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异界大陆 > 踏破天荒

踏破天荒

更新时间:2019-05-17

黄石镇,天风帝国一个偏远的小镇,环靠着一片远古森林,在这片森林中有着许许多多的强悍灵兽和稀有的药材,因此也有无数的佣兵团队在此出没。

在这个镇上有四个大家族,实力也相差不多,分别是木家,何家,王家,和萧家,其中木家实力最为强盛,萧家紧跟其后,四家分别位于黄石镇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共同对黄石镇进行掌控。

在这个繁忙的小镇上,经过长达数十天的烈日烘烤之后,终于迎来了清凉的雨水。

萧家,也本应该因为下雨而空无一人的后山,此刻也有一名年纪大约十二三岁的少年正心如死灰的躺在地上,无数淤青的脸庞也任由着雨水无情的击打。

紧闭双眼的他,耳边也不停的回荡着无数刺耳的声音。

“废物,你就是个废物!”

“哈哈,还是少族长,根本就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材吗,真是丢尽了我们萧家的脸面。”

“要不是有一个好的出生,你早就被家族抛弃了。”

“我要是你的话,早就自杀了,活着简直就是丢尽你父亲的人,丢尽我们整个萧家的人。”

“对,要是你的话,一早就自杀了。”

在冰冷的雨水,冰冷的地面中整整的躺了半个小时过后,少年的嘴中终于发出了冰冷而低沉的声音。

“也许他们说的都是对的,我其实早就应该离开这个世界了。”

望着那整个天空都被一块大黑幕罩住的厚厚的铅色云层,少年心中无比的苦涩,脸上也满是凄凉,悲伤,已经失去了每一个少年应该有的蓬勃朝气。

“母亲,你在那边还过得好吗,我真的好想念你,你是不是也觉得儿子是个十足的废物啊”

每当看到那因为自己而心力交瘁的父亲,他总是感觉心中无比的疼痛,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样子去面对,所以在每一次被欺负过后,他也总是躲着身边亲近的人,以免他们看到过后伤心。

少年那冰冷,死寂的双瞳之中此时也泪光闪烁,与落下的雨水混在一起,在少年的眼角滴落。

“可是我真的很不想死,我真的好想让父亲为自己骄傲,好想保护自己身边关心自己的每一个人,而不是成为他们的累赘?”

萧云,十三岁,生来就经脉堵塞,不可能修炼,天生就决定了只能在尘世中慢慢的被淹没。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哪怕拥有超过一般人的显赫身份和地位,但是这依旧改变不了他从生下来开始,每天所饱受的蔑视与不屑,甚至于被人欺负。

他恨这些世人。

他怒这片天地。

但是他更加的仇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废物一般的身体。

那几乎要将胸腔都炸裂的怒火与恨意,让这位名叫萧云的少年在这无人的山坡之上,发出了一声高过一声的凄厉怒嚎。

仿佛想将胸中积攒的一切都全部释放出去一般。

在那无情的咆哮过后,萧云的情绪也终于缓缓的平息了下来,俊俏的脸庞也回复了平日的落寞。

“该回去了,不然小香又该担心了”

在心中默默的叹息了几声过后,萧云缓缓的站起了身子,但还是扯动了身上已经结巴的伤口,让他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握着的拳头也不自觉的紧了紧双眼透着愤恨的目光。

“萧乾,你最好祈祷我这一辈子都不能修炼,不然我会让你十倍偿还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

萧家一处独立的别院内,雨水依旧在不停的洒落,带走了温热的空气,但是依旧带不走院中少女那焦急的心情。

少女心里仿佛被个无形的大石死死的压着,嘴巴不停的颤抖,双眼也不停的望着院门口。

“少爷,你怎么还不回来啊,外面都下这么大的雨了,难道你出了什么事吗。”

上天好像听到了少女的祈祷,院门吱的一声被人推开了,一道人影出现在了院门处。

“少爷,你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啊,小香都担心死了”

在萧云刚推开院门,一道倩影就飞快的出现在了萧云的眼前,关心的话语也随着身旁的雨声传入了他的耳中。

“小香,对不起了,又让你担心了。”

萧云歉意的望着衣服已经被雨水打湿的小香,双手也迅速的拉起小香的倩手,向自己的房中走去。

“小香以后不要这样了,你身子本就单薄,别因为这样就感冒了,到时候就没有人照顾我了”

