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东方玄幻 > 穿越异世之逆天奇缘

穿越异世之逆天奇缘

更新时间:2019-05-20

冬天,寒风呼啸,不复秋天的萧索,苍茫笼罩了大地,只是白雪尚未飘零。

社会是残酷的,你不往上爬,便只能被人踩在脚下。感受着肚子传来的阵阵抽搐感,王宇是第一次发现世界比他想像中要黑暗许多。

自从考进一本大学,王宇除了谈了个小女朋友外,几乎所有时间都花在钻研学业上。如今大学毕业,走出社会,他一直引以为傲的知识却还没绽放出光辉。

四处碰壁,受尽白眼,工作还没着落,奶奶已经倒在了床上。迫于无奈,他接受了服务员这份一直瞧不起的工作,却没想到这里的客人都不好招待,个个都是身份娇贵,性格跋扈的主。

“老子说你泼的就是你泼的!”一个胖子揪住王宇衣领,一个膝踢在了王宇小腹上。他接着又打了几拳,招呼两个大汗过来,将王宇按倒在地,一时间拳脚之声不绝于耳。

他一双眼睛夹在丑恶的缝隙中,操着一口方言,说话时两颊的肥肉不停颤抖着。

“我倒要去找李飞评评理,他们服务员就是这个态度!”胖子丢下一句狠话,提着半昏迷的王宇朝着酒店总经理房间走去。

这里的动静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但大家似乎是惧怕那个胖子的身份,以至于没人敢出来打抱不平。

“草,要不是那胖子老子是市长,老子第一个就跺死他。”

待得胖子走后,各种谩骂声才纷纷响起。

……

王宇只感觉自己是一路被拖到了那个没有进去过的办公室,脑袋昏昏沉沉,意识中只是记得酒店经理和那个胖子不知说了些什么,最后给了自己二千块钱,让自己离开了酒店。

但他唯一记得清清楚楚的,是那个胖子的名字,张达。

……

王宇走在大街上,脚步酿跄着,寒风刺的他模糊神智清醒了些许。街上华灯初上,繁华似锦,看着一路的车水马龙,王宇心中有些唏嘘,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美丽而圣洁的影子,他手掌紧紧攥了起来。

“两年后…小倩,放心,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王宇在心里怒吼一声,随即狂奔起来,不再理会周边的,喘着粗气回到了棚户区中。

棚户区中都是些破旧的民房,没有灯光闪耀,彻宵通鸣,有的只是黑暗与阴森,与民房中中传来的阵阵喘息声。

王宇回到破旧的民房中,来到厨房里生火,准备煮一碗粥给奶奶吃。王宇看着米袋里面不多的小米,手指掐进了肉中,一丝鲜血顺着指线低落在了地上。

看着冉冉升起的篝火,王宇突然想起以前自从父母失踪后,他与奶奶一起去菜市场捡枯黄的菜叶的时光,那时候日子过的苦,除了学习还是学习,经历过很多事情,可是除了学习外自己只知道学习,却不懂得去体谅体谅他人。

耳边传来的咕噜声将王宇惊醒,他将热好的粥打起,端着走到了奶奶床边。

王宇打起一勺,吹凉一些,才轻轻叫道:“奶奶,奶奶,起来喝粥了…”

叫了几声后,却并无反应。王宇转过身,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奶奶肋下。但感觉到的却是一阵冰凉和坚硬。

