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异界大陆 > 至尊轮回录

至尊轮回录

更新时间:2019-05-18

这里是一个无法想象的世界。

一个没有空间、没有时间的完美世界。

一个只有开始没有结束的混沌世界。

一个只有两个生命、四头神兽、一个塔的孤独世界。

……

两个生命,女性叫阴,男性叫阳。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头神兽是阴阳二人闲来无事创造出来的受虐玩伴。

……

阴俏脸含霜,阳竟然又独自跑去了轮回塔!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青龙显形……

朱雀显形……

玄武显形……

白虎没见影!

看着眼前三大神兽,阴怒道。

“白虎呢?”

“女主人,男主人带着白虎进了轮回塔。”玄武唯唯诺诺回答。

“可知他们去了轮回塔哪层?”

“女主人,是第一层。”

“哦?竟然去第一层,咯咯,怎么改性不去塔的顶层作威作福了。”

“天道往生、永世轮回,轮回塔现!”

一座如梦似幻,似有形又无形,小如基点又彷如无穷的七彩宝塔出现了。

无穷的威压铺天盖地铺面而来。

青龙,朱雀,玄武浑身颤抖不止。

“咯咯,竟然叫龙风,那我便叫楚涵。”

“青龙,朱雀,玄武尔等可愿随我去轮回塔中体验生活?”

三神兽大喜,在这个混沌世界里,虽然可以永生,却无趣的很。

三神兽狂点头。

“咯咯,好,朱雀你去第二层,青龙你去第三层,玄武你去顶层。”

“哇!”玄武大龟壳发出轰隆隆的声响:“终于轮到我去顶层了。”

玄武一道虐人的目光扫过朱雀和青龙。

朱雀和青龙身体一颤,看样子这次体验生活将要被虐!

“你们去吧。”

“是,女主人。”

“是,女主人。”

“是,女主人。”

三道流光飞进轮回塔中。

“嘻嘻,龙风你等着,楚涵寻你来了!”

阴化为一道紫光没入轮回塔第一层。

轮回塔融进了虚无之中。

天道往生、永世轮回……

各位看官,也许你就是阴阳化成体验生活的替代品哦。没有任何记忆?没事,踏上至尊巅峰你便知道了你的身份,是阴或是阳。小的会一路跟随至高无上的你,记录你的体验经历!

...................................................至尊轮回开始分割线...............................................................................

昆仑山崎岖的山路上,相伴走来两人,一位少年和与少年齐腰高的小女孩。

少年不过十五六岁,剑眉星目,英俊不凡,由于常年风吹日晒,皮肤略黑。他身穿兽皮短袄,脚穿草鞋,俊朗的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

他身后背着一捆柴,左手拿着一把砍柴刀,右手牵着身穿粗布衣裙粉嘟嘟的小女孩。

小女孩发间插着一朵粉红的桃花,手里拿着一根开满桃花的花枝,甜笑着一蹦一跳的跟在少年身边。

“龙风哥哥,你唱歌给涵儿听呀。”小女孩摇着桃花枝说道。

“好呀。涵儿,龙风哥哥这就给你唱。”

龙风深深吸了口气,清了清嗓子唱道。

“三月里耶,桃花开,

哥牵着妹妹山里来哦,

摘一朵桃花给妹戴,

妹妹笑开怀罗......”

“涵儿,好不好听呀。”

“嘻嘻,好听,龙凤哥哥以后你要天天唱歌给涵儿听哦。”

“好呀,涵儿喜欢听,龙风哥哥再唱一首。”

“情哥哥走山路不嫌累呀,

只为到妹妹门口唱山歌耶,

不怕山间虎豹豺狼呦,

见到妹妹的笑哥哥心里甜呀......”

……

伴随着龙风山歌声和落日的余晖,两人走完了半个时辰的山路。

山脚下,一片偌大的桃花林中修建了三间茅屋和一个不大的庭院。

茅屋前站着一位胖乎乎的老道士。

老道士除了一身发白的道袍显得仙风道骨之外,既无佛陈,也无道观;不戒酒肉、不戒色,更离谱的是龙风身边的小女孩是他的孙女!

