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时空穿梭 > 无限之最强之人

无限之最强之人

更新时间:2019-05-20

北冰原千里积雪,万里皑皑,一个裹着全身羽绒大衣的女子紧缩身子,深一脚浅一脚踩在松软深厚的雪地上。露水打湿了她的外套,雪屑沾满了全身,无孔不入寒冻入骨的冷风将女子如瓷面庞吹得煞白。

而在她身后,是一个大约二十出头的青年。青年黑发褐瞳,纯正的中国人容貌。他不算太高,接近一米八身高,体型却不是那种敦厚壮硕,反而给人略微削瘦,似乎是长期锻炼,整个人脸部轮廓呈现一种如刀雕刻柔和的线条,加上在雪地上行走,始终步伐稳健,呼吸匀称,让人感觉怪异。

欧阳褚真觉得自己快死了。西伯利亚冰原荒无人烟,而且茫茫大雪总是遮蔽视野,极寒无视衣服的隔绝钻入身体,使得欧阳褚真骨骼肌一缩再缩,原本红扑扑的脸也始终绷着。

本来像俄罗斯西伯利亚这类地方欧阳褚真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到这里来,如果不是组织的召唤。

欧阳褚真是一个孤儿,如果不是组织培养了她,恐怕她现在要么在中国某个城市成为一个洗头妹,要么在哪个农村帮人干活,而不是现在这样,虽然执行的任务危险,甚至是超出人们想象的超自然,但收获到的是一辈子衣食无忧的财富,以及组织赋予她的一种超现实的力量,右臂被基因改造,有常人想不到的能力。

组织很神秘,欧阳褚真只知道表面上组织似乎对外称“C”,其他的根本一点也不知道。

执行的任务B级,与同伴一起摧毁另一个敌对组织在俄罗斯西伯利亚的分基地。同伴有人能心灵感应,超级力气,以及直感,子弹时间,拥有那么多超现实力量的同伴足以攻破世界上任何一个堡垒,即使白宫总统府!

但他们小看了对立组织的能力。对手没有超能力,没有超出时代的黑科技,仅仅只是一个小队的特种兵,在一个面如扑克的眼镜男指挥下,精心布置埋伏,他们能够攻破世界上任何堡垒的小队,就几乎被全歼。

超级力气没有拧断任何一个特种兵的脖子,就被集火而死。直感即使闪避了最开始的反坦克*,也躲不过接下来的数枚*。子弹时间倒是给敌人造成极大的威胁,远超世界最快运动员的速度突进,以灵活的匕首割破了一个特种兵的喉咙,却全身皮肤喷血,心力衰竭,骨骼碎裂,倒在了地上。心灵感应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对面眼镜男一发手枪子弹击中,瘫倒在地。

失败了!虽然在组织内部,失败就是抹杀但求生的欲望却使欧阳褚真不顾一切逃跑,如果……不是遇到这位青年的话,她说什么也逃不掉的。

普普通通,甚至不留意的话,都会忽略在常松针叶林会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仿佛就像一块没有生命的石头,而青年只是按住她的肩膀,那几个相隔百米的特种兵居然对他们视若无睹,急促走了过去。

“你是……?”

“我叫陈峥,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你为什么和叛逆者的人扯上关系?”青年淡淡道。

……

修行的日子永无止境,上个暑假还在青藏高原,这个寒假就已经在西伯利亚了。

陈峥在这里入定七天,神游色空,刚刚收功就发现了一场激斗,叛逆者组织的人杀了好几个似乎有一些特殊功能的人,而唯一一个女性逃了出来。

作为顺手,陈峥帮助了女子躲开了叛逆者佣兵的追捕,本来叛逆者组织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女子似乎受伤了,右手中了一枪,一颗达姆弹在二头肌肌腱爆裂,整只明显比左手粗得多的右臂彻底废了,而且与陈峥走了数天,极寒下加上饥饿,让女子意识上看上去有些模糊。

