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东方玄幻 > 符印天师

符印天师

更新时间:2019-05-17

“老爷,看着您屋里的灯还亮着,我不放心特地过来看看。”一位满头白发的老管家在门前躬身作揖道。

“哦,是李管家啊,快进来吧!”这位说话的同样是位老者,而且看起来更苍老一些,他正是冥月宗第21代掌门——银月宏。

“老爷,我白天看您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一直没敢打扰您,这么晚了您还不睡,是为了何事而烦恼啊?”李管家关心地问道。

“李管家,你看看此扇如何?”银月宏走到书桌前拿起一把折扇慢慢打开。

“这不正是老爷年轻时常常把玩的那把水墨烟云扇吗?老爷怎么突然把它拿出来了?”李管家惊讶地问道。

“李管家好眼力啊,不枉跟了我多年!没错,这正是水墨烟云扇,我欲将此扇传给珠儿,明日就令他下山前往玄天宗!”

看着银月宏一副毅然决然的面孔,李管家顿了一下,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躬身拜别为明天的事去做准备了,因为他知道老爷的脾气,一旦决定了的事便不会轻易再更改。

到了第二天卯时天才刚刚亮,冥月宗山顶的那口铜钟突然轰鸣作响,钟声响彻冥月宗的各个角落,这不是一般的钟声,是冥月宗的宗门召集令,钟声一响所有的冥月宗弟子都要到正殿议事大厅集合,因为掌门人要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怎么这么早就召集大伙来啊?”

“是啊,昨天也不事先说一声,害我大清早被惊醒!”

“就是嘛,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那么突然!”

冥月宗的弟子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议论着,这时正殿大厅中央突然走出一个老者,此人正是银月宏,原本喧闹的大厅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今天召集大伙前来是有一件要事宣布!珠儿,你上前来,父亲有事问你!”银月宏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虽然低沉但掷地有声。

一个年轻的少年从人群中走出来,这个少年头上束着青丝带,着一身青白相间宽衣长衫,腰系一根花边金丝带,文质彬彬,英气夺人,此少年就是银月宏的三子,冥月宗的三公子——银月珠。

“珠儿拜见父亲大人,不知父亲有何事相问?”银月珠上前一步躬身拜问道。

“你可知父亲为何单单只给你取了一个‘珠’字?”银月宏问道。

“因为珠儿是兄弟三个里面最小的,父亲大人疼爱有加,视我为掌上明珠,故单单取了一个‘珠’字!”银月珠一脸的得意与自豪。

“其实不全对,这要说到很久以前了,想当年我们冥月宗同玄天宗、星辰宗、残云宗合称天下符印四大宗,我们历代先人皆为优秀的符印师,画符封印,驱魔除怪,备受世人景仰。由此向南数千公里有一蛮荒大漠,杳无人烟,一直以来被视作活死人地,不知何时孕育幻化出了一只巨型沙漠毒蝎,唤作地玄蝎。此蝎所过之处飞沙走石,寸草不生,瘴气四溢,人畜俱亡!因而荒漠的面积越来越大,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于是四大宗门人商议后一同前去降服。一番恶斗之后,地玄蝎最终被我们冥月宗所封印,我们的第七代掌门人将其精魄封印在蝎尾,得到了一颗明珠叫作地玄珠。从此我们冥月宗名动天下,一跃成为了四宗之首。这之后又过了许多年,突然有一天深夜,一阵妖风袭来,一直守卫森严的地玄珠竟然被盗,我冥月宗门人死伤大半,损失惨重,于是第十二代掌门人前去追寻,结果掌门人同地玄珠一起下落不明,不知所踪。于是到了第十三代掌门人接管掌门之位后立下了一条宗规:从此凡冥月宗嫡系门人不得擅自离开冥月宗,以防遭遇不测,誓死守护冥月宗。然而那么多年过去了,且不说地玄珠至今仍下落不明,我冥月宗与外界隔绝,固步自封,如今没落不堪,早已无法再自居天下大宗。到了我银月宏这已是第二十一代,我不能看着祖辈留下来的荣耀毁在我的手里!自你生下时我便给你取名一个‘珠’字,是望你将来长大成人代为父寻回地玄珠,重振我们冥月宗往日的威名与辉煌!如今你已过弱冠之年,是时候来实现这个艰巨的任务啦!今天我银月宏决定打破宗规,派你下山前往同为四宗之一的玄天宗学习,望有朝一日你能完成父亲的心愿!珠儿,你可愿意接受此重任?”银月宏的眼神充满了期待与坚决。

