾,尤其是从男孩的嘴里说出来后。她很不友善的说:“怎么,有事么?”

“露凝同学,你好像不认识我了,我是丁泉,就是捡你书的......”

“哦,知道了。”露凝很平淡的看了一眼丁泉,又豪无表情继续摆弄手中的球。

倒是旁边的佳慧把嘴巴张的很大,带着惊讶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面前的丁泉,就像一条微笑的鱼,眼睛嘴巴都成了“O”型,好半天光张嘴没说话。望着失态的佳慧,露凝拽了她一下低声说:“有那么夸张吗,见到天外来客了吗?”

“你知道他是谁吗?丁泉哎。校长的儿子、女生的偶像、我的梦中人丁泉......”佳慧喋喋不休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好了,别说了!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儿。走,继续打球去”露凝说着再一看佳慧竟春光满面的跑到丁泉的身边兴奋地说:“帅哥我们玩啊。”

“好,很愿意加入美女的行列!来,叫上你的朋友一块玩啊。”丁泉把眼睛移向露凝。

   望着佳慧崇洋眉外的样露这个气啊。

“露凝,过来啊!”任凭佳慧怎么喊露凝好像没听见一样自顾自的继续潇洒的玩着手中的球。丁泉和胖子相视而笑,不约而同的走到露凝面前,丁泉把手中的球轻盈的排了两下,“刘露凝同学,我们想向你学习切磋一下球技。有兴趣吗?”

露凝看丁泉桀骜不逊、且带有挑衅的神情,心想:有什么了不起的,今天就老太太抹口红给你点颜色看看,灭灭你的嚣张气焰。

“好吧,一对一我们这些人不够,叫人去吧。”露凝很自信的望着丁泉说。

     胖子像接到命令似的撒腿就跑,转眼就召集了一群帅哥靓妹来。有队员,也有观众,全是丁泉和露凝的拥护者。

两军对垒,气势非凡。一边是露凝组合,一边是丁泉组合。随着胖子的一声哨声,比赛开始,球被抛向空中,露凝一个腾越把球打向自己的伙伴。同伴接球又传递给露凝,露凝自如的带球奔跑,手中的球像长了翅膀灵活的左腾右挪躲过对手的一次次堵截,到了球篮边只见露凝一个凌空腾越,球稳稳的被抛在篮里。随着一声欢呼,观看的同学们都为露凝的精彩表演鼓掌喝彩。当裁判的胖子也不仅向露凝投去惊叹赞许的目光。

丁泉开始以为黄毛丫头何足挂齿,没想到自己的轻敌竟使对方先胜一球。丁泉也是球场上出了名的“小旋风”,今天要是败在露凝这群小丫头手里可是丢大面子了。想到这里丁泉提高了警惕,在同伴的掩护下他把球带到篮下准备上篮时,露凝一个盖帽拿到了发球权。“哇塞!露凝真棒!”观看的同学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开始狂喊起来。

丁泉显得有些不自然了,丁泉的队友开始着急的大喊:“泉哥,我们不能让球了!”丁泉心里骂道:“让个蛋!怪只怪自己无能。”他开始盯着篮球两眼喷火:乖乖,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比赛完了我请客!”丁泉提高嗓音大喊。

一句话果然奏效,只见各个生龙活虎拼抢积极。其实实力很明显男生要高于女生,只是男生抱着陪女生玩玩的心态没动真格的,谁跟女孩子争啊,争急了走人了,多没意思啊。可是丁泉一句鼓动的话再加上露凝让人刮目相看的出色表现让男队员开始跃跃欲试。球在他们之间飞快的传递着,只见丁泉带球奔跑时,浅褐色的卷发加上白色短袖运动衣有让人说不出的整齐和干净,看见他的潇洒身影,闷热的空气忽然哗啦啦的碎成一道有薄荷味道的风。

丁泉带球篮下只轻轻一纵,球便稳稳入篮。当他很神气的再望露凝时,露凝突然很娇媚的冲丁泉微微一笑,丁泉觉得自己好像这球进的不怎么理直气壮起来。人家毕竟是女孩,而且还是漂亮女孩,自己下手是不是狠了一些,自己内心蓄积的力量也开始慢慢瓦解。

旁边丁泉的女fans开始大喊:“丁泉你是最棒的,丁泉加油!”

