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未来幻想 > 最后那一年

最后那一年

更新时间:2019-05-19

--2219年2月14日12点30分--

这延续了数百年的国际情人节似乎和坐在炉灶旁边看书的王质毫无关系,看着莎士比亚的《李尔王》,感叹着人生的他,站了起来,看着窗外。无尽的白色,没有云朵,没有阳光。略感到饥饿的他,打开冰箱发现里面并没有多少余粮。于是他打开了电梯门,准备去地下室。

乘了将近一分钟的电梯,到了家门口,王质打开门,那耀眼的阳光照到脸上,一下子无法适应这阳光的眼睛,略微的眯了起来。

“中午好,王质。”隔壁邻居托雷用拗口的中文向王质打招呼到,王质微笑着向这位邻居点点头表示友善。王质家门口向左边走,便是地下商业街,他来到最熟悉的食品店,买了一些营养膏和面包片便回家了。草草的解决了午饭,泡了杯咖啡,打开电视机,开始找工作。

王质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回想起2209年随父母从中国移民到俄罗斯莫斯科,就一直在莫斯科过活,一过便是10年了,初中到大学毕业,都是在莫斯科完成的。

由于俄罗斯地上外界的平均温度持续在零下85℃左右,人类的活动基本都在地下进行,当然王质的学校也不例外,也是在地下,人工太阳和人工天空让王质经常错以为这不是在地下,因为这和王质小时候在中国南部地面上读的小学环境是一样的。

在电视上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适合大学刚刚毕业就可以就职的工作的王质,略微的有些失落和后悔,他后悔没有听取父亲让自己去考研究生的意见,又在电视上找了一会,发现实在没有什么工作适合的王质,又乘电梯下去,准备出去随便走走。

俄罗斯莫斯科的这条地下商业街,建成已经有30多年了,一直持续着20℃的恒温,本来就热闹的商业街,在这该死的情人节,感觉温度又上升了不少。这数百年不变的送玫瑰送巧克力的习俗依旧在这些看似热恋的恋人手中来回传递,想必今晚的各大hotel生意都会非常的火爆。王质看到街上那些搂搂抱抱的情侣,心里多少也会有些不是滋味。

“您的父亲给你发来一条语音留言,是否现在听取”,王质的入耳式微型手机提示到。他按了一下入耳式微型手机,操作界面浮现在面前,将语音转换成文字。心情略带郁闷的王质,可不想在这该死的情节人听到父亲那烦人的声音。

“明晚高速喷射列车21点整到俄罗斯,记得来接我”。操作界面上显示出来了这么一段话。看完这条消息,王质有股非常强烈不详的预感!这个情况还真是有点奇怪,往年这个时间父亲是绝对不会从研究所回来的,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2219年2月15日21点整--

王质在俄罗斯地下列车站等着接父亲,列车到了之后,王质远远的看着父亲从列车里走出来,瘦弱而修长的身体,沧桑的脸,眉宇间透露着一股阴郁,看来父亲的心情似乎有些沉重。不过在王质的父亲看到王质时还是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大概不想自己沉重的心情影响到自己的儿子。

王质的父亲,王清,是一位地球生态结构研究者的博士,在俄罗斯的一个秘密实验室里研究与实验,至于具体位置,连王质这个唯一的儿子也没有被告知。常年在外从事研究工作的王清博士,多次发表论文并被验实,其中最近最震撼的论文--《2320年,地球将迎来第五次冰川时期》这一结论也是王清博士在前不久的发布会上发布的,虽然当时人们都非常震惊,但是毕竟还有100年之久,很快就平息了下来了。

王质拎上父亲的包,拦了一辆悬浮出租车,父子俩上了车之后,仅用了5分钟,就到家了,王质用手表刷了下出租车上的结账器之后,父子俩便慢悠悠的下了车。坐电梯回到家中之后,王质感觉气氛有些微妙,平时见到自己就嘘寒问暖的父亲,今天似乎没什么话和自己说。于是王质回房间了,如果父亲有话要说肯定会来和自己说的,现在还是安静的等着。