“孩儿遵命,这就下山!”银月珠欣喜若狂,向父亲拜了一拜转身便要离开。

其实银月珠心里很明白,他才不是为了什么家族荣耀、天降大任而开心,甚至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做个符印师,更不会对地玄珠的下落感兴趣,他所向往的生活是无忧无虑的逍遥洒脱,每日有琴棋书画相伴,对花对月行酒吟诗,要不是出生在了符印师世家,他才不会去学那些枯燥乏味的符印法术。

更无奈的就是祖上定下的宗规,凡嫡系传人还不得下山,一辈子守在冥月宗,有几次银月珠都忍不住想私自逃出冥月宗,但又怕父亲和家人担心,同时也忌于宗规的威严,便一次次打消了这些念头。

“不过现在好了,父亲亲自打破宗规,还要让我下山学艺,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怎能错过!先应付了父亲,下山好好玩一玩,至于什么地玄珠以后再说吧!”

银月珠心里偷着乐,越想越开心,因为自己终于可以自由了,马上就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银月珠刚要迈出正殿的大门,忽然听到身后父亲叫道:“珠儿且慢,为父话还没说完呢!不要着急!快回来!快回来!”

银月珠连忙停下脚步,转身又折回大厅中央尴尬地笑着说:“孩儿身负重任,一时欢喜竟失态了!我一定赶紧把地玄珠给父亲大人找回来!”

银月宏接着说道:“地玄珠的事急不得,要从长计议,你首先要做的是下山之后速速前往玄天宗,玄天宗门人集众家之所长,取长补短,符印法术如今已远在我们冥月宗之上,你要虚心求教、刻苦努力,等学成之后再去寻那地玄珠,重振我冥月宗昔日雄风!但这一路山高水长,艰难险阻难以估量,为父这里有些东西要赠予你,路上也可保你平安无恙,李管家拿出来吧!”话音刚落李管家就捧出了一把折扇和一个随身的百纳锦囊袋。

“此扇跟随为父多年,是我的贴身法器,扇身由东海蛟龙骨所制,共七七四十九片扇叶,以应小周天之数;扇面由天崖草经压榨、脱水、烘干、淬炼而成,全部工序要经九九八十一天方可制成,以应大周天之数!此灵草生于近天之山崖,孤傲圣洁,常有祥云相伴,是灵符纸的上等材料!扇面所画烟云凌霄图乃为星辰宗昔日掌门的真迹,此扇常随主人心性而动,定能助你寻回灵珠成就一番大业!而这百纳锦囊袋看似容量不大,其实里面可纳上千灵符,随身系于腰间,使用起来十分方便,为父已在袋中装了许多我们冥月宗的特制灵符,以便你一路使用!”银月宏小心翼翼地将水墨烟云扇和百纳锦囊袋亲自递给了银月珠。

“孩儿收下了,多谢父亲一片劳苦之心,孩儿定不辱使命!”银月珠赶紧接过了水墨烟云扇和百纳锦囊袋。

“只要下了山我才不管那么多呢,赶紧放我走吧!”银月珠心急地偷笑着。

“父亲大人,此事关系我冥月宗之未来前途,责任重大,三弟虽然聪慧,但涉世不深!况三弟法术、武艺还未精进,恐怕凶多吉少,如若执意要三弟去,我这做大哥的愿一同前往,也可保三弟一路平安无事!”

“没错,父亲大人,我也愿一同前去,我们兄弟三人一条心,定能顺利完成使命,也可互相有个照应!”

