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异界大陆 > 圣尊法神

圣尊法神

更新时间:2019-05-18

第二十七章蛇狼之战(上)

蛮蛇巨大的身体缠绕在树干上,比牛还大的眼睛死死的盯住了吉乐的一举一动。地面的魔狼一次次的撕咬,巨大的树木已经顶不住了它们的猛烈攻击了,眼看大树只剩下不到一人环抱粗细。如此恶劣的境地,把他逼向了危险的边缘,紧急情况下吉乐暗下决心,一小步一下步的往树枝外边缘移动,随时准备应付蛮蛇的突然攻击。

这时的洛尔耐,看到吉乐出于极度危险的境况下。地面有一群暗夜魔狼,身前又面对着一只巨型蛮蛇,前有蛇,后有狼,进退两难,洛尔耐嘴角溢出了一丝冷笑,下意识的他来到了吉乐所在的那条树枝上,右手慢慢伸向了脚踝处。

见时间已到,吉乐酝酿已久的刀刃魔法,豪不迟疑的把整个树枝都切断开来,失去重心的吉乐和蛮蛇,几乎同时往地面掉落下去。

完全没有意思到吉乐会有这样一手,洛尔耐眼中闪过一丝的轻蔑,冷冷的看着吉乐从树枝上跌落,喃喃道:“看来你运气不好,不用我亲自动手了,麓战大人交给我的任务还真是轻松”。

跌落的过程中,再一次给自己施加了一个疾风术,几乎是脚刚一落地,后面的几只魔狼就注意到了,转而向他猛烈的扑过来,吉乐当然不笨,一站身形稳就迈开步子,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另一颗大树。

就在几只魔狼冲到了吉乐落地的位置,紧接而来的蛮蛇也从高空坠落,这一下,魔狼刚好冲到了这个位置,蛮蛇那硕大的身体,带着巨大的重量砸向地面,魔狼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迅速躲闪,可惜蛮蛇身体巨大,和地面又比较接近,所以,任凭魔狼速度再怎么敏捷,这点距离,根本就不够魔狼闪避的,随即就有几头魔狼被深深的压入了地底泥土之中,甚至还有一头,身体都被压的扁平,体内的五脏六腑破碎开来,鲜血流淌的到处都是。

此时情况,还在攻击大树的魔狼群们,都被这巨大的动静惊动了,纷纷向着蛮蛇冲击过来。同伴们被蛮蛇压死了几只。暗夜魔狼本来就比较团结,加上又是群居魔兽,同伴被压死,怎么不叫剩下的魔狼愤怒,可惜,低级的魔兽智商都比较底下,完全不会权衡等级上的差距,它们相互之间,界定它们战斗力量的只有气势,只有气势上压倒对方,管他是什么高级魔兽,全然不顾的往上冲。

撕拉一丝,蛮蛇身体上立刻留下了几道伤口,体型巨大的蛮蛇,对于这点伤害,根本就不算什么,倒是它温平的性格被激怒了,巨大的尾巴一摔,便衣把两只魔狼击飞出去。

六级魔兽蛮蛇,这么强有力的实力,怎么可能是一群四级魔兽能敌得过的。但为首的魔狼头领也许能和它周旋几回合,只是,为首这只魔狼一直都很灵机,一直站立在周围,死死的盯着了吉乐的动静,完全没有把蛮蛇的这一幕放在眼里。

吉乐当然不傻,这么好的机会,他当然不能只顾着观察动静,在刚刚落地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瞄准了一颗大树,准备向上去躲一躲,等到蛮蛇和魔狼相互厮杀之后,再借机逃走。

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为首的魔狼,一步步走到了一个极为有利的位置,只见它后脚弯曲,前爪做匍匐装,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眼神中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气,下一刻,它脚爪猛然一弹,竟然从地面跃起几米高,而目的就是吉乐的后背。