萧云难得的开了一句玩笑,勉强的扯了扯自己的唇角。

“快点去把自己的衣服换一下吧”

小香看着自己已经被雨水打湿的衣衫,虽然自己的年龄还非常的小,但是女人该有的标志已经开始发育了,粉红的内衣也显漏了出来,不免尴尬,也快速的离开。

没过一会,小香就换了一件整洁的衣服,手中端着清水来到萧云的房中。

“少爷,我帮你梳洗一下吧”

萧云默默的点了点头。

“啊,少爷,你的身上怎么这么多的血痕,他们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正在为萧云整理衣衫的小香突然看见萧云身上无数的伤痕,惊叫了出来。

萧云摇了摇头,“不是的,你别叫的这么大声啊,我只是在下山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所以才弄伤的”

小香岂会相信萧云这苍白的解释,这么明显的伤痕,怎么可能是摔的,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看到这种伤口了,泪水在小香的眼中也开始打转。

少爷本来不能修炼就很可怜了,但是上天为什么不能怜悯一下他,为什么还要那么多可恶的人欺负他。

小香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少爷,老爷已经来过几次了,你等一下,要不要去看一下老爷”

听到父亲已经找过自己几次了,萧云的心中顿时感觉更加的惆怅,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自己的父亲,他不想让父亲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那样的他觉得非常的废物。

“是吗,不用了,等一下你帮我去跟父亲说一声就好了,我有点累了,想要休息了”

看着又恢复平常冷漠的的萧云,小香试着几次想去劝慰一下,但是都不知道该怎样开口,只好默默的点了点头,端着有些浑浊的水出了萧云的房门。

萧云在小香走后,独自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双眼望着古色的屋顶,耳朵听着屋外滴滴答答的雨声,逐渐的陷入了梦乡。

在梦中,他仿佛看见自己能够修炼了,父亲的脸上也始终挂着骄傲的喜悦。

第二日上午,雨水已然离去,只留下芳草与泥土所混合的味道,清新而湿润。

萧云草草的吃了早饭之后,便坐在已被打扫好的整洁房间中练习写字。

虽然萧云一心修炼武道,但是堵塞的经脉另他的这个愿望只能深深的掩藏起来,读书写字也就成为了萧云别样的寄托。

就在萧云正准备在宣纸上起笔的时候,院子中突然传来一阵稳健的脚步声,萧云不由抬起头顺着房门望去,见一名青衫老者走了进来。

“少爷,家主叫你到会议厅去”

“哦。”随口的应了下来,“江管家,我父亲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今日府中来了几位贵客,家主希望少爷见一见”

萧云心中不觉得有些奇怪,什么人需要自己前往呢,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桌上的物品,对着房中的老者微笑道:“走吧,江管家。”

望着少年稚嫩而且还隐约带着清淤的脸庞,青衫老者和善的点了点头,浑浊的老眼在转身的一霎那,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怜惜,唉,以少爷这样和善的性子,也许不能够修炼对他来说也是一件不错的选择,可惜家主的希望怕是……

萧家府宅很大,萧云跟着老管家从庞大的后院走到前院,足足用去了半盏茶的时间,最后在肃穆的会议大厅外停了下来,老管家则是恭敬的敲了门,方才和萧云一起轻轻的推门而入。

大厅非常的宽敞,房间中也没有过多的摆设,但是却给人一种厚重的压迫感。

大厅中此时的人数也是不少,坐于最上方的几位,便是萧云的父亲萧鼎柏和三位脸色淡漠的家族实权长老。

在另外一边,此时也正坐着两位陌生人,想必他们便是老管家口中所说的贵客。

两人之中,一位身穿深蓝色衣服,短短的灰白的胡须,却特别精神,那一对深陷的眼睛,也是精光偶闪,给萧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另外一名是一位高挑的少女,这位少女的年龄大概和萧云相仿,一身白衣,勾勒出曼妙有致的曲线,脸颊俏美,耳垂上翠绿的玉坠,微微的晃动,发出清脆的玉响。