其中观看比赛的还有棣欣,她望着赛场上的英姿飒爽的丁泉没有表现出特别的高兴,因为她看到一样优秀且美丽的露凝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往常丁泉是不会和女孩子一块打篮球的,通常连教都不会教的,因为他没耐性,并经常嘲笑她们朽木不可雕也。凭女人的直觉吸引丁泉的是赛场上的一个人,她就是露凝。露凝的名字她也是刚刚从观众的嘴里知道的。她观察着丁泉的每一个眼神和表情似乎读懂了什么。

 赛场上女孩的体力开始不支,而男同学则欲战欲勇,比分也渐渐拉大,露凝的汗开始浸透衣杉,面颊绯红,如带露桃花愈加娇滴可爱。露凝虽然心急如焚,但只靠自己一人孤军作战,寡不敌众。自己手中的球在传递过程中突然被丁泉截去,露凝气急败坏的拦到丁泉面前欲抢过球来,可是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只见丁泉娴熟的运球,就听“咣”的一声,两人只注意球了,脑袋却狠狠的撞在一起,露凝疼痛的捂着额头责怪的瞪着丁泉,丁泉顾不得疼痛忙放下手中的球刚要向前问要不要紧。没想到露凝竟飞快的抢过球运球而去,只留下还没回过味儿来傻愣愣的丁泉,露凝在哨声结束前一个三分投球赢得了满堂彩。

结果女孩们虽然没有赢这场球,但大家心里都很自豪,也很高兴。毕竟这场球赛女队员锲而不舍的表现是可圈可点的。只是丁泉摸摸发烫的额头,再回想露凝刚才老虎嘴中夺食物的滑稽举动,笑着摇头离去。

大家都走了,操场上只剩下棣欣一个人默默的走着想着......  

把你的手放在我的掌心里(1) 

 又是一年杜鹃花开,漫山遍野红彤彤一片, 到处弥漫着花的清香。夕阳的余辉中闪出两个活泼的身影。前面的女孩笑容如绽放的杜鹃忽闪着大眼睛,牵引着风筝线,展开双臂奔跑着。后面紧紧跟着哥哥。“露凝,慢点,等等我!”

“哥,快追我啊,看我们的风筝飞得多高啊。”接着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在原野里荡漾开来......

 “刘露凝,请你背诵一下舒婷的‘致橡树’”老师开始提问。同桌张佳慧斜眼望了露凝一眼,只见她双眼含笑,神清专注的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呢。于是佳慧用胳膊肘杵了露凝一下提醒道:“老师叫你呢。”

露凝这才回过神来,她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贝齿轻咬下唇,用清澈无辜的大眼睛一眨眨的望着老师嗫嚅说:“老师刚才我没听见你说的什么,请你再‘回放’一遍好吗?”露凝把“回放”二字强调的很清晰。她不想自己始终处于尴尬的境界,所以很巧妙的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老师身上。同学们被她的精灵古怪的样子逗得哄堂大笑起来。老师被同学们一笑反而不好意思起来,脸先是微微一红,既而望了一眼露凝那纯净执傲的脸严肃的说:“请背诵一下‘致橡树’这首诗。”

露凝不敢怠慢,她用那干净透明银铃般的声音背了起来,此时教室里再也没有别的杂音,只有露凝富有感情的朗朗背诵声。

我如果爱你——/绝不学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象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也不止象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甚至日光/甚至春雨

......

  当露凝一字不错很流畅的背诵下来时,不仅用眼睛瞟了老师一下,只见老师脸上开始露出了悦色,老师故意生气地问:“刚才你想什么这么入神啊?”