吉乐还在大树的半山腰位置,感受到身后的劲风袭来,猛然回头一看,心中一惊,念动魔法已然是来不及了。紧急之下,吉乐想到唐峰,在自己临走时,他送给自己一把非常锋利的匕首,说是他自己炼制的还淬过毒,当时就没怎么在意,因为他是个魔法师,匕首这种物理攻击的武器,对自己完全没有多大的用处,再加上匕首又比较短,吉乐根本就没想要,是唐峰非得硬塞给他,才勉为其难的收下。

迅速摸向大腿外侧,动作虽有些生疏,但经过唐峰的演示,也能以极快的速度把它取出来。

吉乐不仅是一个五级的魔法师,现在他的战士等级也提升了,虽然只有小小的三级,可是对他这个年纪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魔狼首领在半空中举起了自己的前爪,可以清楚的看到,在它的爪子上,闪现淡淡的金色光芒,目标竟然是吉乐的后背。

吉乐可没有这个把握能用后背,完全抗击住魔狼首领的这一次攻击。立刻运转自己三级战士特有的白色斗气,猛然用出浑身力气,将淬毒的匕首射向魔狼的眼睛。

可惜,不善于物理战士攻击的吉乐,根本就没有准确的击中魔狼的眼睛,而是偏离了原来眼睛位置,射中了魔狼的眉心处,魔狼首领何等的防御力量,它一身的皮毛又是何等的粗厚,只看到匕首在射中魔狼之后,并没有插入它坚硬的脑袋中,而是发出一声脆响后弹开了。

魔狼首领嘶吼一声,猛然扑倒了吉乐的后背上。魔狼首领体型要比吉乐大很多,吉乐当然承受不住,从树腰上和魔狼首领,直直的滚落地面。

滚落过程中,吉乐受到了魔狼那蓄势已久的攻击,身上的防御遁甲几乎在瞬间,就被魔狼击破,不仅如此,在他的后背上还留下了一条深不见底的伤痕,正不停的往外冒着鲜血。

吉乐受到这一致命攻击,显得有些虚弱,强忍住疼痛站在来,心里默念着魔法咒语。而此时,大树的洛尔耐,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吉乐被魔狼攻击,嘴角还带着玩味的笑,仿佛是在看两只蚂蚁在争斗一般。

吉乐并没有想到洛尔耐为什么没有出手,也许他是出于自私,或者害怕,或许别的原因,再说现在也没有时机查看洛尔耐此时的情况。

魔狼首领龇着锋利的牙齿,随时准备下一次的攻击,吉乐知道,这一次,魔狼恐怕是要一击将自己杀死,因为自己的防御遁甲已经被击破了,已经没有多余的防御力量还承受魔狼的强大力量。

吉乐面对着魔狼首领,背对着洛尔耐,洛尔耐可以清楚的看到,吉乐的后背,那薄弱的衣服更不就不能起到丝毫的遮挡作用,鲜血把他的背部染得通红。

魔狼就要进行下一波攻击了,他加快了念叨魔法咒语,可惜魔狼根本就不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以极快的速度,张着巨大的嘴巴,尖尖的獠牙决心要把吉乐的脑袋给咬下来。面对凶猛的魔狼,吉乐也慌了,徒手对魔狼,实力相差太远,而现在才意识到死亡瞬间就迫近了。

洛尔耐脸上泛起了一丝轻松,他基本可以完全肯定,在接下的两秒钟,吉乐的脑袋一定会个身体分家。

吉乐魔法也完成了,可惜,现在已然完了,不到五米的距离,任凭他的魔法再怎么厉害,也都是于事无补,无力回天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让洛尔耐和吉乐都没想到,白菜身体突然闪现一道亮丽的白光,整个身体猛然膨胀,体型足足大了一圈,而这个过程者发生在一瞬间,接下来,用肉眼只能看到一条白光从眼前闪过。