王宇脑子一蒙,视线向右,奶奶的右手紧紧握着一张信纸,而鲜血已经将它染地鲜红。

咔嚓。

王宇手颤抖着,瓷碗掉在地上,咔嚓一声碎裂。滚烫的粥将王宇的手烫起了几个大泡,而后者却浑然不觉疼痛,木然地站在那里。

良久,王宇呼了一口气,颤抖着将信纸拿起,上面是写着些血红的潦草字体。

‖宇儿啊,奶奶要不行了,可能看不到你以后成家立业,也抱不了我的小孙子啦。但你现在也不小了,也是时候该知道一些事情了。其实,你的父母并不是失踪,而是‖

字迹到此中止,大概是因为王宇的奶奶余力不足,以至于没有写出王宇父母便咽了气。王宇急忙将纸找了一个遍,上面却并没有交代他的父母到底怎么了。

悄悄将泪水拭干,王宇缓缓踱步到门外,抬头,仰望。星空上满天红光,洒在他身上,将他头发、眼睛、衣服,都染成了血红。他的背影被拉的很长,看起来格外的凄壮、悲凉。

王宇幽幽叹了口气,爱人,亲人接一离去,现实已经将他打击的近乎麻木。他曾不止一遍的想过:如果我能处在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我,还会如此失败吗?

手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吉祥物,那是一块两根手指大小的玉佩,是在王宇很小的时候,他的父母送给他的。

想起父母,王宇又叹了口气,也不知他们是哪年消失在他的世界了,记忆之中,那伟岸的身影和婆娑的身姿已经被时光慢慢的淡化。

现在剩下的,大概只有这一块玉佩了吧。

……

时光荏苒,岁月流逝,年许半的时间便去。当王宇看着眼前这颗更加美丽的蔚蓝星球,感受着自己身体里流淌着强大的灵力,他的手掌不禁紧紧握住。

同样在这个地方,却是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力量,不同的心境。

心情澎湃之余,如果说有千言万语所要诉说,最终都是归到了四个字上面。

“我回来了!”

“回来了!”

“来了!”

王宇仰天长啸,啸声在真空中散播开,绕着这颗蔚蓝的星球,久久缭绕不散,如同一道惊雷般炸响在每个人心中,使得无数人在这一刻仰望天空。

“我回来了!”

……

西湖畔,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草色中泛着浓浓的春意,好一副春天的景象。一位二十二、三岁模样的少女静静地伫立在湖畔,嘴唇静泯,淡蓝色罗裙在风中摇摆着,紧贴在小腿的肌肤上。她的容貌俊美尤胜西子三分,少了那份柔弱,多了几分飒爽。她玉手将被风吹得略微凌乱的发丝轻轻理到一旁。痴痴喃喃道:“我爸爸明天就要逼我和那个人成婚了。可是,你在哪里?你不是说,你一定会回来么?”言语中带着一抹淡淡的忧愁,周围的花草似乎都被这种情绪感染,略微向下倒了一些。

天空万里无云,一碧万顷,白云飘飘,太阳悬挂在上方,散发着一道道恬躁的光线。却突然没由的,一道声音如同惊雷般在每个人耳畔炸响,缭绕不息,回音不息。

“我回来了!”

女子蓦然抬头,蓝色的眼瞳中散发出一股喜意,似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的消息,她将双手环绕在胸前,眼泪,终是决堤,如断线的珠子,不断滴落下来,洒落在地上。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找我的,对不对…对不对…”

西湖另一畔,王宇突然出现在那里,鼻子轻轻嗅着芳草的清新,眼神看向了西湖的另一畔,突而变得温柔起来,轻轻说道:“小倩,等我,记得,我们的承诺。”

方才,他已经将少女的话悉数听进耳中,庆幸自己回来的凑巧之时,却是对少女背后那个权势滔天的家族生出了一股怒意。

王宇冷笑一声,下一瞬,他消失在了原地。

……

并不宽敞的房间内,王宇坐在上方,不断德吸着烟,眉宇中透着一种愁意。自思道:“没想到竟然这里面隐匿着如此多的大能,我这样肯定引起了这么多人的注意。”

在王宇下方,是一名胖子。说起来有些玩笑,这胖子却是当年胖揍了王宇一顿的那个市长公子,褪去了当年跋扈的张达。而在若干年之后,王宇的名声终是响彻整宇宙时,他对于自己曾经做下的的‘光辉事迹’没少捏汗,在离开世界的最后那瞬间,他依然在想着当年自己做下的‘蠢事’。