这时人群里突然站出两个大汉,吼声如雷,这二人一个青面怒目似鬼王,一个赤面红光赛阎罗,让人见了好生畏惧!此二人正是银月珠的大哥银月牙和二哥银月角。

“你们兄弟俩的决心和勇气为父已经看到,果然没让我失望,但同时派你们兄弟三人一同前往恐招人耳目,对你们也不利!你们三弟太过年轻气盛,所以正是给他一个很好的机会去历练一番,有你们在身旁他一定会生依赖懒惰之心。况且若你们一同前往,冥月宗谁人守护?难道要靠我这上了年纪的糟老头吗?你们俩可是肩负着守卫冥月宗的重任!虽然地玄珠早已不在,但还是免不了有些敌对的宗派和邪魔妖道来犯我冥月宗,你们怎可轻易离开?退下吧,让我们一同静待你们三弟的佳音吧!”银月宏语重心长地劝长子和二子退下了。

“还好父亲没让大哥和二哥陪我一同前往,我这两个哥哥严厉又呆板,和他们一同去肯定没的玩了!”银月珠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珠儿,若无他事你现在就去收拾一下,赶紧动身前往玄天宗吧,记得到了玄天宗与我书信一封,我们也可放心!”

“珠儿遵命,即日起程!父亲、大哥、二哥尽管放心吧!我一定会平安无事的,你们也要照顾好自己!”

说罢银月珠一个箭步蹿出了大厅的正门,系好了百纳锦囊袋,将水墨烟云扇往腰间一插,一路如脱缰的野马跑下山去。

等兴奋劲过了,回头望望,银月珠早已跑出冥月宗数十公里,毕竟他期待这一天已经太久了,心中的激动无以言表!

银月珠突然发现此时的自己早已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不禁自嘲道:“我都高兴过头了,一个人傻傻地跑了那么远的路,竟忘了使用驭风符!”

这驭风符乃是专门用来赶路的交通灵符,将此符贴于脚底,运气于足,便可乘风而起,日行千里,所以故名驭风符。

银月珠从百纳锦囊袋中取出两张驭风符,分别贴在了左右两脚的脚底,两手捻诀,深吸一口气,缓缓经过丹田运至足底的涌泉穴,瞬间灵符飘动如风中的一片落叶,银月珠轻灵地腾空而起,满怀欣喜地驾着清风直奔玄天宗的方向去了。

银月珠自从别了冥月宗,如今已行了数日,一日突然感到十分无聊乏味,于是心想原本自己就是想借此机会出来玩的,怎么一下子一本正经地就这么直接前往玄天宗了呢?

虽说这玄天宗一定得去,但这一路上还漫长的很,何不降落云端,去地面上走走看看和冥月宗有什么不同,正好也寻些乐子!

想到做到,银月珠连忙驭着清风降下云头,看到下方的土地是块人间的闹市,街上的百姓人山人海,贩夫走卒吆喝叫卖,甚是热闹有趣!

此时的银月珠早已迫不及待地想去好好逛逛玩一下,因为这是他在冥月宗那么多年来从未见过的景象。

银月珠手持水墨烟云扇,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宛若一个富家子弟,很多小商贩连忙上前搭讪推销自己的商品,看着各色玲琅满目的商货,银月珠喜上眉梢,一个个过手把玩。

正当银月珠沉浸在欢喜之中有些忘乎所以时,突然有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公子看面相不似凡人,隐隐有霞光相伴,像个寻道修仙的高人,怎可迷恋这凡尘的种种牵挂,荒废了无限大好的前程!”

银月珠转身一看,原来是一个江湖术士打扮的白发长须老者,于是笑道:“你这老儿无非是想寻些卦金,公子我今天出门着急未带着银两,否则定要你说些奉承、吉利的话来!去去!小爷没空搭理你!”

“哈哈……原来是‘离山幼虎,出海小蛟’。年轻人,傲骨寒梅虽芬芳,但知福祸两相依。好自为之吧!”说罢那白发长须老者便拂袖转身离去了。

银月珠心想:“我全身尽是福气,祸从何来?恐怕是这老儿看我没有银两给他,还揭穿了他的江湖骗术,只好随便应付我两句就赶紧跑了,我才懒得理他呢!”

接着又对着白发长须老者离去的身影白了白眼,继续悠闲地逛起了闹市。

在繁华的闹市逛了许久之后,银月珠连忙离开了人群,再次双脚贴上驭风符,驾着清风回到了云端。

银月珠心想,这外面的世界真是好啊!各种好玩的好吃的应有尽有,远胜过在冥月宗枯燥乏味的生活!自己不妨再去几个地方转转,反正有驭风符在,晚几日再去玄天宗也不迟!