陈峥出来苦修,只带了一些饼干,虽然全部给了女子食用,但这种环境下即使是水都会迅速结为霜冰,更别说这一点点能量的饼干。说实话,女子能撑到现在已经说明她不是普通人了。

“你叫我剑宗吧,真的,虽然我见过不少奇人异事,宗教苦修士,但却没见过像你这样那么小就能在零下四五十度苦修的人,你到底为什么想这样折磨自己?”通过攀谈,欧阳褚真已经大致了解了对方一个大概,虽然在这里遇到一个神经兮兮的苦修青年还是在读大学生却是很惊奇,不过对方到底是救了自己,而且他似乎具有某些神秘力量,正是组织需要的。

“剑宗?这个外号听上去不错,你用剑水平应该不错。”微微一笑,陈峥也在不断发外气温暖欧阳褚真,稳健的步伐不离欧阳褚真三米之远,“折磨这个词用得不好,因为在修炼的同时,我能感觉向上挑战的乐趣。修行永远是挑战,在极端的环境下淬炼的心灵,才是真正的修行。”

“气功大师,你让我想起国内一些装神弄鬼的大师,不过你可比他们强多了,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还不敢相信有人能在这种环境下修炼。”欧阳褚真开了一个玩笑,感觉一股莫名的暖意正在一点点的驱散自己的寒意,“仅仅想要挑战极限就到这里,你家里人知道吗?”

陈峥没有答话,只是抬头望去,皱了皱眉:“有直升机来了。”

强劲肆虐的风压将周围雪屑吹得散乱飞扬,一家漆黑色,机身上有“C”字母的直升机盘旋在两人头上。欧阳褚真如释重负一笑道:“是组织的人来了,要一起载一程吗?”

“为什么不呢?”陈峥道。

C组织的确神通广大,一般这样武装直升机即使一些基地*都未能拥有,而且陈峥观察到机上几名外国人都具有雇佣兵的身体素质,而且每个人甚至还具有某种特殊的气场,异样功能,就和欧阳褚真右手一样。

欧阳褚真简单的和外国人说了一句话,那几名外国人立即将陈峥视为透明,这份素质可不是简简单单普通佣兵可以做到的,也只有完全信赖自己人以及近乎催眠的心理素质,才能完全在旁人在场时无视一个陌生人。

陈峥跟欧阳褚真要了一部手机。出了西伯利亚,到了中国境内,信号就会恢复,到时候就需要打一通电话了。

“嗯?奇怪,现在不是没有信号吗?怎么会弹出这么一个窗口,剑宗小姐,你没有安装什么软件吧?”陈峥说话的时间,拇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

“软件?我这是新机,刚买的iphone,是不是内置软件……喂陈峥,你去哪里了?”

一道璀璨夺目的白芒霎那在欧阳褚真眼前一闪,刺眼的光照让她忍不住闭上眼睛,而当她睁开眼睛时,陈峥已经整个人消失在直升机座位上,只留下那部手机。

欧阳褚真上前拿起那部手机,看到上面有一段文字,而新机内置软件是不会有这类弹窗软件的,而且现在处于无信号区,不可能有什么病毒入侵,所以说……难道是模因?

只见上面是一行文字,“想明白生命真正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下面有两个选项,英文字母yesorno。

而陈峥选的,正是yes!