不过他现在的身份却是远超当日,他如今是全球最大的军火贩卖商,身份高贵,足以和一些大国的元首比肩。

然而有些人却消失了,比如说,那个酒店总经理李飞。

此刻张达不断的用袖子抹着汗,眼前这个不断吸着廉价雪茄的青年,却是在自己众多实力在全球中都能排得上号的内镜护卫中将自己轻松擒走,然而他脑海中,并没有有关得罪这个青年的记忆。

看着上方王宇手旁烟灰缸里面堆起来的烟头,他眼中已是有了一丝恐慌,多年铸成地敏锐的感觉让的他从王宇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冰冷杀气,而且是刀口舔血,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那种。

“你别想着逃,”王宇冷冷说道:“现在给我一个身份,你所能给最高的身份。”

王宇将手中烟头扔到张达脸上,“现在快滚。”

王宇冷冷说了几句话之后,心中的那股杀意却是消散不见,因为他发现,他现在并没有那种手刃此人的欲望,不过对于曾经这个欺压过他的胖子,王宇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然而,这也是张达最终能够狗逃得一名的原因。

不得不说,这个胖子办事的效率的确很快,只是十分钟后,张达便回来了,带着他所能搞到最高级的身份。

王宇将所有证件接过,眼中利芒一闪而过,消失在了房间之中——他要去做更重要的事情。

在他走后,张达抹了一把汗,那种眼神简直让他心胆俱裂。

但他刚刚离开房间,一道强大的气机便将他锁定,“你本源虽是本星球之人,却不应在常人面前展露修为,还请你和我们协商一番。”

王宇冷哼一声,将心中火气压下,自己的修为虽已螓至化境,但这个星球中隐匿的大能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的实力尚且不足以让他蔑视法律,但是他最担忧的,还是心中之人的事情,害怕今晚夜长梦多。

冬天,寒风呼啸,不复秋天的萧索,苍茫笼罩了大地,只是白雪尚未飘零。

社会是残酷的,你不往上爬,便只能被人踩在脚下。感受着肚子传来的阵阵抽搐感,王宇是第一次发现世界比他想像中要黑暗许多。

自从考进一本大学,王宇除了谈了个小女朋友外,几乎所有时间都花在钻研学业上。如今大学毕业,走出社会,他一直引以为傲的知识却还没绽放出光辉。

四处碰壁,受尽白眼,工作还没着落,奶奶已经倒在了床上。迫于无奈,他接受了服务员这份一直瞧不起的工作,却没想到这里的客人都不好招待,个个都是身份娇贵,性格跋扈的主。

“老子说你泼的就是你泼的!”一个胖子揪住王宇衣领,一个膝踢在了王宇小腹上。他接着又打了几拳,招呼两个大汗过来,将王宇按倒在地,一时间拳脚之声不绝于耳。

他一双眼睛夹在丑恶的缝隙中,操着一口方言,说话时两颊的肥肉不停颤抖着。

“我倒要去找李飞评评理,他们服务员就是这个态度!”胖子丢下一句狠话,提着半昏迷的王宇朝着酒店总经理房间走去。

这里的动静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但大家似乎是惧怕那个胖子的身份,以至于没人敢出来打抱不平。

“草,要不是那胖子老子是市长,老子第一个就跺死他。”

待得胖子走后,各种谩骂声才纷纷响起。

……

王宇只感觉自己是一路被拖到了那个没有进去过的办公室,脑袋昏昏沉沉,意识中只是记得酒店经理和那个胖子不知说了些什么,最后给了自己二千块钱,让自己离开了酒店。

但他唯一记得清清楚楚的,是那个胖子的名字,张达。

……

王宇走在大街上,脚步酿跄着,寒风刺的他模糊神智清醒了些许。街上华灯初上,繁华似锦,看着一路的车水马龙,王宇心中有些唏嘘,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美丽而圣洁的影子,他手掌紧紧攥了起来。