老道士慈祥的看着飞奔过来的小女孩。

“爷爷。”小女孩扑进老道士怀里撒着娇。

“我的乖孙女,哈哈哈。”老道士抱起小女孩,开怀大笑。

龙风将柴放进茅屋的柴房里,走到老道士的旁边,伸出手:“道长,两文钱。”

“你个臭小子,在那学的淫词浪调,想把贫道乖孙女教坏怎么的?”

“道长,我可是跟你学的,前些日子你不是还跟隔壁村的张寡妇唱来着。”

老道士老脸霎时通红,恼羞成怒的抬起手想敲龙风。

“爷爷,不要打龙风哥哥,龙风哥哥唱歌可好听了,涵儿喜欢听。”

“哼,今天贫道高兴,不跟你臭小子一般见识。”老道士抱着女孩转身欲走。

“道长,还没给钱。”

“先欠着!”老道士翻了翻白眼。

“小本经营,概不赊账。”

“你个臭小子,一锭银子,找的开吗?”老道士故意从袖子里掏出一锭银子晃了晃。

“找不开,不过我要在你这里吃一顿,抵两文钱。”龙风压根就不是吃亏的主。

“好,好,你行。”老道士没辙,只能答应:“不过今晚饭菜你做。”

......

龙风用了一个时辰麻利的做完饭菜,三人坐在茅屋里开始用食。

白花花的十个馒头,龙风一人吃了八个!四盘素菜盘子光洁的不用洗刷。

看着打着饱嗝的龙风,老道士差点忍不住扑过去将其掐死。

“道长,明天还要柴不?”龙风剃了剃牙缝里的菜丝问道:“可以不用给钱,吃一顿就行。”

“我呸,你个臭小子,你一顿吃了贫道和乖孙女的好几顿口粮。足足有十文!”

“哦,那明天我免费给道长送一捆柴,不过今天我能不能在你这里睡一宿?”

“你......你。气死我也,无量那个天尊,吸气,吸气。”老道士差点气炸了老肺。

老道士缓了缓气,指着龙凤鼻子骂道。

“小兔崽子,就一捆破柴火,吃了我的还想睡我的!没门,要不是看在乖孙女的面子,贫道一巴掌怕死你。”

“道长,干嘛生这么大的气,你地方这么大,我睡这里还能给你看门不是。”

“是呀爷爷,天都黑了,你就让龙风哥哥住在这里吧。好不好,爷爷。”小女孩扯了扯老道士的衣袖哀求道。

“罢了,罢了。你今晚就去柴房睡吧。”老道士无奈的点点头,对乖孙女的要求,他不忍拒绝。

老道士本名余天,是华夏国有名的阵法大师,因得罪了权贵,隐居在此,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从狼口中救下了还在襁褓中小女孩。

在小女孩的襁褓中,余天发现了一块丝绸绢帕,上面留有小女孩的生辰八字和楚涵姓名。

余天将楚涵养育了十年,一直将其当成了自己的孙女看待。

至于龙风,余天所知不多,只知道他是一个孤儿,本性纯良,从小便在周边几个村里以砍柴为生。不过楚涵与龙风很是投缘。

......

静静的深夜,如此的宁静,漆黑的夜空零星的有几个星星在眨着眼。

一道流光从幽深的宇宙洪荒向着地球急速飞来。

这道流光包裹着一个鸽蛋大小晶莹剔透的球状物—灵窍宝丹。它穿过大气层向着昆仑山桃花林急速飞来。

“叮当当......”