白光袭向了魔狼,白光就是吉乐的宠物,被吉乐收养的‘白菜’此时,魔狼的唯一目标只有吉乐,别的事物在它眼里都是空气,完全没有对这道白光做出丝毫反应,反而可以清楚的看到,魔狼的眼里闪出了一丝置人于死地的得意。

白光是‘白菜’恐怖的速度所带起的残影,唯一不同的是,此时的‘白菜’,在它尖锐的小爪子上,白色光芒一次次的流转其间,每一次流转尖锐的脚爪便长出两分。

刺啦~白菜的小爪子看似无力的爪在魔狼的脸部位置,而这一下的力量足以让吉乐惊讶了,然而还没等他看清楚,魔狼的身体速度骤减,吉乐借此机会,微微一侧身子,白菜趴在魔狼的头部位置,魔狼带着极为恐怖的速度,从吉乐的身边擦肩而过,恐怖的劲风仿佛给了他一巴掌,非常疼痛。

吉乐感到非常吃惊,其实吃惊的不只是他,还有一只暗中观察的洛尔耐,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看似揉揉毫无攻击力的松鼠,居然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拯救吉乐一命,实在是出人意料。

‘白菜’趴在魔狼脸部,顺着地面滚向远处,吉乐现在来不及想‘白菜’的来历,连忙操控刚刚施放的元素守卫,跟着魔狼的身影就追了过去。

几乎是元素守卫刚刚参加魔狼和‘白菜’之间的战斗,两只魔兽就立刻拉开了距离,此时吉乐洛尔耐都能清楚的看到,魔狼的身体上,特别是脸部,流下的三条长长的抓痕,深深的斜斜的划过了魔狼的眼角,血液流下来,使得它不敢闭眼,生怕‘白菜’这个可怕的敌人,趁这个眨眼的机会,将自己一击必杀。

而然,再看‘白菜’的身上,乌黑发亮的毛发上,也染满了不少的鲜血,只不过,这些暗红色的血液,不是它的,而是对面那只凶猛的魔狼血液。

就在元素守卫要和‘白菜’,一起联手杀死魔狼首领的时候,刚刚其它的魔狼在和蛮蛇激烈的周旋,四级的群狼对付六级的蛮蛇,显然是不够对付的,但蛮蛇也消耗了不少力气,此时,地面上已经躺满了魔狼的尸体,蛮蛇没有了攻击对象,自然发现了魔狼首领和白菜吉乐元素守卫,傲然自立的游走过来。

魔狼首领此刻才发现自己带领的狼群全部死亡,高傲不可战胜的它,低低悲鸣,仰天长啸,五级魔狼首领,居然散发了全部的气势,那种杀机顿现的感觉,让吉乐倒吸了一口气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没想到,在魔狼首领看到同伴全部阵亡后,转而冲向了蛮蛇。还没等魔狼靠近,蛮蛇将它的嘴巴张到了极限,似要把一些都吞噬一般,然而,却从它的嘴巴里喷出了一股脓水。

魔狼首领已然被激怒了,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死亡了,对于这股脓水,直接用身体挡住。

兹兹,魔狼身上的皮毛如火一般炙热,呼吸间,它的整个身体就只剩下光秃秃额皮肉。

第一章惩罚

夕阳的余晖洒落在苍茫的大地上,映衬着溪水波光粼粼。天色逐渐暗淡,平原远处有一座小丘陵,可以清楚的看到其间树林茂盛,鸟儿围着这一片丛林来回打转。这是夜晚来临前的预兆,果然在没过多久,黑夜渐渐的拉开了帷幕。

