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东方玄幻 > 原始本性

原始本性

更新时间:2019-05-20

在一块平原深处,有一四五间茅草屋搭成的院落,虽然说是院落,但实则又不是,因为茅草屋的前面是一片放眼开阔的大草原,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如果真的说它是院落,那岂不是这么大的草原都成了这几家茅草屋主人的后花园了吗?

这里似乎一年四季像是从不发生变化,终年绿草如茵,彩蝶纷飞,透漏出与世隔绝的桃源之境。白天,这里安静祥和,天际云展云舒,落霞缤纷;夜晚,此地繁星当空,皓月皎洁,真个宛如仙境一般。

但就是这样一个胜似仙境一般的地方,却从来没有出现过外来人的打扰,纵使有人无意之间靠近了这片区域,却从来没有发现过这几间破烂的茅草屋,这些人早在百里之外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阻隔了,而被阻隔之人却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远离了那片区域。

破败的几间茅草屋仿佛与世独立一般,虽然残破,但却处处彰显着它的神秘与不平凡。

在这几间摇摇欲坠的茅草屋中还住着几口人家。

居中的茅草屋里住着一对老夫妻,老爷子白发苍苍,手里拄着一根龙头拐杖,左手托一茶壶,终日眯缝着眼睛在他的院子里走来走去。而老爷子的妻子也是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但是她却要比老爷子看起来更显精神,虽已布满了皱褶的脸上却是红光满面,显得慈祥*。

居左的茅草屋是老夫妻的儿子一家人的住所,老者的儿子是一位身材健硕的中年男子,着一身粗布麻衣,裸露在外的腱子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他的面容更是轮廓分明,剑眉倒竖,英姿摄人,不怒自威,虽然着一身粗布麻衣,但是让人一看却禁不住自他身上感到一股强者威严,犹如面对一位下凡的天神一般,老者的儿媳妇也就是中年男子的妻子,更是让人惊艳,光凭容貌则是世上难寻的佳人,她高绾着发髻,俨然一副贤妻慈母的姿态。在美丽少妇的身旁,是一位纯真质朴的少年,少年大概四五岁大,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让人一看就会心生好感,忍不住想要在他白皙的脸蛋上亲一口。

在居右的茅草屋却显得和这两间茅草屋风格迥异,在这间茅草屋的四周终年盛开着各种各样不知名的花,引来无数的彩蝶萦绕着茅草屋飞舞,如果不是茅草屋看起来太过破败与陈旧,都会让人误认为这是一间华丽的小庄园。居住在这间屋子里的是一女子,对于个女子,只有用倾国倾城,绝世无双来形容,其余的一切修饰词用在她身上都显得是一种累赘。拥有绝世容颜的女子是老夫妻的女儿,是中年男人的妹妹,是质朴少年的姑姑。

桃源深处有佳人,绝世芳华,谁人知?

“龙战,你个臭小子,是不是又偷我的酒喝了?老子当年从那些老家伙那里千辛万苦才顺出来一点酒,这些年都被你个败家子偷喝光了。”这天清晨,天刚蒙蒙亮,白发老者就在他的茅草屋门口对着中年汉子的屋子大吼,吹胡子瞪眼,像是自己藏了几十年的宝藏一朝醒来被盗了一般。

“爹,你老上次不是在你的酒窖布下了八十一重禁制了吗?纵然是老祖亲自来也不可能无声无息偷你的酒喝啊,我哪有那本事啊。”中年汉子正好从房门里出来,一副委屈无辜的样子,叫苦不迭,与平日威严的样子大相径庭。

“哼”老者闷哼一声,正要发作,这时从老者房间里传出一声愤怒的声音,“龙傲天,大早上的吼什么吼,吵着我孙子睡觉了怎么办?你那些禁制是我的破的,酒是我拿给我儿子喝的,怎么了?要找我算账吗?你这几百年是不是过得太舒服了,想找人练练手啊?”说话的正是中年汉子的母亲秦茹雪。

龙战一听自己的母亲发话了,腰板立马都直了一些,他可知道自己家这位老头子的性格,简直是嗜酒如命,当初离开那个地方的时候,他怕以后喝不到好酒,在临去前的一夜,光顾了好些老朋友的酒窖,甚至连最有威望的那位老祖的酒窖也被他狠狠的扫荡了一番,最后终于得意洋洋的满载而归。

这些酒平日里都被老头子像个宝贝疙瘩似得藏起来,而且三天两头就要转移阵地,但是无论他怎么藏,酒窖都会隔三差五的被“小偷”光顾。最后逼得他没办法,老头子狠下心来,耗费了九天时间,炼制了九九八十一重禁制,将酒窖封得严严实实,就是只苍蝇也别想进去。毫不夸张的说,光凭这八十一重禁制,就足以抵得上一个传承久远的文明古国的护国大阵了,便是天神来此也得蹙眉良久才有可能解得开,如今却被用来守护一个酒窖,让外人知道肯定会惊讶的合不上嘴。