伴随着摇铃声,桃花林深处突然光芒大盛。

“哇哈哈哈,终于抓住东西了。”

伴随着大笑之声,从茅屋里窜出一道身影。只见那道身影在桃花林里踩着诡异的步伐,不一会便消失在桃林深处。

柴房里的龙风被惊醒,他拿起砍柴刀也跑出柴房,跟着那道身影窜进桃花林里。

可是龙风刚一踏进桃花林深处,便发现四周的桃花树仿佛活了一般,在他四周快速的移动起来。

龙风大骇,挥起砍柴刀胡乱的砍着迎面而来的桃花树。

不到片刻功夫,龙风便力竭,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桃花树在龙风眼前移开,余天走到近前,跟抓小鸡仔般拎起龙风走出了桃花林。

余天将龙风丢在茅屋前地上骂道:“臭小子!你不想活了,贫道晚到一会你小命就玩了。以前告诉过你多次,不要擅闯桃花林!”

“我......我以为是坏人。”龙风心悸未定。

“爷爷,怎么了?”楚涵揉着惺忪的大眼睛走出茅屋问道。

“乖孙女,你也起来了。快回屋,别冻着。”余天瞪了一眼龙风。走到楚涵近前,抱起她回到屋内。

龙风躺在地上看着不时的闪着流光桃花林深处,感觉视乎里面有什么在呼唤着他。

茅屋内,楚涵睁着大眼睛看着余天问道:“爷爷,聚灵阵是不是抓着什么了?”

“哈哈哈。”余天用手挂了一下怀中楚涵小巧的琼鼻笑道:“乖孙女就是聪明,爷爷的聚灵阵抓住了一个好东西呢。”

“是什么呀,爷爷。”

“神级宝丹!”

“哇,爷爷,涵儿也想看看。”

“乖孙女,明天晚上爷爷带你去看好吗?现在好好睡觉。”

“唔,涵儿乖,明天去看宝丹。”楚涵带着满足的笑容闭上了大眼睛。

......

清晨,朝阳初起,鸟叫虫鸣,薄雾萦绕,桃花沾露,景色美不胜收!外人却不知,桃林深处、暗藏杀机!

龙风早早便起床,自觉的做好膳食,放在堂屋,等待余天和楚涵。

祖孙俩迈步入屋。

余天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点点头道。

“不错,没有自己偷吃。”

龙风赶紧给余天盛上热腾腾的稀饭,端到其近前,一脸乖巧的站在一边。

“坐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想干什么。”余天白了一眼龙风。

“嘿嘿。”龙风搓了搓手,傻笑二声说道:“道长,我昨晚看桃花林深处不时的有流光闪动,能不能带我去瞧瞧。”

“你也想瞧瞧?”

“是呀是呀。”

“门都没有。”

龙风被拒,悻悻的坐了下来,拿起一个馒头啃了起来。嘴里嘟噜着:“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抓了一只大萤火虫嘛。”

“萤火虫!”余天差点把入口的稀饭给喷了出来。“这时节能有萤火虫?你个臭小子脑子给驴踢了!”

“道长,我没给驴踢过,倒是你经常打我脑袋。”

“你个臭小子,现在骂人都不带脏字了。”

“我没骂你,我就是不相信你能抓到什么好东西。”

“臭小子,你还不知道贫道的本事吧,这桃花林深处可有一个天下第一的聚灵阵。”

“聚灵阵,干什么的?”

“聚灵阵聚天地灵气,专门吸引世间灵物。只要灵物进入聚灵阵,想出去,可就难了。”

“这么神奇呀,道长,能不能教教我阵法呀。”

“可以呀,看在你照顾涵儿的份上,贫道给你打个对折,五十万两白银。”

“道长,太黑了吧,我砍一捆柴才两文钱,你要五十万两,我一辈子也凑不齐呀。你想银子想疯了吧。”

“那就安心的砍你的柴吧。”

“你个臭道士,存心的。小爷一生气,一把火烧了你的桃花林!”龙风心里暗骂。

看着龙风不悦的神情,楚涵走到龙风身边,拽了拽龙风的衣袖小声说道:“龙风哥哥,涵儿也会阵法咧,涵儿教你呀。”

余天听罢,不觉拉长了一张老脸,假装生气的说道:“乖孙女,你怎么向着这臭小子,不向着爷爷呢。”

