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娱乐明星 > 重生之大诗人

重生之大诗人

更新时间:2019-05-16

“呃,这是..”叶婉儿扶着额头坐了起来,钻心的头疼让她的脸有些发白,脑海中不时出现一些莫名的记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父亲母亲去世?弟弟?初中?

难道是穿越?重生?

她揉了揉自己的两鬓,然后想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但是整个房间黑不隆冬的,什么也看不见,她习惯的伸手打开了床头的台灯。

刺眼的灯光让她的眼睛有些不适应,她用手挡了挡,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单人房间,墙壁被粉刷的发白,上面贴着两个不认识的大帅哥海报,而地上只摆放着一个旧衣柜,一个旧书桌,书桌上放了很多书,看来这个房间的主人还是个爱学习的主。

叶婉儿在床上目无焦距的发了一会儿呆,才慢慢的整理出来了自己的记忆。

原来她穿越的这具身体也叫叶婉儿,家中只有一个弟弟,父母在她上初二的时候双双出车祸死亡,就剩她们两个相依为命,幸运的是父母的赔偿三十多万,够她们两个用到大学毕业了。

她还有一个姑姑,今年大四,是华夏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同时也是她们俩的监护人,一个月她都会回来看一看她们。

这么简单的社会关系,她终于放了一点心下来,不用担心会被人给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叶婉儿了。

在床头放着一个眼镜,硕大的镜框可以遮住半张脸,叶婉儿带上去试了试,确实清晰了一些,原来她和自己一样,居然都是近视眼,这难道就是缘分?

可是这眼镜也太坑爹了吧,这么大难道就不影响女孩子的形象?

她穿上拖鞋出了自己的房间,这是个很普通的三室二厅,都是父母生前给她们留下的资产,现在是早上六点,以前这个时候都是她先起床,然后去做早餐,等早餐做好以后就叫醒弟弟,收拾着吃完后各自就去上学。

现在她也不想改变什么,仍然按以前的惯例去做早餐,既然老天让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她就要好好的活出个人样来!

在洗手间洗涮完之后,看着镜子里那个身材矮小,皮肤粗糙,头发枯黄的小胖妹,加上自己刚刚带上的那个能遮住半个脸的大眼镜,让叶婉儿重生的欣喜心情瞬间降到了谷底。

难道自己就真的和美貌搭不上一点关系吗?

在上一世她就吃足了外貌的苦头,她虽然有着一副中等的身材,但却长着一张惨绝人寰的脸,以至于大学毕业以后不但找不到男朋友,就连工作都差点找不到。后来虽然找到了一个能干的工作,但不久就接到客户反映,说是每次看到自己就想吐,无奈,公司最后就只能把她给辞退了。

每每想到这里她就有些发狂,我的个去!你妹啊!你吐了难道就要怪我吗,谁也不想长成这副摸样,难道你以后生个儿子没*还要怪我不成?

......

就这样,她一个重点学校毕业生居然找不到工作,只能做起了苦逼的网络作家,勉强能够混一碗饭吃。

那些男生口里说着不在乎外貌,只要内心美就行,可当她拼命的学习,音乐美术都懂一些,语言更是学会了英语和日语时,他们对她依然是不屑一顾,不愿多看一眼!

就连她每一次相亲时人家只是看一眼扭头就走,都不和她打一声招呼,一次两次三次,到后来有人再说起的相亲她一次也没去过,这也造成了重生前她都快三十了,居然还没谈过一次恋爱!

一次次的打击让她心灰意懒,打算就这样草草了结一生,没想到她喝了一通酒后,居然重生到了这个前一天晚上生病而意识消散的叶婉儿身上。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得怒由心生,一拳砸在了镜子上把镜子砸了个稀巴烂,然后慢慢地坐在地上抱着双膝哭了起来。

“姐姐,姐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又惹你生气了?”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睡眼朦胧的小男孩,他用手揉着眼睛,怯生生地站在叶婉儿面前问道。

这就是叶婉儿十岁的弟弟叶俊林,今年刚上小学四年级,自从她爸爸妈妈过世后他就很听她这个姐姐的话,即使偶尔犯一次小错误,她也舍不得骂他,就像她刚刚这样坐在地上哭,所以弟弟见她在哭,就以为是自己又犯错误了!