--2219年22点10分--

王质的房门被敲响,于是他放下手中的莎士比亚的《李尔王》去开门了。

“父亲,什么事情”。一直很尊重父亲的王质,长大之后就一直没叫过爸爸,一直在用所谓的敬语。

“到房间里和你说吧”,王清博士眉宇间依旧透露着一股阴郁,王质那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质,最近有和你母亲联系吗,一切都还好吧?”王清博士语重心长的说道。

“嗯,没什么特别的情况,偶尔会和母亲发邮件,发生什么事了,往年这个时候您应该还在研究所工作的,这次回来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交代吗?”王质开门见山的问自己的父亲。

“你自己看吧”!从来不给儿子看研究报告的王清博士,从背后拿出了一份报告,递给了自己的儿子,“这份报告还尚未公布,目前只有我知道。”王清博士转身背对着王质,看着父亲的背影,王质知道肯定发生很严重的事情。

《2201年至2220年关于地球温度与地壳运动预测及分析报告》--大致的内容就是地壳在冬季时以非常惊人的速度下陷,平均下陷速度为1cm/天,加速度约为1mm/天。海平面在夏季时,以非常惊人的速度上升,平均上升速度为1cm/天,加速度约为1mm/天。地球地表冬季与夏季温差逐渐加大,由当今世界最完美计算机IBMx6680运算得出精确结果,第五纪冰期将于2220年2月13日16:05时发动,届时地球海平面上升70.26米,将引发高于60米的巨大海啸,淹没大部分国家的城市,地球将以此作为地球大气层内温差扩张的自我保护,灭绝地球上大部分生物,而后地球地表平均温度将维持在零下102℃。

大致的内容如此,报告书下面还有一行小字,这是人类的咎由自取,以为放弃地上的生活,就会逃过这次地球的自我保护,简直就是可笑。

看完报告的王质,双手下垂,拿着手上的报告顺势滑到了地上。一脸惊呆的王质,连着后退几步,坐在了床上,脑子里一想到2220年2月13日就会是世界末日,王质双手不由自主就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不对,应该说是人类的末日,想着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没谈过恋爱,没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今年才21岁的自己,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黑暗。

父亲看着双手抱头的儿子,儿子那满脸充满了恐惧,一脸不能接受并且痛苦的样子。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拍了拍儿子的肩,准备离去。这时,王质突然拉住父亲的手,“难道就没有办法了,没有办法可以阻止这场灾难吗?”王质哭喊着,“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

“孩子,这是一场无法避免的灾难,在这最后一年里,好好的坚强的活下去,去做那些自己想做却还没有做的事情。我让你看份报告就是想你面对最后人类灭亡时没有任何遗憾。”父亲用自己那消瘦的手摸着儿子的头,样子非常的慈祥。

这一晚,王质完全没有睡意,因为睡一晚就少一晚。在床上呼吸乱想之后的他,开始变得冷静起来,思考着今后要去做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王质,迷迷糊糊醒过来,看了手表。

--2219年2月16日7点26分--

发现父亲已经离去,留着张纸条在桌子上,纸条这东西,似乎好多年没看过了,对于惯用入耳式微型手机的王质来说。

纸条内容:质,我去研究所了,也许还有办法,不试试看怎么行呢。知道这个消息对你来说非常的残忍,但是请振作起来,好好珍惜最后一年,去做自己想做却未做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去找你母亲,多陪陪她。常年在外做生意的她,为我们奉献了太多太多。至于要不要告诉你的母亲,由你自己决定。有情况记得联系我---父亲:王清。

感觉到饿意来袭的王质,想着居然在这样的时刻还是饿肚子,真是佩服自己,于是王质跑着到街上去,买了点水果和面包片。街上的人还在有说有笑,现在王质心里的感受就是:愚蠢的人类,你们的末日马上就到了。冷笑了一下,心里默念,自己也是愚蠢人类中的一员。回到家里,静下心来,接下来这一年究竟要干什么,完全没想法的王质,抬头看了下窗外,依旧白茫茫的一片,没有云,没有太阳,死一样的天空!