楚涵忽闪着大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爷爷,龙风哥哥要是学会了阵法,爷爷不在涵儿身边的时候,可以保护涵儿呀。”

“罢了,罢了。”余天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臭小子,看你本性不坏,贫道可以免费教你一些阵法,但是以后每天送一捆柴,做饭、洗衣、打扫庭院,还要好好照顾我乖孙女。”

“好呀,好呀。我答应。”龙风大喜,开始大吃起来。

看着饿鬼投胎般的龙风,余天老脸开始发绿。

楚涵胃口很小,基本上一顿半个馒头足以,余天不过一个半馒头,而龙风胃口出奇的好,顿顿要七八个馒头,恐怕用不了些时日,便会没米下锅。

看着盘中仅剩的半个馒头,余天刚想探手去拿,却被龙风抢在了前面。

“臭小子,你饿鬼投胎咋的。”余天用筷子压住龙风盘中的手骂道。

“嘿嘿。”龙风不好意思的放下半个馒头,缩回手,绕绕头傻笑两声。

余天拿起馒头放入口中,狠狠的咬了一口。瞪了一眼龙风。

吃罢早饭,余天要去龙陵镇办场法事,临行前叮嘱龙风,砍柴时要注意安全,不要深入林间太远,因为近段时日村中时常有落单的野兽袭击人畜事件。并严厉的告知,不可擅自进入桃林深处!

送走余天后,龙风心里有股强烈的冲动,想去桃林深处一窥究竟,可是昨夜诡异的桃林使他不敢越雷池一步。

楚涵虽会些阵法,但都是些基本的迷幻阵,是些皮毛而已。

具楚涵说余天在桃花林深处布下的是乾坤八卦幻杀阵,幻阵与杀阵环环相扣,走错一步,便会迷失,最终被杀阵送上西天。

想进入桃林深处,唯有余天亲自引领,不然只能破解乾坤八卦幻杀阵!不过轮阵法造诣华夏国比的上余天的不会超过两人。

龙风按奈住心中的冲动,麻利的收拾好庭院,关上院门,牵着楚涵去山间砍柴。

山间雾气还未散尽,空气湿润清新。

正值三月,林间有些清冷,龙风虽穿着草鞋,却没有凉意。

前方一片香樟树林,枝叶繁茂,丝丝香气直冲鼻翼。

龙风用砍柴刀劈砍着地面足有三尺灌木,将粗壮的灌木堆在一旁,不断重复着工作。

“哎……

哥哥心里真高兴哟

想唱支山歌给妹听,

尽管哥哥的歌喉比不上百灵呦。

就怕妹妹模糊了眼睛......

楚涵蹲在林间一块石头上,笑吟吟的挥舞着手中幼嫩的枝条,目不转睛的看着不远处卖力砍柴的龙风,听着他歌声。

过了不到半个时辰,突然从不远处传来“呼”的一阵衣袖破空声,从林间掠来三人。

为首的是一位白衣书生模样的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手握折扇,一脸病态。其身后跟随两名锦衣中年男子,观二人面相凶横,便知不是善类。

龙风起身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止住歌声,看着眼前三人,楚涵仿佛也受了惊吓,跑到龙风身后,偷偷的探出小脑袋忽闪着大眼睛。

“砍柴的,你们可是这附近村庄之人?”青年男子面无表情的问道。

“是的。”龙风紧握手中砍柴刀说道。

“可曾见过一位肥胖,猥琐的老道士?”

龙风心里咯噔一下,老道士余天非常符合肥胖、猥琐的特征。可是这三人并不像什么善人,找余天应该不是请他喝茶。

余天虽然对龙风经常恶语相加,其实嘴恶心善,不然也不会对楚涵如此溺爱。龙风年岁不过二八,但其心性却异于同龄少年,考虑事情周全的多。

“村庒都是些村民,没有道观,哪来的道士?没见过。”龙风回答道。

“哼。”青年男子对龙风的回答不甚满意,嘴角哼了一声:“我们走!”