“两年后…小倩,放心,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王宇在心里怒吼一声,随即狂奔起来,不再理会周边的,喘着粗气回到了棚户区中。

棚户区中都是些破旧的民房,没有灯光闪耀,彻宵通鸣,有的只是黑暗与阴森,与民房中中传来的阵阵喘息声。

王宇回到破旧的民房中,来到厨房里生火,准备煮一碗粥给奶奶吃。王宇看着米袋里面不多的小米,手指掐进了肉中,一丝鲜血顺着指线低落在了地上。

看着冉冉升起的篝火,王宇突然想起以前自从父母失踪后,他与奶奶一起去菜市场捡枯黄的菜叶的时光,那时候日子过的苦,除了学习还是学习,经历过很多事情,可是除了学习外自己只知道学习,却不懂得去体谅体谅他人。

耳边传来的咕噜声将王宇惊醒,他将热好的粥打起,端着走到了奶奶床边。

王宇打起一勺,吹凉一些,才轻轻叫道:“奶奶,奶奶,起来喝粥了…”

叫了几声后,却并无反应。王宇转过身,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奶奶肋下。但感觉到的却是一阵冰凉和坚硬。

王宇脑子一蒙,视线向右,奶奶的右手紧紧握着一张信纸,而鲜血已经将它染地鲜红。

咔嚓。

王宇手颤抖着,瓷碗掉在地上,咔嚓一声碎裂。滚烫的粥将王宇的手烫起了几个大泡,而后者却浑然不觉疼痛,木然地站在那里。

良久,王宇呼了一口气,颤抖着将信纸拿起,上面是写着些血红的潦草字体。

‖宇儿啊,奶奶要不行了,可能看不到你以后成家立业,也抱不了我的小孙子啦。但你现在也不小了,也是时候该知道一些事情了。其实,你的父母并不是失踪,而是‖

字迹到此中止,大概是因为王宇的奶奶余力不足,以至于没有写出王宇父母便咽了气。王宇急忙将纸找了一个遍,上面却并没有交代他的父母到底怎么了。

悄悄将泪水拭干,王宇缓缓踱步到门外,抬头,仰望。星空上满天红光,洒在他身上,将他头发、眼睛、衣服,都染成了血红。他的背影被拉的很长,看起来格外的凄壮、悲凉。

王宇幽幽叹了口气,爱人,亲人接一离去,现实已经将他打击的近乎麻木。他曾不止一遍的想过:如果我能处在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我,还会如此失败吗?

手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吉祥物,那是一块两根手指大小的玉佩,是在王宇很小的时候,他的父母送给他的。

想起父母,王宇又叹了口气,也不知他们是哪年消失在他的世界了,记忆之中,那伟岸的身影和婆娑的身姿已经被时光慢慢的淡化。

现在剩下的,大概只有这一块玉佩了吧。

……

时光荏苒,岁月流逝,年许半的时间便去。当王宇看着眼前这颗更加美丽的蔚蓝星球,感受着自己身体里流淌着强大的灵力,他的手掌不禁紧紧握住。

同样在这个地方,却是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力量,不同的心境。

心情澎湃之余,如果说有千言万语所要诉说,最终都是归到了四个字上面。

“我回来了!”

“回来了!”

“来了!”

王宇仰天长啸,啸声在真空中散播开,绕着这颗蔚蓝的星球,久久缭绕不散,如同一道惊雷般炸响在每个人心中,使得无数人在这一刻仰望天空。

“我回来了!”