丘陵之下陆续的亮起了萤火一样的灯光,从密度来看,可以断定这一座村庄并不大,稀稀落落散在各处。其中有一盏灯在不停的闪烁,时而强烈时而微弱。

原来,这不停闪烁的灯光是吉乐父亲正在进行的工作,他将自己的斗气输送到魔力水晶灯中,眼看白色的斗气就要将水晶灌满时,他终于呼出一口气,及时的收了手。

大陆上遍布人类千千万,人人都需要照明工具,而魔兽的晶体用做照明实在浪费,同样也大材小用,所以这种借助魔法或斗气来照明的工具就诞生了,吉乐的父亲正是一名灯具工人,这种手艺并不稀奇,却是他用来维持家用的一种生存手段,因为大陆上这种灯具工坊实在太多了,所以这以灯具为生的职业并不能算是高级。

吉乐已经做好了晚饭,静静的坐在门口,看着正在工作的父亲,他不忍心打扰他,而父亲也不喜欢被打扰,所以没有出声。一直等到父亲忙完手里的工作,吉乐才将父亲的晚饭端在他手上。

“父亲,我明天能不去学院上课吗”?

他听到吉乐的话,突然停止住了手里的碗,背靠着石壁,立刻板起了脸严肃的看了过来。

吉乐发现了父亲脸上不对,紧忙接着说:“是这样的,明天是母亲的生日,我想去山上看看”。

可是,父亲却没有吉乐料想的那样放松下来,反而严厉的呵斥道:“吉乐,你应该以学习为重,将来你必须成为一名伟大的魔法师”。

吉乐没有说话,只是记住父亲说的话,一起吃过饭,收拾了不大屋子,看着父亲又开始了工作,那疲累的双眼,佝偻的背影,他真的很想叫他早点休息,可是他知道父亲不喜欢这样的话。

第二天时,地平线上才刚刚泛起一抹鱼肚白,平原的小路上,一个看起来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朝着丘陵方向奔跑着,他有着天生的蓝色头发,稚气未脱的小脸上,一双清澈而闪亮的大眼睛是如此的迷人,轻快的步子带走了早晨那阴郁的迷雾。从他个子来看,快到一米八的身高像是个大男孩,可从体型来看任摆脱不了那孩子般的锐气。这小男孩正是吉乐。

等他跑到山顶,天色渐明,满头大汗的他却看不出有丝毫的不适,呼吸平缓,脚步稳重如履平地。

穿过树林间,他来到一片空地,潮湿的露水打湿了他的裤管,他全然不理,一步步向前走起。丘陵上有一片洼地,洼地中长满了枯萎的杂草,凹凸不平的地面中有大量的积水,吉乐就踏步在这片洼地中。

向前走了不远,洼地里有一小片的干燥地方,那里有一块石碑,吉乐就蹲在石碑前,看着上面的字,轻轻的唤了声:“母亲”。

石碑下埋葬的是母亲的尸骨,照村庄的习俗,人死之后要丢到山林间,让乌鸦野兽啄食,直到只剩下骨头,在由亲人将死者尸骨捡回家埋葬,据村里人说,这样可以让死者灵魂得到安抚,生物能带着死者灵魂,并使其可以进入冥界。

父亲告诉他母亲是在生下吉乐后失血过多死亡的,所以吉乐对母亲有一种特别的情愫,每当母亲过生日或者节日时,他总是会来看看母亲,来看看这代表着母亲的冰冷墓碑。

等告别母亲墓碑时,吉乐以来时更快的速度跑向学院,可是最后还是迟到了。

镇里到村庄不远,可这一段路对于一个十岁孩子来说也不算近了。课堂上,吉乐是最后一个到场的,讲堂上的导师脸上已经很难看了。

面对众多学生的是一名白发的老年导师,两米多点的身高却显的有一些单薄,他今年已经两百二十多岁了,此时他背着手来回走着,继续着嘴里的讪讪言辞。

“大陆上,除了魔法知识和战士斗气之外,文字也是一门必不可少的知识,在学习文字之前,按照惯例,我们先将一些最基本的理论与常识。先来说说魔法师,大家知道魔法师是靠精神力控制各种元素,修习的是也就是精神力,而身体也就远远弱与战士,加上魔法咒语吟唱的时间,这就大大的降低了魔法师的攻击力,这也是魔法师最致命的弱点,万一魔法师在特定的时间内没有完成魔法吟唱,低等级的战士就足以将其杀死,当然,这也有一个必要点,你要是有一头厉害的召唤兽,也就是收服之后的魔兽,能暂时抵挡战士的攻击,从而给魔法师足够的吟唱时间,这就另当别论了”。