“没有,林林很乖,姐姐只是洗脸时弄湿了眼睛,不碍事的。”叶婉儿站了起来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然后戴好眼镜,在弟弟头上来回抚摸了一下说道。

是啊,老天即使再不公平也给了她第二次生命,既然如此,她好好的活下去又何妨,何况她还有这么一个可爱听话的弟弟。

在上一世由于各种的原因她埋怨父母把她生下来,把自己生的这么丑,所以很少联系他们,直到自己死也没让他们知道,现在想来自己真是混蛋,哪有父母不爱自己孩子的,只是由于他们表达时她由于偏见很少发现罢了。

想到此她看弟弟的眼神愈发的柔和起来。

“林林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啊,每天不是睡得和一个小懒猪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吗?”叶婉儿用双手揉了揉弟弟的脸,有些奇怪的问道。

由于小孩子的贪睡,每天都是她做完早餐以后才去叫他起床,然后他还磨磨蹭蹭的要好久才能醒来。

“我本来想起来尿尿的,可听见姐姐在哭就起来了,姐姐,你是不是想爸爸妈妈了?姐姐不哭,想爸爸妈妈了可以看天上的星星,老师说当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以后,那是他们去了天堂,每一个人的离去天上都会多一颗星星,只要我们把自己想要说的话对着它说,那个人一定会听见的,我以前想妈妈了就是这样做的!”叶俊林睁着他那双大眼睛,天真的对姐姐说道,同时还踮起脚尖想要给姐姐擦眼泪。

怪不得叶婉儿时常见弟弟吃完饭以后都会跑到窗前,对着天空发呆,原来在他的想法里,那是他和爸爸妈妈的见面,即使每天只有几分钟,他都会说一些自己很好之类的话吧。

“嗯,林林真乖,以后姐姐想爸爸妈妈了,也会像弟弟一样说给星星听的,现在你既然起来了,那就快去洗漱吧,姐姐去给你做早餐,不然上学要迟到了。”叶婉儿不由得为弟弟的话而感动,他真是太懂事了,她一定会让他幸福的长大的。

“嗯!”小俊林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找到他自己的小牙刷开始刷起牙来!

叶婉儿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就传来了阵阵香味,作为一个没人要的宅女,厨艺是必须的,总不能因为长得不能见人就亏待了自己吧,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有句话叫做“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必须先要抓住他的胃”,可惜她苦学多年厨艺,临到头居然没有一个男人选择她。

她这次做的很简单,只是每人煎了两个煎蛋,热了两杯牛奶,再加上前一天买好的面包,这一顿早餐就这样成了。

虽然做的简单,但营养可一点也不简单,科学研究表明,这样的搭配正好,因为两个鸡蛋加一杯牛奶,足以支撑一个人从早上到中午的消耗,而且看着弟弟吃得那么开心,她由衷地感到幸福。

“姐姐,你做的饭真好吃!”小俊林用筷子夹着面包吃一口,然后再吃一口煎蛋,喝一口牛奶,满嘴流油的说道。

“既然好吃就多吃点!”叶婉儿把自己的一个煎蛋夹到弟弟的盘子里,然后用一只手支着脑袋看着他,不时地喝一口牛奶。

这也怪不得弟弟这么说,以前的她只是一个需要妈妈照顾,但是却突逢巨变,两肩要担起一个家庭的小女孩,这一年多来他们两个没有饿死就很好了,那还管的上什么好吃不好吃。

吃完早餐以后已经是早上七点了,叶婉儿整了整弟弟的衣服,然后帮他把双肩书包背在身上就让他出了门,临走前她还交给弟弟十块钱,这是中午的午餐钱,她们两个由于家里没人做饭,所以中午都在学校食堂吃。

以前的她都是精打细算,就是买个菜都要比一比价钱,唯恐家里的那点存款撑不到她和弟弟大学毕业,但自从穿越重生以来,她就很少起这样的心思了,只要计划得当,钱对现在的她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

所以她把原来给弟弟的五块钱改成了十块钱,就是希望男孩子手里有点余钱,免得受其他孩子欺负。

“林林,晚上放学记得早点回来,不要在外面玩知道吗?”叶婉儿看着弟弟下了楼梯,就向他喊出了所有妈妈在自己孩子离开时都会喊的话,只是这儿变成了姐姐而已。

“知道了姐姐!”小俊林本来已经下去看不见了,没想到听见姐姐喊声后他又跑了回来,气喘吁吁的回答了一声后又屁颠屁颠的跑了下去。

听见弟弟那稚嫩的声音,叶婉儿心中充满了柔情。

她回到家后趁着有时间就来了个大扫除,反正学校老师都知道她家里的情况,所以特免了自己上早自习的时间,虽然这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她的成绩,但对现在的她来说正好。

等一切收拾妥当后已经快要八点了,叶婉儿把自己需要的书装进书包后就出了门。

燿阳初中是整个海市最出名的十所中学之一,虽然排名不太靠前,但就海市所有的一百多所学校来说已经是十分了不得了,叶婉儿之所以能考上它还在于那年正好是它下线录取的时候,而叶婉儿正好就在那个边缘。

虽然如此,但她却凭着自己的努力,在初中三年里,班级前十名中依然有她的一席之地,由此可见她的勤奋。

初三二班,就是叶婉儿所在的班级,由于临近中考,所以当她进去时大多数人都在埋头苦读,对她的到来显然是司空见惯了,偶尔几个抬起头看她的,不是她的好朋友就是对学习毫无兴趣的捣蛋鬼。