于是便调头朝其他人烟兴旺的地方去了!

银月珠一连去了十几个喧闹的小镇,看尽了人间的各色浮华,心中不免被这些五彩斑斓的外物所惑,竟然有些动摇。

银月珠心想,此番前去玄天宗未必见得比冥月宗好到哪里去,依旧是每日令人烦躁无聊的修炼,况且自己在冥月宗好歹也是个三公子,谁人敢不顺服?若是去了玄天宗无依无靠的好生凄凉,要不然就在这凡尘人间落了脚,正好过逍遥洒脱,自由自在的生活,以自己的法力和这些灵符恐怕还没有什么对手!

正在银月珠打着自己的如意小算盘时,突然听到腰间的那把水墨烟云扇发出阵阵低吟,如泣如诉!

银月珠这才恍然大悟,如梦初醒,父亲期望的眼神和兄长关心的话语一时浮现心头,不禁暗自自责:“我怎可贪图享乐而躲于尘世,要是父亲和兄长多日收不到我音信,亲自寻我看到我这番景象,我有何面目见他们?虽然不愿做什么符印师,至少也要应付他们一下,去玄天宗学上几年再自称资质太差,难以肩负重任,俗话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父亲定不会责罚,必会放任我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到那时再这般快活度日也不算迟!凡事都讲究个名正言顺嘛!”

于是银月珠赶紧打消了留下来的念头,而此时水墨烟云扇也停止了低吟,恐怕是对这位新主人有些无语了吧。

而银月珠才管不了那么多,赶紧双脚贴上驭风符匆忙地朝玄天宗的方向赶去了。

一连又行了数日,银月珠不觉也有些疲惫了,透过云层低头一看望见脚下有一条清澈的山泉,银月珠心中大喜,连忙降落到山泉旁。

银月珠降下来时才发现这是一座密林,少有人烟,山泉弯弯曲曲一路顺着山势而下,一眼望去寻不到源头,山泉附近满是茂竹,一片翠绿的竹海就隐藏在了葱郁的丛林中。

银月珠饮了些山泉水,走入竹林寻了一片草地席地而坐,打坐养神。

也不知盘坐了多久,银月珠突然感到一阵杀气袭来,还没能来得及反应过来,全身便被一条粗长的绳子束缚住了!

银月珠连忙睁眼一看,眼前竟站着一排大汉,有六七人的样子,再定睛一看,原来束缚自己的并不是什么粗长的绳子,而是一条花斑灵蛇!

“好小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竟敢擅饮这灵泉水,还盘腿坐于这竹林中,你霸着老子的地盘不走,是要等着喂老子的花斑大蛇吗?哈哈哈……”带头的一个光头大汉狂笑道。

那大汉身旁忽然闪出一个小喽啰说道:“大哥,甭跟他啰嗦,让小的前去搜搜他身上的财物!只要取了钱财,直接把他喂了蛇爷爷便是!”

“混蛋,老子还用你教我怎么做吗?行有行规,干我们这行的就知道抢!老子多少也是学过些符印的人!要不怎么能收了这灵蛇?以后跟老子混了就要改改之前的习性!一身的土味,全没个修行者的样子!”那光头大汉大怒,一巴掌把那小喽啰扇翻在地。

“大哥说的是,大哥说的是!小的们这不才刚跟了大哥几天嘛,还没适应过来!您是个修仙的人,我们还得多仰仗多学习!”

那小喽啰连忙赔不是,接着又对银月珠怒斥道:“那个绑着的小白脸你也听到了,我大哥可不是一般人!别说你一个人,就是十个二十个,只要我大哥一声令下这条大蛇也一口吞了!识相的留下钱财,磕十个响头,回家给我大哥立一神位日日拜念!如若不然,定让你葬身蛇腹!”

银月珠一听,微微一笑,这可惹恼了那光头大汉,那大汉吼道:“臭小子你笑什么?你还敢笑得出来?你信不信我立马把你喂了我的灵蛇!”