“魔法师共分为九个等级,一至三级初级魔法师,四至五级见习魔法师,六至七级高级魔法师,八级魔导师,九级大魔导师,等级越高越难修炼,据我说知,整个大陆九级的大魔导师也不过区区几十人,可想而知魔导师有多难修炼了。同等级的魔法师和战士,单凭实力而论,十个战士也抵不过一个同等级的魔法师,可前提条件是,魔法师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魔法吟唱。举个列子,一个七级魔法师对上十个七级高级战士,若是十个高级战士没有在短时间杀死魔法师,那么等七级的魔法师完成了普通的漫天火雨,最后这十个战士就只有等着变成一具具烧焦的尸体”。

“战士的话,我想我也不用讲太明白,大家也都多少知道一些,你们的父亲或许就是战士吧毕竟要成为魔法师有一些条件的,战士主修斗气,同样分为九个等级,只不过战士要比魔法师容易修炼的多,而且战士可以从小就修炼,魔法师却不行,必须要进行特定的鉴定后才能知道是否有修习魔法师的条件。

“所以,在将来你们选择要成为战士或魔法师时,一定要做好选择,今天的魔法知识先说到这里,我们先来认识一下文字的重要性......

导师的每一句话吉乐都很用心的听,甚至是怕漏了一个字。太阳快落山时,他和一起学习的同学们都站在没过腰间的河水中,而此时又是另一位导师监督着他们。吉乐任由河水冲刷着他的身体,手里高举着一块巨大的岩石,他要做的就是,在冰凉的河水里尽可能的坚持更久。可是今天吉乐迟到了,他手里的岩石比平时加大了一倍不止,这也是他应该受到的惩罚。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许多同学在冰凉的河水中见了汗,身体颤颤发抖,已然是坚持不了多久,举起的巨石也是摇摇欲坠。

终于一个接一个的伙伴放弃了坚持,都无力的瘫坐在河岸,最后,只有一人还在河水中,他眼神坚毅,表情肃穆,双腿微微弯曲两手高举托着一块比他体型还大的黑色岩石,虽然额头处流了不少汗水,可看样子却丝毫不觉得有压力。

过了很久吉乐依然如常的站立在那里,就如一尊雕像,这时吉乐的表现引起了导师的注意,在导师略带欣赏的眼神中,他淡淡的说道:“加大重量,直到五百斤市”。

吉乐感觉手中托举的岩石变得更加沉重,心里却数起了数字,一~二~三~四五......,他心里给自己设下的数字是一百,终于在他默数到一百时终于坚持不住,一举将手里的岩石抛入河水中。

导师赞许的走到吉乐面前,摸了摸吉乐的小脑袋,向着其他伙伴们说:“看到了吗?你们都应该向这个小鬼学习,他不是天生就有突出常人的耐力,他其实和你们一样,只是他有着一颗坚毅和不会动摇的决心,而你们却没有,知道了吗”。

所有的伙伴都看着吉乐,也许他们都做好了成为战士的准备,而没有自信的认为能成为魔法师的条件。

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吉乐如往常一样飞快的奔跑的回家,希望赶在父亲工作前做好晚饭,然后在收拾好屋子睡觉,这就是吉乐反反复复过得每一天。

推荐阅读:
沉浮年华
斗之城
逆天神皇
缘起仙世
绝密调查
魔界风波
美男跪下唱征服
神争天下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33573/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4:58:3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