      “老师,我在想苹果为何往地上落,而不飞向天上呢?”露凝一脸天真的望着老师说。

    “现在想清楚了吗?”老师探奇的问。

      “嗯,想清楚了。因为地球有吸引力的缘故。”露凝忽闪着大眼睛很认真地说。

 同学们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有的干脆笑到桌子底下去了。老师看到局面有点难以掌控了,于是大声说:“安静!别笑了,我们继续讲课。”

     老师开始滔滔不绝的讲着他的课,老师讲的神采飞扬很自我陶醉,可是下面的同学几乎没有听讲的,有的开始拿出手机玩游戏、有的发信息、更有甚者离开座位从后门溜走了。 

    陆凝望着讲台上老师讲课卖力而涨红的脸,*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她心里感叹说:“老师啊,你真是一位伟大的演讲家,可惜就是没有听众哦。”

     大学生活正处于学生向社会过渡的阶段,学生的心理起了很大变化。摆脱了高中时期那种紧张忙碌的刻苦学习状态,进入大学的他们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他们不再把学习当成全部,因为还有更绚丽缤纷的人生等着他们去追求呢。有同学如果还整天抱着书本啃,肯定被同学讥讽为“呆子”。

     讲课的老师姓刘,其实知识很渊博,只是长得文静,“文静”这个词用在这个1.80米的帅哥身上似乎很贬义,但没办法,刘老师的确有点女孩般的腼腆,对个别调皮孩子本想批评两句吧,没等学生脸红自己的脸就先红上了。再偏激的语言到他嘴里都变成了棉花糖。所以上他的课都很学生感觉很“轻松”,轻松的就跟老师不在一个样!

“真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啊。”露凝望着讲台上讲的依然起劲的语文老师感叹地想。

     放学了,露凝刚走出校门口,就听到后面一个声音:“同学,这是你的书吗?”

露凝停住脚步回眸一看,只见一个很精神帅气的男孩站在自己身后,手里拿着一本书。露凝一看是自己的书从车子的后架上脱落下来了。

她忙含笑说:“是我的,谢谢!”

就在露凝接书的那一刹那,目光触到对方的眼睛,丁泉的目光一下子定格在露凝那张纯净精致的脸上。只觉的整个世界仿佛刹那被定格了,眼前的女孩如葡萄般清澈的眼睛透着知性美,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秀发,整个人就像一棵开花的树亭亭玉立,散发着馥郁的芬芳。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丁泉出神的望着眼前的女孩,整个人感觉有点眩晕。        

露凝被盯的开始不自然起来,张着两只手接书,可见对方愣着不肯松开,露凝只得用劲拽过来,转身就走。

“哎,别走,我叫丁泉,生化系一班的。”丁泉一边追着露凝一边自报家门。追上来问:“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系的?”

“我叫刘露凝,中文系的。”露凝头也不回的说。

     丁泉望着露凝远去的倩影,心里如浴甘霖畅快无比。丁泉从不相信“一见钟情”之说的,在他的生命力里还没有那个女孩让他真正的动心过,但今天与露凝的偶遇,让他本来平静的心突然泛起了很大的涟漓。难道我的世界末日到了吗?这种感觉真的好怪啊。丁泉不由得嘲笑起自己来。

     露凝骑单车走着,突然从身边窜出几辆车子把她围在了中间,露凝紧急刹车,差点跌到。

“刘露凝,今天有空吗?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爬山啊。”几个男同学围住露凝说。

“对不起,今天没空。我哥等着我回家吃饭呢,改天吧。”露凝刚要蹬车走,车子又被一个男同学的车子卡住了。

“美女,我们可是护花使者,别无企图的,无非是一起爬爬山而已。你哥那里一个电话不就一切OK了吗?”

说话的男同学,下巴留了一小撮胡子,头剃得溜光。

露凝一看这几个同学死皮赖脸的样子不客气的说:“让开!我要回家。”

一个男同学阴阳怪气的说:“太不给我们哥们儿面子了。”

露凝白皙的脸气的绯红:“面子!请问你们的面子是玉米面的还是小麦面的?多少钱一斤啊?看看你们的样子还像学生吗!”说着冲出重围一溜烟似的飞驰在回家的路上。

     跟在后面的丁泉看在眼里,起初本想英雄救美,可是没等自己出手,露凝就自己脱离了困境。眼前这位透着傲气的冰美人骨骼里到底蕴藏着多少神秘的东西?丁泉想。

推荐阅读:
网王守望太阳的猫
龙翱于天
耀世竹笛
死亡都市
回首已是情深
彩云如梦
网王之回幻沙
回忆的余悸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32337/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5:53:3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