……

西湖畔,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草色中泛着浓浓的春意,好一副春天的景象。一位二十二、三岁模样的少女静静地伫立在湖畔,嘴唇静泯,淡蓝色罗裙在风中摇摆着,紧贴在小腿的肌肤上。她的容貌俊美尤胜西子三分,少了那份柔弱,多了几分飒爽。她玉手将被风吹得略微凌乱的发丝轻轻理到一旁。痴痴喃喃道:“我爸爸明天就要逼我和那个人成婚了。可是,你在哪里?你不是说,你一定会回来么?”言语中带着一抹淡淡的忧愁,周围的花草似乎都被这种情绪感染,略微向下倒了一些。

天空万里无云,一碧万顷,白云飘飘,太阳悬挂在上方,散发着一道道恬躁的光线。却突然没由的,一道声音如同惊雷般在每个人耳畔炸响,缭绕不息,回音不息。

“我回来了!”

女子蓦然抬头,蓝色的眼瞳中散发出一股喜意,似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的消息,她将双手环绕在胸前,眼泪,终是决堤,如断线的珠子,不断滴落下来,洒落在地上。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找我的,对不对…对不对…”

西湖另一畔,王宇突然出现在那里,鼻子轻轻嗅着芳草的清新,眼神看向了西湖的另一畔,突而变得温柔起来,轻轻说道:“小倩,等我,记得,我们的承诺。”

方才,他已经将少女的话悉数听进耳中,庆幸自己回来的凑巧之时,却是对少女背后那个权势滔天的家族生出了一股怒意。

王宇冷笑一声,下一瞬,他消失在了原地。

……

并不宽敞的房间内,王宇坐在上方,不断德吸着烟,眉宇中透着一种愁意。自思道:“没想到竟然这里面隐匿着如此多的大能,我这样肯定引起了这么多人的注意。”

在王宇下方,是一名胖子。说起来有些玩笑,这胖子却是当年胖揍了王宇一顿的那个市长公子,褪去了当年跋扈的张达。而在若干年之后,王宇的名声终是响彻整宇宙时,他对于自己曾经做下的的‘光辉事迹’没少捏汗,在离开世界的最后那瞬间,他依然在想着当年自己做下的‘蠢事’。

不过他现在的身份却是远超当日,他如今是全球最大的军火贩卖商,身份高贵,足以和一些大国的元首比肩。

然而有些人却消失了,比如说,那个酒店总经理李飞。

此刻张达不断的用袖子抹着汗,眼前这个不断吸着廉价雪茄的青年,却是在自己众多实力在全球中都能排得上号的内镜护卫中将自己轻松擒走,然而他脑海中,并没有有关得罪这个青年的记忆。

看着上方王宇手旁烟灰缸里面堆起来的烟头,他眼中已是有了一丝恐慌,多年铸成地敏锐的感觉让的他从王宇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冰冷杀气,而且是刀口舔血,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那种。

“你别想着逃,”王宇冷冷说道:“现在给我一个身份,你所能给最高的身份。”

王宇将手中烟头扔到张达脸上,“现在快滚。”

王宇冷冷说了几句话之后,心中的那股杀意却是消散不见,因为他发现,他现在并没有那种手刃此人的欲望,不过对于曾经这个欺压过他的胖子,王宇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然而,这也是张达最终能够狗逃得一名的原因。

不得不说,这个胖子办事的效率的确很快,只是十分钟后,张达便回来了,带着他所能搞到最高级的身份。

王宇将所有证件接过,眼中利芒一闪而过,消失在了房间之中——他要去做更重要的事情。

在他走后,张达抹了一把汗,那种眼神简直让他心胆俱裂。

但他刚刚离开房间,一道强大的气机便将他锁定,“你本源虽是本星球之人,却不应在常人面前展露修为,还请你和我们协商一番。”

王宇冷哼一声,将心中火气压下,自己的修为虽已螓至化境,但这个星球中隐匿的大能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的实力尚且不足以让他蔑视法律,但是他最担忧的,还是心中之人的事情,害怕今晚夜长梦多。

推荐阅读:
修罗前传之成魔
武道金仙
特种战士
缥缈归途
滥殇在市井的哥们
弃妃之泪
一一不舍
暗之继承者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37276/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5:21:4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