冰冷,潮湿……

陷入了短暂的半梦半醒间,陈峥幽然从昏迷中恢复意识,不过却没有第一时间睁开眼睛,移动身体,而是依旧紧紧阖上双目,静静地观察周围。

从地面冰冷坚硬的触感,是水泥地面,呼吸的是湿润的空气,气温偏低,大概处于亚热带季风气候或地中海气候。内视全身,自身气血较低,应该是晚上,活子午时刻左右。

从周围能明显感觉到大约十个人的呼吸,其中有三人呼吸平缓,气血旺盛,仿佛就像黑夜中的一束明火耀眼,陈峥走南闯北多年,从未见过气血如此旺盛之人,即使执勤的武警士兵,做任务的国家特种兵,也远远比不上这三人。剩下的七人只是普通人水平,气机微弱,精元亏损,其中甚至有女人和小孩。显得黑夜照明灯的三人已经醒来,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人也陆陆续续从地面起身。

“《范·海辛》,居然是十一个人难度的《范·海辛》,主神他妈的有病吧!上个剧情我们刚和南美洲那个骚货领导的小队团战,现在居然又给我们十一个人难度的魔幻类剧情!”一个粗实厚重的嗓音大声抱怨,就是强者三人中的一员。

“《范·海辛》,剧情任务,十一人难度,团战……”从巨汉口中,陈峥得出不少信息,大脑飞速运转,试图将其联系在一起。

因为是修行人,所以陈峥比常人更加不相信超自然的存在。不管是道术驱鬼炼丹,还是佛法禅定虹化,或者是现实中一些大组织的超能力,都可以用科学,或者道术来解释。像类似电影中的一些种种不科学的怪力乱神,陈峥从来都是不屑一顾,就像现在的,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他弄晕并且带到最少半个大陆的有地中海气候的地方。

但排斥了种种不可能之后,剩下的就是真相了。事实上,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他点下了那个选项的yes,并且脑海中多出一段不存在的文字。这段文字如深入灵魂般深刻,他知道这世界上没什么组织或个人能让一个人多出另一端记忆。

这是一个游戏,谁制造了这个游戏已经不足为考,或许是诸神,也或许是恶魔,更可能是外星人或者未来的人类,总之,他就是这个游戏里的一员,或者说现在已经成为这个游戏里的一员。

不存在残忍,不存在仁慈,不存在玩弄,不存在真相。当这个游戏开始,一切的愿望,或者希望,都只是在这个游戏中活下去。

“看来,我中奖了,居然被这么一个游戏公司抽中,然后玩一盘生死游戏。”陈峥自嘲地想到。

如果说这是一个游戏,那么肯定是有游戏规矩,以及游戏任务。明显,电影《范·海辛》就是游戏任务,而刚才那三个先清醒的人,就是这个游戏所谓的资深者。

“话这这么说,上个剧情我们可是利用了异形的势,让南美洲除了那个女变态之外所有资深者包括他们队长团灭了,一场下来已经每人收获一万奖励点以上,加上肉猪的那几千,现在我们每个人都富了起来。奥夫拉,你的神灵武士强化怎么样了?”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a级了,我又强化了一个b级活血术,b级狂战士化。哈哈,现在的我感觉棒极了,即使被铁血小队围住,我也可以将他们全部杀死!”仍然是刚才那粗狂野蛮的声音。

“很好,那么接下来,让我们**一下这次的三个新人……边上那个,别装睡了,虽然你的生理机能很好的掩盖了你清醒,但你的精神力波动却出卖了。”冰冷声音的主人走到陈峥面前,一只手像拎小鸡一样揪住他衣服扯了起来。陈峥霎时瞪开双眼,双脚扎稳地面,手掌抓住来人手腕关节,五指用力如捏橡皮泥一样捏碎来人手腕关节,同时趁着他惨叫时右手后轴向后重重朝他心脏顶去,将对方震得连退数步。

陈峥没有习过正统武术,也没有学过标准的格斗术,但一些基本杀人伎俩还是能运用出来。虽然情况不明,但陈峥能感觉到对方情绪中的肆虐以及傲慢,所以一出手就是死手。

从摸到来人手骨陈峥就知道这群人不是常人,单单骨骼密度就大的出奇,陈峥足以捏碎砖块的全力,仅仅只让对方手腕关节产生一些类似骨折的伤害,而在起身防御的同时,陈峥也扫了一眼周围,对周围有了一些了解。