“凭你也配做个修行者?还学什么符印?强盗就是强盗,真是丢了符印师的脸!对了,你连做个强盗都不如!”银月珠讥笑道。

“大胆!竟敢嘲笑大爷!看我怎么收拾你!给我把他吞了!”那光头大汉暴跳如雷。

“大哥,那财物……”小喽啰连忙慌张地问道,不料被光头大汉一脚踹得远远的。

“滚!财物财物!满脑子就是财物!教也教不会!都是你们毁了老子的名声!惹恼了我把你们都一并吞了!”

此时的光头大汉早已气得失去了理智,哪管得了那么多!其他的强盗一看情形不对,一个个哑口无言,吓得连忙跪在一旁,只顾得说饶命。

而此时那条盘着银月珠的花斑大蛇张开了大口,一口吞向银月珠,但就在这一瞬间那灵蛇却突然停住了,只是张着大口,就是不吞银月珠!

众人都惊呆了!只听银月珠轻轻念到:“松!”原本盘着严严实实的大蛇一下子瘫软在一旁,全没了刚才的凶暴。

“小小驭兽之术,也敢自称学了符印法术?简直是笑话!”银月珠得意地笑着说。

再看那光头大汉,此时目瞪口呆,脸色瞬间吓得发青,连忙磕头认罪。

“果然人不可貌相!公子年纪轻轻竟是个得道修仙的真人!在下不慎冒犯,还望看在同是符印同门的份上,饶过在下!”

那光头大汉看遇到了敌手,连忙赔不是。但正在说话间,那光头大汉突然从怀里抽出一道灵符,剑指夹于胸前,默念符咒,手臂一伸大喝道:“势如破竹!”只见此灵符如箭矢一般飞向银月珠!

银月珠大惊失色,没料到此人法力虽不如自己,却有一张厉害的灵符,如此速度之快的灵符银月珠还是第一次见到,心想这下就一命呜呼了吗?

在这千钧一发之时,银月珠腰间的水墨烟云扇瞬间飞出,扇面全开,一个孔雀开屏硬生生地截住了这道灵符,这才保了银月珠一命!

银月珠倒吸了一口凉气,险些因为大意就丢了性命,缓了缓神突然心中怒火中烧,大骂道:“你这个口蜜腹剑的阴险强盗,我饶你不死你却反倒又加害于我!还好我有宝物防身,若不然早就做了冤死的亡魂!这灵蛇也是天地修成,本无恶念,被你施了法术控制,不知残害了多少无辜生灵!如今也让你自食苦果,去这蛇腹中轮回吧!”

说着银月珠念动口诀,那条花斑大蛇一下子又恢复了元神,愤怒地朝光头大汉扑去。

“莫要伤我!我可是玄天宗的弟子,你竟敢……”还未等光头大汉说完便早已被灵蛇一口吞了!

其他强盗和小喽啰一看情况不妙,急忙丢盔弃甲四散而逃,那灵蛇吞了光头大汉也独自爬入了竹林深处。

银月珠这才解了心中的怒气,突然低头一看,离自己不远处的草地上竟有一张灵符,这正是被水墨烟云扇所拦下的那道灵符。

银月珠连忙走上前去捡起了灵符,此灵符做工精细,符纸乃是上等材料所制,上面书写着一道绿色的符文,全符看上去青翠欲滴,小巧灵动,银月珠见了很是喜爱。

“记得那光头大汉临死前说自己是玄天宗的弟子,难道这张灵符是玄天宗的?那玄天宗的制符技术真的远在我冥月宗之上啊!但玄天宗也是大宗,符印界有头有脸的大宗派!怎么又会纵容弟子胡作非为,为害一方呢?”

此时的银月珠心中满是疑问,很是不解,对玄天宗也越来越感兴趣了。

“那就带上这道灵符到了玄天宗问问吧,一切自然水落石出了!”银月珠心想着便立马又踏上了驭风符,朝着玄天宗的方向飞去,心中充满了好奇与期待。

推荐阅读:
元控之王
花开微阑
不要离我太近
万国争锋
舞动天机
穿越异界之武动
假想空间
曾有凉叶落花凋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35751/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5:10:1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