“爸爸,爸爸”,女儿张开双手向我跑来。我抱起她,看了看身边沙发上,坐着一位颜容秀美,美丽大方,明眸善睐的黑发女子,可是为什么我对她没有任何印象,为什么她在我家里,奇怪,我什么时候做爸爸了。等等,这位难道是我的妻子?不对啊,很多地方不对啊。我努力回想,对了,我怎么把这事情给忘了,4年前我就结婚了,3年前有了个这么可爱的女儿,作为地下建造工程师的我,这样的人生简直是幸福美满啊,看了看她,想叫她,可是……她叫什么名字,等等,她到底是谁,似乎见过……

突然间,王质坐了起来,取下眼罩,果然是一个梦啊。王质有点后悔从梦里醒过来了。回想了下,梦中似乎只有地下建造工程师是可能发生的,大学攻读的就是这个专业,其他的似乎无法想象。

对了,梦中那个女子似乎见过,王质坐在床上沉思起来,但是样子现在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虽然只是一个梦而已,但是还是非常在意。犹豫了半天的王质,还是决定看一看自己的昨晚做的梦。

王质把眼罩放到床头柜上的灰色盒子里,数秒钟后,半空中浮现出了王质昨晚梦境的画面,梦中似乎活动的速度比醒着状态的活动速度快很多倍,感觉经历很久的样子。王质的眼珠子向右动了动,画面变快了,快进到王质看着这个黑发女子的时候,王质喊了声“停”,画面定格,王质有点吃惊:这这这,这不是自己大学隔壁系的学妹嘛,生命延续学专业的拔尖学生,各方各面全能的威廉•戴•美咲。

威廉•戴•美咲是个绝对的美人胚子,长得好看这自然是有原因的,威廉是来自英国的父亲的姓,戴是来自中国的母亲的姓,而美咲是来自日本的奶奶取的名字,这样的混血儿能不漂亮吗?黑色的直发披至腰间,淡蓝色的眼眸,白色的雪纺在这20℃恒温的环境下,给人一种夏天的错觉,但是在哪里看过她穿白色雪纺,王质自己也记不清了。

美咲是比王质小一届的学妹,在王质的印象中,她是个性格开朗却很努力的人,经常泡在图书馆中,一直在专研生命研究学的认真的人。

王质继续坐在床上发呆,不可否认,这确实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活泼,甜美。更何况是个这样的美人胚子,哪里不会心动呢,虽然大学同在一个社团,但是话也和她没说上几句。

咕~肚子叫了一声,王质看了下手表

--2219年2月17日7点08分--

也不知道自己16日是怎么度过的,浑浑噩噩的。想了想,离世界末日似乎又短了一天,自己是时候该去干些什么了,回想了昨晚的梦境,有些事情似乎已经不可能了,像生个女儿这已经绝对不可能了。女朋友连个影子都还没看到,更何况下一代。

梦中的自己,是个地下建造工程师,因为一直生活在地下,想要改善人类地下的生活环境,才去学这个专业的。想到这里,王质不禁叹气,似乎大部分人和自己一样,做事三分热度,当时满腔热血的进入大学,大学里却是成绩平平的就毕业了,现在连个工作都还没找到。

王质又想了下美咲,这个自己喜欢的姑娘,自己也一直是默默的关注她,从来没表达过自己的心意。虽然恋爱计划也是在自己最后一年的计划里,但对于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自己来说,感觉非常难,更别说自己去追美咲了,简直想都不敢想。算了,想这么多也没用,先去做自己没体验事情吧,找份工作先,王质再次打开电视机,认真的看了起来。

--2219年2月17日8点15分--

今天早上在电视里看到一个招聘应届毕业生的工作。王质换上正装出门了,骑着人力悬浮自行车,到了俄罗斯地下指挥中心。可能是骑车的关系,感觉今天的人工太阳很热。

王质进了中心大门,一位“美女”招呼我到,“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

“我想来面试地下建造员的工作,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职位”?