她的座位被老师分派在靠左边窗户的最后一排,她们家的情况老师都知道,知道她没钱没貌没背景,所以把她安排在这里也就情有可原了。

等叶婉儿坐下时上课铃声正好响了起来,第一节是语文课,代课老师正是她们的班主任,一个对官、富学生好的没话说,对穷、差生一概不理的更年期拜金女性林翠萍。

“起立!老师好!”班长喊了一声起立,大家都乖乖地站了起来,向老师问好。

虽然叶婉儿觉得都初三了还搞得和小学生一样,觉得没必要,而且加上她上辈子的年龄,都不知有多少年没有这样向老师问过好了,但这些想法并不妨碍她跟随潮流,乖乖地站了起来。

“同学们好!请坐!”老师让大家坐下后就开始了讲课,虽然她的人品并不怎么样,但课讲得倒还行。

由于快到中考了,所以讲的都是一些卷子,叶婉儿也没心思听。

她看着语文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的讲的不亦乐乎,有些无聊的翻开了历史书。

这个世界的历史和前世还是有些关联的,比如说战国争霸,项羽刘邦等等,只不过在秦皇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之时,项羽被刘邦赶到了乌江,本来按照历史他应该放不下面子而自刎的,但是不知怎么回事历史竟然在这儿出现了偏差,项羽不但放下了他的节次奥渡了江,还一剑刺死了虞姬。

其后的十年间刘项又开始了天下的争霸,凭着项羽的勇武,楚地人民的支持,加上刘邦韩信的内乱,造就了后来流传百世的大楚王朝。

而虞姬也就成了红颜祸水,祸国殃民的代名词。

大楚王朝之后,也出现了朝代的更替,异族入侵,但都无关大局,最后还是汉人主事,直到西方现代思潮的冲击下,磕磕绊绊的度过了封建主义向资本主义的过渡,也就是现在的华夏。

所以就实力而言,这个世界的华夏和美国是不相上下的,欧洲以美为尊,亚洲以汉为王。

至于上一世侵略过中国的日本,在这一世只能乖乖地当小受,没有丝毫的发言权。

叶婉儿虽然在记忆中知道这些,但在书本上再次确认了这些之后,心情依然澎湃的不能自己,这样一个强大的华夏才是一个中国人心中真正的华夏。

万国来朝,自强不息!

她有些出神的想着这些事,根本就没听林老太到底讲了些什么,但她没仔细听课的样子,还是被林老太给抓住了。

“彭!”一个重重的声音砸在叶婉儿的桌子上,把她吓了一跳,她抬头一看,只见林老太满眼含煞的盯着她,好似要把她吃了似得。

而因为这一声巨响,教室里也静的可怕,叶婉儿只能听见林老太的粗重的呼吸声。

“叶婉儿,你站起来回答,‘孔子曰:志士仁人,有杀身以成仁,无求生以害人’怎么翻译?”这句话是卷子上的一道文言文翻译,林老太正好讲到这儿,但见叶婉儿不但不认真听讲,还在那里身子抖动个不停,脸上憋着笑容,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还真把她气了个半死,难道自己讲的课就那么好笑?既然如此就让你来翻译翻译这个句子,看一看你是不是有挑老师毛病的资格。

这可是老师冤枉叶婉儿了,她刚刚实在是激动得不行,所以才脸上带着笑容,身体不由自主得抖动了起来,并不是老师讲的可笑。

可惜林老太是不会相信她这番话的,只以为是叶婉儿在笑话自己,所以她干脆什么也没说,慢慢的站起来后看着卷子,凭着她的古文水平,难道还会被一道小小的初中文言文难住不成?

“这句话的意思是,孔子说:志士仁人不肯贪生怕死而伤害仁义,他们总是宁可牺牲性命以成全大义的!”叶婉儿几乎没有停顿的就翻译出了这句话,完了以后就用无辜的眼神盯着林老太的眼睛。

在她的想法里,她是用眼神来传递歉意,很抱歉打扰了老师的讲课,连累其他同学都跟着没听好课,可这个动作在林老太哪里又是另外一种解读。

本来林老太只是想难为一下叶婉儿,让她好好听课的,没想到她不但回答上了这一道题,居然还敢盯着她的眼睛挑衅,真是岂有此理。

她都快气炸了,现在的学生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不好好管教一下,以后还不知道要怎样翻上天呢。

她于是拿出老师的威严,狠狠地盯着叶婉儿说道:“很好,你回答的很对,但还是不够全面,要知道中考文言文翻译可是足足有十分,都是按点给分的,你虽然翻译的还算流畅,可那个点你还是没有抓住,这节课你就不要坐了,站着好好揣摩一下这古文的意境。”