看着三人急掠而去,龙风舒了口气,赶紧麻利的把柴捆扎好,背在身上,牵着楚涵向着三人相反的方向走去。

樟树林外,三人止步,年轻男子看了一眼身后的樟树林龙风二人的背影。

“这砍柴的小子心机颇深,竟然向林间深处行去,恐怕他知道余天这个老杂毛的行踪。”

“少帮主,我们这去将那小子抓来拷问。”

“唐护法,不需如此。”青年男子摇摇纸扇:“他不告诉本帮主又如何?此处方圆不过百里,还怕找不出老杂毛的藏匿之所。”

“那何不将那小子和那女娃杀了。免得走漏消息。”

“嘿嘿,何必多此一举,那小子聪明反被聪明误,樟树林那头可有一群凶猛的恶狼。”

“少帮主高见,哈哈哈。”

“余天这个老杂毛,竟然偷走了我青狼帮的圣物水晶头骨,在此穷乡僻壤躲了我们整整十二年,看今天你如何逃脱!”年轻男子一脸阴森之色。

这年轻男子不是别人,他是华夏国青狼帮的少帮主郭雨辰!

......

“龙风哥哥,我们不是回去吗?这不是回去的路呀。”楚涵机灵的看着四周,不解的问道。

“涵儿,刚才那三个是坏人,想害你爷爷呢,我们现在还不能回去,不然就被他们找到桃花林了。”

“唔,等涵儿长大了,跟爷爷学会了厉害的阵法就不怕这些坏人了。”

“嗯,涵儿真懂事。”

樟树林深处,龙风几乎没有涉足,今日为了迷惑三人龙风不得不冒险进入。

随着时间的推移,前方的灌木越来越浓密,光线也越来越暗,一丝不祥的之感陇上龙风的心头。

“敖呜......呜”一阵狼嚎声响起,龙风不禁脸色大变。

“不好,有狼群!涵儿,快上来。”

龙风丢下身后的柴,背起楚涵向着一棵大樟树飞奔而去。

大樟树主干粗壮、枝叶繁茂。最近的叉枝离地足有三丈开外。

龙风将砍柴刀放入口中,用牙齿紧紧咬住说道:“涵儿,抱住我一定不要松手。”

“嗯。”楚涵乖巧的用粉嘟嘟的小手环抱住龙风的脖颈,像个树袋熊般挂在龙风身后。

龙风快速爬上大樟树,寻了根较粗的枝杈,放下了楚涵。龙风抱着楚涵向着树下看去。

不看则已,一看龙风头皮一阵发麻。

树下灌木丛飞快的向着两侧倒去,一只只恶狼潮水般向着龙风所在的大樟树涌来,不到片刻功夫,就聚集了足足二百头恶狼!

龙风第一次感到了深入骨髓的恐惧!

形单影只的恶狼并不可怕,一把砍柴刀龙风可以轻易的取胜,但在群狼面前龙风除了恐惧便是一阵无力。

“敖呜......呜”群狼撕嚎声不绝于耳。

楚涵在龙风怀里簌簌发抖,她现在甚至不敢睁开眼睛。

“别......怕,涵儿,有龙风哥哥在。”龙风喉间一阵抽搐。

狼群等级严密,头狼凶恶无比!

这只头狼如同小牛犊般大小,一身灰白色的毛油光铮亮,健壮的四肢充满了力量,它用前爪狠狠的在大樟树主干上划下了深深的抓痕,目光凶狠的盯着树上的猎物!

龙风看着树下头狼嘴中透着森冷寒光的獠牙和獠牙上慢慢滴下浓稠的粘液!身体不禁一阵颤抖。

“该如何逃脱?”龙风心中一紧。

狼的毅力乃百兽之首,根本不会轻易放弃快到口中的猎物,与其比耐心恐怕远远不够。

为今之计只能坚持不落入树下,等待救援!