龙傲天听老婆子发话了,气焰立马就矮了一截,这个老婆子可不是一般的护犊子,平日里他揍儿子,老婆子就揍他,儿子揍了那宝贝孙子,老婆子就揍儿子,在老婆子的眼里有着森严的阶级观念,犹如金字塔一般,而自己,明面上是这个家的最高发言人,实则却是最没地位的一个。

龙傲天不敢吱声了,但是却依然狠狠的瞪着自己的儿子,他厉声说道:“臭小子,你就不知道剩着点喝,我带来的那点酒这几百年已经快要见底了,你就不知道给老子留点。下次要喝酒不准去找老婆子,来找我要,听见没?”

龙战听了老头子的话,心中却是苦不堪言,每次找母亲要酒的时候,母亲恨不得把整个酒窖的酒都给它,但是找老头子要酒,连塞牙缝都不够。龙腾心中瘪嘴,但是却不敢表露出来,只得连连点头,先应付了老头子在说。

老头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拄着拐杖,呷了一口茶壶,施施然走了。

突然一个熊孩子从一旁窜出,顺着龙傲天的龙头拐杖,猴子似得麻溜爬到龙傲天身上,像个树袋熊一般挂在他的身上。

“哎哟,我的宝贝孙子,你可慢点,爷爷这老骨头禁不住你折腾啊。”龙傲天当然早就发现了在一旁猫着的小孙子,对于他这小孙子,他可是着实打心里喜欢,宝贝的不得了,孙子的名字也是他起的,叫龙腾---龙腾随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爷爷,爷爷,我要喝水。”小龙腾盯着龙傲天手里的茶壶,大眼睛扑闪明亮。

龙傲天轻声的“嘘”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朝四周望了望,然后转过头乐呵呵的对着自己的孙子说:“还是你小子识货,知道这里面是好东西,你爹那兔崽子想喝我都不给他喝。来来来,爷爷我今天给你尝尝这世间美味。”说着,龙傲天将茶壶嘴塞进小龙腾的嘴里,轻轻倒出一点。

“哇!”辛辣的酒水一进嘴里就惹得小龙腾一阵大叫,他是被呛着了喉咙,小脸蛋被憋的通红,不住得咳嗽。

龙傲天看着小孙子吃瘪的样子却哈哈大笑,嘴中说道,“是个男人哪能不喝酒的,你爹从生下来的时候我就给他奶瓶里兑酒了,在你小子这里可不能断了咱们家的传承。”

小龙腾被辛辣的酒水烧得火烧火燎,泪水在眼眶里不停打转,样子委屈之极。

“爹!你在干什么!?!?”突然响起一声温怒的声音,龙傲天发现女儿龙傲雪正站在自己的身后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

对于有老婆子庇护着的人,龙傲天向来是招惹不起的,眼下又被女儿给逮了个正着,龙傲天却是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般不说话了。

小龙腾这时看着受了委屈的爷爷,摆着他胖乎乎的小手对着美丽的姑姑说道:“姑姑,不要骂爷爷,爷爷给我水喝。”

龙傲天看着为自己挺身而出的孙子,竖起大拇指,“乖孙子,不枉爷爷疼你。”

龙傲雪看着眼前的爷孙二人,感到哭笑不得,对自己这个像个老小孩一般的父亲她还真是无可奈何,不过,她知道自己父亲的软肋在哪里。

龙傲雪悄然一笑,心道,今天肯定得热闹了。

龙傲雪从龙傲天手中抱过龙腾,轻声对自己的父亲说道,“爹,女儿对不住你了。”龙傲雪说完,便对着正中的茅草屋大声喊道:“娘,爹拿酒给腾儿喝。”

龙傲天早在女儿说完第一句话时就已经预感到不好,立马开始闪人了,当女儿后一句话脱口而出时,他明显感到这块平原都颤了三颤,一个磅礴的气息犹如大海一般透发而出,如果不是气息的主人有意控制,那件茅草屋能在第一时间成为齑粉,龙傲天心中叫苦不迭,悲叹一声养女不孝,便风驰电掣赶紧扯呼。

在同一时间,一道银光从茅草屋中一闪而出,快的让人根本看不见踪迹,同时一句愤怒的咆哮紧随而至,“死老头子,我今天不让你蜕一层皮,你当我老婆子人好欺负。”