四周的同学都时刻注意着老师的动静,在老师提问叶婉儿时他们就开始交头接耳起来,要么是问题,要么是聊天,这也是一节课唯一轻松的一点时间,于是教室里开始嗡嗡嗡的响了起来。

等叶婉儿回答完以后,他们又静了下来,一本正经的看起了试卷,可当林老太要罚叶婉儿站着听讲时,他们都露出或鄙夷,或好奇,或默然的神色。

叶婉儿还真有些委屈,自己回答上了问题还要被罚站,虽然自己不在乎这一群小屁孩的眼光,可只要是个人,谁也不想站在大众眼光底下让人看吧。

这个林老师绝对是更年期到了,只看她最近罚人罚的厉害,而且频率越来越多就可以看出。

无奈,叶婉儿只能听从老师的话站着了,谁让她是学生呢。

而林老太也开始了又一轮讲课,很快第一节课就这样过去了。

课间,是学生们的天堂,是这沉闷的考前冲刺期,唯有的能让学生们放松一下的时间。

只见班上最捣蛋的王伟军又开始调戏女生了,他先上讲台擦完黑板后,在手上悄悄涂满了粉笔灰,当走到自己座位上时,用手拍了拍前边两个女生其中一个的肩膀,“魏琪,你的数学卷子做完了吗,能不能让我对对答案?”

他的目的其实不是要卷子,而是恶作剧,因为班上的人都知道,王伟军的成绩差的是一塌糊涂,多次荣冠倒数第一,怎么可能突然间这么好学。

但是魏琪不知道啊,她以为王伟军是真的想要看呢,“啊,我做是做完了,就是不知道对不对”,她转过身看了看王伟军,就又转过去找起自己的卷子来。

“哦,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反正就要上课了,到时候听老师讲吧。”他见魏琪没有发现,就开始欣赏起她背上的那个白印来,而魏琪见王伟军这么说,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但依然找出了自己的卷子,并摆放在自己的桌上。

这时王伟军又把目光转向了魏琪左边的一位女生,“赵雅研,来,看这里。”

当把赵雅研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后他突然叫道:“哎呀,你脸上怎么有个脏东西,别动,让我把它擦干净。”他说着就伸出他那只涂满粉笔灰的手在赵雅研脸上一阵涂抹,这倒把赵雅研弄了个大红脸。

“你你...”

“哈哈哈...”这时魏琪正好转过脸去,看到了赵雅研被涂花的大白脸,直接笑了起来,直笑的眼泪都要下来了,而赵雅研还以为魏琪是在笑刚刚王伟军占他便宜呢,直闹得红着个脸不知道怎么办。

而由于这个恶作剧,无论是后面的男生,还是刚刚上厕所回来的女生,都对着赵雅研笑了起来,这时她才反应过来,肯定是自己脸上有东西,便赶紧用袖子擦起来,当看见是粉笔灰时,直接站起来要找王伟军算账。

但又想到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正好看见魏琪的背上有个大手印,就赶紧给魏琪指着说道:“魏琪,他不但给我脸上抹粉笔灰,你的背上也有。”

魏琪赶紧转过头一看,果然有一个白印,“好啊,王伟军,居然连我都敢算计,枉我给你找了这么半天的试卷,看打!”

她用手打完笔灰,马上站起来向王伟军追去,而王伟军呢,早已跑出了门外,赵雅研见有人出了头,也马上跟了出去。“两位女侠饶命啊,小生再也不敢了......”隐隐约约听见王伟军的求饶声。

“......”

这只是热闹的其中一个场景罢了,其他的如听歌的,拍桌子的,打闹的,玩手机的,看美女的,聊天的,不一而足。

而叶婉儿则坐在位子上,用手揉着自己的双腿,心里很气林老太的不近人情。

“婉儿你还好吧,最近林老太不太正常,你可要小心一点!”这是坐在叶婉儿前面的一位女孩,叫赵艳艳,一位长得一般,但很爱打扮的女生,她转过身来向叶婉儿说道。

在这个班上,叶婉儿由于家里的关系,很少有人搭理她,再加上矮小的身材,脸上戴着一个能遮住脸的大眼镜,愿意搭理她的人就更少了,而赵艳艳正好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没事,她再不正常,难道还能吃了我不成?”叶婉儿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说道。

然后她打开自己的文具盒取出钢笔,又从书包里找到数学卷子,开始准备起下一堂课来。

“我也就这么一说,反正她最近就是不对劲。”赵艳艳躲过刚刚从她身边跑过去的一位男生说道。

推荐阅读:
写给那些我们走散的青春
倾世毛贼
圣魂师
无极兵神
剑刺天穹
乡村傻小子
五族之异能天下
星辰集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37019/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4:44:5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