这时,“美女”眼睛上下扫便了我的全身,“王质,男,生于2199年3月15日,原籍中国,现籍俄罗斯,身高172cm,体重65kg,血型O,毕业于俄罗斯莫斯科赫萨大学造福人类科系地下建造专业,适合本中心的应聘要求,核准!请就坐于沙发等待区等待……”

王质听完后,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等待通知。王质突然想到,似乎一百多年前对个人隐私资料都非常保密的,不会像现在这样只能机器人扫一扫就能彻底读出你的详细资料。每年都要6月30日地下资料库更新自己的最新资料,这一举动很好的防止了各种恐怖事件的发生,反正在自己一岁的时候就开始录入资料,对此自己并没有什么感觉,对于一百多年前不想透露自己资料的人的想法也是无法理解。

“王质,请到9楼的面谈室来”,沙发等待区的广播这样播到。王质起身,走到电梯里,“请问先生您到几楼”?电梯里的“美女”说道,王质双脚有点发抖,心里有点紧张,毕竟自己没来正规的公司面试过。

王质想起上次面试还是大学网球社团的面试,大二的时候,因为美咲进了网球社,自己这个不太爱运动人也鼓起了勇气去网球社面试了。回想起以前自己经常坐在一旁,看着她打网球,她那打球时运动的身姿,自己现在都记忆犹新。

“9楼已经到了,祝您好运”。“美女”的话叫行醒了沉浸在回忆里的王质,王质吸气呼气调整心态,走进面谈室里。

面谈室里面只有6台面向王质的屏幕,似乎从6个不同的方向观察着他,“请坐”,突然一个甜美的女性声音响起,王质被吓了一跳,却又故作镇定的坐了下来。

“王质对吧?现在开始面试,既然能顺利毕业,专业知识这方面我就不多问了,现在问你三个问题,请回答。问题一:大学为何要选择地下建造专业?”

“因为想要造福人类,这也是我去莫斯科赫萨大学造福人类科系学习的原因”。虽然这是王质儿时的梦想,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对这美好的梦想也渐渐失去了坚持,读书的时候也是如此,特别上了高中和大学,说出这样的一个非常简单的梦想往往也是被人嘲笑的,因为身边的人们都早就失去了自己原来的梦想。不过王质还是说出来了,非常有自信的说了出来。

“问题二:对于121年前公开所有人的资料,你认为是否存在不合理?”

“我不能肯定的说,是否合理,但是从我出生至今,并没有发生过什么因为公开资料导致事故发生的情况,所以我认为是合理的”,王质依旧故作镇定的回答道,其实心里已经紧张的要死了。

“那么最后个问题,问题三:假如2320年的世界末日提早到了2220年,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你将会做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感觉到非常诧异的王质向后一仰,连同椅子一起摔倒在了地上,他们应该不知道,父亲应该还没有将这个报告公诸于世,这个报告只有我一个人看过,应该只有我一个人看过,应该……王质拼命的对自己说,这个报告只有我一个人看。满头大汗心跳加速的王质,表情应该略带狰狞吧。

“没事吧?这只是个假设,并不是真的,我们只是想知道如果你的时间只剩一年了,你会去做什么”?依旧甜美的女性声音,把王质的魂拉了回来。王质拉了拉领带,站了起来。“非常抱歉,提这样的问题,没想到的你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刚刚检测到你的体温上升了2℃,对你造成的困扰,我们深表歉意”。

“对不起,我刚刚反应大了点”,王质想了想马上就把椅子扶好坐了上去,如果不好好回答就无法得到这个工作,更何况这只是个假设呢,这一定只是凑巧而已。“如果只剩下最后一年了,我会去做自己没做过的事情,工作,恋爱很多很多,从未做过的事情,努力完成自己的梦想,坚持地下建造员的工作到最后一天”。王质的回答挺快的,毕竟他之前思考过这样的问题。不过像王质这样的平凡人,也只会有这样平凡的想法。

“请回去等待通知,感谢你来本中心面试”。

--2219年2月17日11点11分--

看了看手表的王质,感觉好光棍。骑上悬浮自行车,回家。有股说不出的轻松,也有股说不出的不详。早上做的梦和自己的梦想,也许真的只存在于梦中吧。

推荐阅读:
天啸九都
暗世学霸
傲世破晓
末世求索
一笑倾城:王爷的皇妃
完美女王的爱情魔法
闺蜜是魔女
静宁大陆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38349/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4:44:4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