十个男女,算上陈峥十一个人,其中有老有小。当头三个人,发出冰冷声音并且现在被陈峥攻击的是一个褐发蓝眼,有着东欧特征五官的男人,剩下两个,一个二米身高,夸张得如一头棕熊的北欧大汉,以及一个把全身包裹在黑色亚麻长袍,散发着阴冷邪恶,就像绝地武士里用黑铁甲封闭自己的黑勋爵一样的人。

不好对付!陈峥深深皱眉,虽然这群人给他的感觉就像得到火器,疯狂大开杀戮的嚣张的街头混混,但如针芒般危险的感觉让陈铮知道,即使流氓有了枪,一样可以要了人的命!

北欧巨汉和黑袍人反应迅速,一前一后立即作出攻击姿态。北欧巨汉嘿嘿笑着,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根通体黄金色的长矛,握在巨汉手上,长矛尖部被一团红光浸染,嗡嗡作响,在一瞬间,陈峥预感的危险到了极点,仿佛这跟长矛接下来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向后连退数步,来到东欧男子身边,面对随时能取走性命的长矛,双手抓住东欧男子,以他为盾牌挡在了陈峥面前。

“看着我的眼睛!”

东欧男子深邃幽蓝的瞳眸对上陈峥双眼,霎时间,一股强横,霸道的精神野蛮的撬开陈峥心灵防线,陈峥只感觉大脑如遭虫噬,万把钢刀刺入的剧痛,无数纷乱难辨的低语,勒令,记忆回荡。只一瞬间,这位苦修十数年,神经情绪锻炼得钢板一样的人,闷哼一声,几乎瘫倒在地。

在埃特纳火山淬炼,在伊瓜苏瀑布修行,在撒哈拉沙漠旅行,在昆仑冰山辟谷……十数年始终如一的挑战,修炼,圆满,让陈峥有着泰山压顶不变色,暴风骤雨湖自平的心境,别说一般的催眠术,祝由术,即使医院的强效麻醉针,对他也需要大剂量!

可今天,仅仅一个对视,陈峥只感觉整个身体几乎被对方控制了,就像一个破旧的门,无法抵挡对方那个铁锤扳手的砸门。虽然另一个冰冷,犹如机械合成音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但陈峥已经不管那么多了,上下牙齿深深咬破舌头,借着剧痛以及坚韧的神经,朝着对立面全力奔跑,转瞬就消失在转向灰暗楼房中,被迷雾掩盖。

黑袍人低头念念有叨,似乎是晦涩难懂的北欧咒语,不过东欧人示意黑袍人停下念咒,淡淡道:“好了,哈蒙,别浪费力量为了杀一个新人,这会损失一千点,以及会在伦敦这打草惊蛇,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麦克瑞,这期新人居然出了这么一个变故,刚才你的bb级暗示之眼居然没有奏效,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见。”哈蒙,也就是黑袍人阴冷道。

“刚才要不是麦克瑞在旁边,我肯定能废了那*,妈的,让他跑了。”奥夫拉骂骂咧咧道。

“算了,估计是现实中大组织培养的特殊人类,不过这次任务回归条件是前往特兰西瓦尼亚,除掉弗拉德‧则别斯‧德库拉,他一个外来人,在这个时代人生地不熟,只可能躲在一个地方等待我们完成任务回归,而回归之后,他想跑也跑不掉了,”

“让他潇洒那么几天,回去之后让我来虐待他,谁也别想抢。”奥夫拉嘿嘿大笑,闪过一丝淫邪。

“麦克瑞。这次剩下两个新人,我知道你会要那个金发俄国洋马,那我要这个中年人,正巧我像试试新的法术威力。”哈蒙低沉干哑道。

推荐阅读:
鸿蒙万火道
我的二货兄弟
龙魂修神
神圣的死神
极品至尊
八骏飞烟
夺天珠
破晓龙光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32819/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4:44:5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