群狼一时半会对大樟树上的猎物也没辙,数量纵多却没有攀爬的本能,只能围在树下团团转。

一直到夜幕降临,人与狼群依然对峙着。

时间的推移无疑更有利于狼群!

龙风和楚涵在大樟树上,欲哭无泪,身心均疲惫不堪。

“龙风哥哥,爷爷会来救我们吗?”楚涵小声问道。

“涵儿,你爷爷会来救我们的,他最疼你了。”

龙风安慰着怀中的楚涵。可面对二百只凶恶的狼,余天能应付的来吗?就算把临近村落的青壮年全部叫来,也不过区区百人而已。

月上枝头,风轻云淡,树影婆娑,摇曳身姿。

这本应是玉台对坐,喝个小酒,畅谈风月的美景。

可在龙风眼里都恍如未见,那树下乱窜的群狼身影和绿莹莹的狼目时刻纠结着龙风的心。

龙风一日三餐,仅早饭吃了饱,午饭和晚饭滴米未进,他饿的有些无力。

楚涵已经在龙风怀中沉沉睡去,美丽的睫毛上还挂着几滴泪珠,她娇躯不时的抽搐一下,应该是做了噩梦。

“也许这是我人世间的最后一晚吧。”

龙风和楚涵不知,其实还未入夜余天便寻到了樟树林,眼观树下足有二百只恶狼,余天倒吸了口凉气。

他虽然是阵法大师可拳脚、轻功却是极其差劲,恐怕一只狼都会要了他的老命!

以目前情况看龙风和楚涵生命应该暂时无忧,坚持到天明应该可以。

余天仔细的观察了周围的地形,开始着手布阵。

余天布阵手法十分娴熟快捷,就是如此此阵花了不下于五个时辰!余天坐在阵眼处,喘了口气。

他布下的是九天离火杀阵。此阵需引朝阳纯正的至阳之气方可启动,如今他能做的就是等待天明!

“乖孙女,你一定要坚持到天亮呀。”

余天小心翼翼的从灌木丛中探出头,深怕露出响动惊动狼群。

黎明前的黑暗渐渐隐去,东方的天空红彤彤的朝阳升起。余天心中大喜,天公作美,万里无云,这九天离火杀阵将发挥到极致!

余天慢慢从灌木丛站起身,启动了杀阵,他踩着诡异的步伐,快速来到狼群前喊道:“乖孙女,爷爷救你来了。”

“爷爷,爷爷,快来救涵儿,涵儿好害怕。”

群狼惊得纷纷爬起来,头狼迈着悠闲的步伐,走到离余天十丈开外,眯起凶狠的眼珠,盯着余天,满眼不解的神态,哪来的鸟人,竟然不惧狼群!

余天嚣张的拾起一块地上的山石朝着头狼砸了过去。头狼微微一侧头便躲过了飞过来的山石。过了片刻,视乎受到了侮辱般,头狼张开大嘴露出森森獠牙。

“敖呜......”

群狼得令,向着余天飞奔而来。

余天一转身便窜进了阵中。

群狼不知是余天的引诱之计,纷纷狂奔进了九天离火杀阵!

霎时间,千万道烈焰凭空而起,向着群狼呼啸而去,一瞬间群狼便成了只只奔跑的火狼。

“敖呜......呜”

“敖呜......呜”

“敖呜......呜”

群狼的惨嚎声不绝于耳,侥幸未被烈焰焚烧的恶狼,想逃出杀阵。阵中余天仿佛天神一般指挥烈焰追赶欲逃的恶狼。

不到片刻工夫,一百八十只恶狼化为了焦黑的狼尸!

熊熊的烈火引燃了整片樟树林,大火飞快的向着剩余的二十只未进入杀阵的恶狼蔓延而来。

对火有天生恐惧的群狼在头狼带领下不甘的转身飞逃而去。

推荐阅读:
结婚历险记
皱褶时光
学霸修神
岁月遗痕之古村
黑暗光明的交织
绽放青春
堕世之神
仙侠奇缘之孟婆汤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33458/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5:58:4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