萧云的目光在两位客人的身上仅仅停留了一瞬间便是移了开去,不管如何说,长期的被人歧视,已经使得他的心理年龄已经非常的成熟。

“父亲,三位长老!”快步上前,萧云向着最上方的几位深深的行了一礼。

见到萧云到来,三位长老也适时的向着他点了点头,眼中也透露着叹息,萧云虽然经脉堵塞,但是他的努力却是实实在在的,恐怕是家族中最为努力的一人了,可奈何上天……

萧鼎柏瞥见三位长老眼中的叹息,心中也感觉一阵苦涩,止住了与客人的笑谈,冲着萧云点了点头:“云儿,你来了啊,快坐下吧。”

萧云点了点头,在几位长老的下首位寻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大厅中,萧鼎栢以及三位长老,正颇为热切的与那位陌生老者交谈着,不过这位老者仿佛有点心不在焉,仿佛此时他的心中正被什么事情困扰着,令他有点皱眉。

萧云仔细的倾听了一会,顿时感觉异常的无聊,不知道这些事情怎么会叫自己过来,虽然自己带着少族长的名头。

萧鼎柏看着无聊的萧云,摇了摇头:“云儿,这位老者是水月宗的管事葛清,另外一位说来与你也有点关系,是你的未婚妻澹台凌月。”

萧云一听顿时惊讶万分,虽然并没有外出历练,不过在一些书籍中却看过有关这水月宗的介绍,水月宗作为天风帝国强势宗派,应该也可以说是整个天风帝国的一霸!

“你爷爷当年与澹台明是生死好友,所以,两位老爷子为了纪念这份友情,就定下了这婚约,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萧家与澹台家的关系也是逐渐的淡了下来……”.

望着萧云惊愕的神情,萧鼎柏不由得轻声一笑,接着道:“澹台姑娘如今到访,正好你们也可以在一起培养一下感情”

萧云的脸上被说的也微微的泛红,心中也是一阵腹黑,父亲也太直白了吧,他就这么想撮合自己和那什么澹台凌月的吗,虽然澹台凌月长得还可以,但是自己堵塞的经脉,怎么能够配的上如此的天之娇女呢。

不知道怎么的,此时的萧云眼皮直跳,心里也变得十分的忐忑,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

随即萧云压了压心中的胡思乱想,什么时候自己也这么杞人忧天了,心中一阵无语。

“咳。”老者葛清听到萧鼎柏的话,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站起了身子对着萧鼎柏拱了拱手,微笑道:“萧族长,其实此次前来贵家族,主要还是有事相求,还望族长能够相允。”

“葛清先生说笑了,凭借你们水月宗的关系,我萧家又何德何能能够帮到贵宗呢。”对于这位老者,萧鼎栢可不敢怠慢,连忙站起身来客气的说道,“如果有什么事情,我萧家能够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贵宗,我萧家也应该不会推辞”

萧鼎柏由于不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帮忙,所以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

“呵呵,萧族长,在下今日所请求的事情,其实说来与凌月有些关系,而且此事,还是我水月宗的宗主大人亲自开口要求的,所以……”葛清略显尴尬的说道,但是在提到宗主二字时,脸庞上的表情也带着郑重。

听到这,萧鼎柏的脸色微微一变,脸上的笑容也逐渐的开始收敛,与澹台凌月有关,还是那水月宗宗主亲自开口,莫非是……

萧云也是嘴角忍不住的开始抽搐了几下,看着萧鼎柏那开始微微颤抖的手掌,心头的怒火也开始燃烧,父亲为了自己难道又要被人欺辱了吗。

葛清停顿了一会,接着说道:“在不久前凌月由于天资过人,被我宗宗主收为亲传弟子,但是偶然中宗主听闻凌月有婚约在身,于是要求我带着凌月来到你萧家,希望你们能够解除婚约,宗主的意思是修炼之人必须全身心的投入修练才能够有所成就,不能有所牵绊”

“咔嚓!”萧鼎栢手中的茶杯,在愤怒的火气中轰然间碎裂开来。

大厅之中,此时的气氛也变得有点怪异,上方的三位长老也是被葛清的话震了了震,这是对萧家*裸的羞辱啊。

推荐阅读:
三界狂潮
荣生堂下
紫金王朝
暴风雨后的悲戚
天荒抉
将女弃夫记
高中生侦探亦博伦
侯门之炼气师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34433/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5:07:0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