在那股席卷天地的气息出现时,这片大陆上,有好几处都同时透发出一股隐晦的波动,但那些波动都极其微弱,一闪而逝,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但是,这几个凡是有感应的人,莫不是眉头紧锁,心绪不宁,过了一会全都又闭上眼睛继续打坐修炼。

龙战端了根凳子,坐在院子里津津有味的观看远处的“追杀战”,虽然妻子在一旁柳眉倒竖看着他,但是他可不敢上前劝架,这两个都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主,他上去铁定是炮灰一枚。

而且他也不担心这两位老人能出什么事情,在他心里,就是这片天塌下来,这两个老祖宗都会平安无事。当初闹得那么大的一件事情,最后还不是被老爷子摆平了,虽然最后还是背井离乡,但这也是经过多方权衡后才下的决定。龙战在心里细细想着,远处的追逐战正拉开帷幕。

而在右边的院子里,龙腾正在姑姑的小花园里追赶着蝴蝶,而绝世美人龙傲雪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看护着,生怕自己这宝贝外甥磕着碰着了。

“小妹,你别太惯腾儿了。”龙腾的母亲温清萱对着龙傲雪说道,这两个女子都是绝世美人,是上天的宠儿,但无疑龙腾才是最受宠的人,而这两个女子都因为龙腾的缘故让她们俩亲如姐妹。

“嗯,我知道,姐姐,你放心吧。”龙傲雪回应道。

“姐姐,我看从明天开始就由我来教腾儿修行吧,他也该到了修行的年纪了。”龙傲雪建议道。

温清萱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之色,蹙眉说道,“我只想腾儿平平安安成长就行了,不想让他卷入过多的纷争当中。”

“但是,有些事不是你我就能左右的,我们谁也不敢说能永远庇护腾儿,就像千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如果不是......”

“好了,小妹,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我明白,我同腾儿他爹商量一下吧。”

龙傲雪只得点点头,看了一眼远处的龙腾,心绪复杂,不知道心里在思量什么。

当天晚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龙傲天垂头丧气一声不语,看了看还斜眼怒视自己的老婆子只得忍气吞声吃着闷饭。

一家人都各吃各的饭,气氛压抑,只有小龙腾盯着大眼睛瞅瞅余怒未消的奶奶,又看看埋头吃饭的爷爷,再看看偷着乐的父亲........

龙傲雪突然发话说道:“爹,我想从明天开始教习腾儿修行之法。”

龙傲雪的声音落下,但是屋子里却似乎更静了,气氛也更加压抑,龙腾的大眼睛在姑姑美丽精致的脸蛋上转来转去,满是疑惑。

龙傲天将手中的筷子放下,眼神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明灭不定,连怒气冲冲的秦茹雪也眉头紧锁,而龙战和温清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倒还不至于吃惊。

“腾儿根骨奇佳,确实是修炼的宝料,比之战儿小时候也是尤过之甚许。”许久之后,龙傲天缓缓说道。

“确实是这样......”龙战小声应道。

“但是,那些人,他们能答应吗?这样或许反而害了腾儿的性命。”这时,秦茹雪说道,语气不定,满脸担忧之色。

提到“那些人”,老爷子脸上立时露出一股肃杀之气,眼中泛着冷光。

“哼,那些人是怕我们一家独大,以为这样就可以压制我们,想方设法想赶我们走,他们认为我没有祖祭坛就不能突破了吗?”

“爹,你???”说到这里,一家人都满脸惊讶地看着龙傲天。

而龙傲天却是诡秘的一笑,似是对那些人的不屑,说道,“强者之路,岂能光凭外物辅助,自身不强大,永远如同鸡肋一般,或许我还得感谢他们,我能感受到,我已经到达临界点了,要想突破随时都可以,只是我突破肯定声势浩大,势必会惊动他们,我现在只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

说到这里,全家人是再明了不过了,自家老爷子又是更上一层楼,现在的威势已经是不可揣测,当初遭人排挤,背井离乡,一千多年来的怨气终于得到纾解,全家人喜气洋洋。

这时龙傲天看向龙战说道:“战儿,你说吧,龙腾是你的儿子,最终还是由你拍板。”这时老爷子发话,宛然一股家主的威严,不容反驳。

龙战思量了一会,然后抬起头,眼神坚定的道:“行!我龙家男儿个个皆是血战男儿,我不能让这份传承葬送在我手里。”

龙傲天满意的点了点头,那既然这样,“从今往后就由我亲自来教腾儿。”

“爹,腾儿还小,打基础,我们这里任何一人都可以教他,何必劳你老人家。”龙战建议道。

“对啊,父亲,我和大哥都可以教腾儿。”龙傲雪也在一旁说道。

“哈哈,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我这孙子,要教便教最好的,我早就替他安排好了,你们就等着看吧。”龙傲天朗声笑到,言语中充满了自信。

“难道,难道你打算用那个东西?”龙战竟然不顾仪态嚯的一声站了起来,眼神中满是激动之色。

“嗯!”龙傲天点了点头,肯定道,“我当初得来时,本想给你的,但是你的原始种子已经成型,成了原始印记,无法再种,现在正好给腾儿。”

“爹,这枚原始种子是你拼了性命夺来的,听说这东西还牵扯到上古某些大人物的辛密。”

“这枚原始种子确实是了不得,即便是现在的我,也没办法将其琢磨透,我估计我也就参悟了十分之一都不到。”龙傲天说道。

“什么!”

“才十分之一不到!”

“连爹你都没悟透十分之一?这。。这。。。”龙战惊讶的叫道。

全家人都露出骇然之色,要不是亲耳听到,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家老爷子绝对是当世少有的高手,连他都才参悟这么一点,那这枚原始种子的由来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了,恐怕得上古的某些大能才能炼制得出。

这时,龙傲天伸出他满是皱纹干枯的右手,稍一运功,右掌心立时光华闪烁,一团泛着银辉的东西浮现在众人眼前,刺目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这就是原始种子?众人疑惑,皆转头看去。

在跳动着的神辉中,众人看到一块由符文构造而成的东西,如金属般闪烁着凛冽的光泽,如羊脂玉一般光润,说不出的晶莹。

它只有巴掌般大小,但上面密密麻麻,符文缭绕,也不知道究竟刻下了多少道,众人只是盯着看了一小会,就感到自身血气翻涌,体内真气乱窜,仿佛不受控制一般。

隐约间,众人还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气韵,像是面对诸天神佛,甚至能听到有禅唱知音传出。

“咄!”一声震吼将众人的心绪醒转过来,“不要盯着一直看,不然会出大问题的!”龙傲天提醒道。

众人惊奇的打量着这枚原始种子,莫不敬畏,虽然说是无意之间被吸引住,但这几个人可都不是易人之辈,这足能说明问题,而且,就在刚刚他们被吸引住后,竟然有一种想要毁掉自己体内的原始印记而将这枚种子种下的想法。

“爹,,这不会是一枚魔种吧?”龙战担心的问道,刚刚的情况让他心有余悸。

龙傲天没有回答龙战,只是盯着原始种子,双眼中有湛湛神光。

过了小会,龙傲天将原始种子收了起来。

“爹?这个,给腾儿用?”龙战又小心翼翼地问道。

龙傲天斜眼看了一眼龙战,“怎么?怕了?担心腾儿将来反而受制于它?”

龙战点了点头,“毕竟连爹都没办法参悟透,虽说原始种子只是种下一个“基础”,最后还是要形成自己的原始印记,但是,如果太过繁奥,怕是会得不偿失。况且这枚种子又太过邪异了,仿佛能吞人心神一般。”

龙傲天听了龙战的话却不以为然,说道,“这东西远没有它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我之所以无法继续参悟,是因为它始终是一枚没有生根发芽的种子,一切都是雏形,能观看到十之一二已经是难能可贵了。种子种子,之所以是种子,就必须给它培土,浇水,让它成长,然后才能看到其全部。要不然还拿原始种子来干嘛?你说他邪异,是因为你们已经形成了原始印记,受了它的干扰,而腾儿还只是一张白纸,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是,爹,这原始种子关乎甚大,是不是给老祖看看再说,您看.......”龙战还想继续说。

龙傲天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没事,我自有分寸,你不必再说了,这件事就由我来办,不会让龙儿受到伤害的。”

这时,秦茹雪也说道,“龙战,你就交给你爹去弄吧,这些年来虽然着老家伙从不靠谱,但是他也从来没在大问题上含糊过。”

龙战听了母亲的话,只得点点头。

“哈哈,,还是我老婆懂我。”龙傲天大笑道。

“哼,死老头子,原来你早就有打算了,还非得让我们在这里讨论做什么。”秦茹雪嗔怪了一眼龙傲天,不满的说道。

“我龙傲天的孙子,岂能是庸人之辈,就凭那几个跳梁小丑就想压制我们吗?迟早有一天我还要再回去,让他们尝尝我龙傲天的手段。”龙傲天忿忿的说道。

龙傲天说罢,眼睛转向孙子,满是怜爱,“在植入种子之前,先给腾儿炼体,种子强大,培养种子的载体也必须强大,不然还没等种子生根发芽自己倒先被吸干了。你们去准备药材,我也要准备一下,以防那些家伙监视我们,我得布置一些东西。”

推荐阅读:
通灵传奇
召唤之万物
斗破成神
超级全能天才
大道无双之无敌至尊
统御
陨圣
芙蓉蝶恋笑倾城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37885/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4:45:1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