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东方玄幻 > 夺天地者

夺天地者

更新时间:2019-05-16

缘起缘灭,是什么在推动这一切,大道始,天道出,鸿蒙宇宙各争锋。是非谁与对错,还是无奈成以使然,是故挣脱,还是堕落,仅此在乎?所做是何故,所为是何因?不死不灭,缘何还是消散?

漆黑,一片漆黑。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一个巨大黑洞空间,却也被不断扭曲,两道人影不断的在闪动,一个漆黑如墨,一个白衣翩翩。那散发着恐怖气息的黑洞深处,不时有那么一丝黄金色的气流传出。

突然,只见那白衣翩翩的男子爆发出一股闪亮到了极致的气息,以身转动,化为一把光剑,剑锋有着一往无前的趋势,刹那间,整个黑洞变得更加黑暗,似乎所有的光元素都被集中在剑上,而且还在不断增加中。剑锋直直指向漆黑如墨的男子,他死死的盯着这把光剑,嘿嘿一笑:“既然你要毁灭,那么就让你尝尝黑暗的力量吧!哈哈!我们谁也得不到。”

白衣翩翩的男子脸色越来越阴沉,大吼一声:“你我自宇宙初始以来,一直掌握一方,今天就是为了这点东西和我打个死活吗?要知道我们如此做的后果,别逼我,我势在必得。”,以身化剑直冲而去,漆黑如墨的男子眨眼不见了,幽幽的声音不断传出:“若是让你得逞,宇宙只会毁灭得更快,今天说什么也要阻止你,哪怕就此身死!”

只见他刚刚所在之处变成了那个恐怖至极的黑洞,无尽的吞噬力量终于与那毁灭般的光剑相碰,光明与黑暗的对碰,两个掌握着宇宙极端的力量的强者,终于在这一次,正面全力以赴,那恐怖到了极致的属性对碰,缓缓接触在一起。寂静,寂静的可怕,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突然间,砰砰砰砰砰砰,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大爆炸,星辰塌陷,宇宙平衡遭到破坏了。

各界之中,护界结界纷纷破碎陷入一片朦胧之中,各大界主人一脸凝重,看来还是无法逃脱命运的束缚吗?“传令各方,大量购买混沌石,就算是抢,也要务必保证数量”与此同时,各界主人都下达了同样的命令。他们都是为了私利,同时……也无奈。

转眼间十道人影出现在爆炸结束的地方,其中一个拿着三叉的人狂笑:“哈哈哈,这两个家伙终于死了吧,现在还有谁能阻止我称霸!”“别得意的太早,老夫可还没死呢!”一个手执长鞭的老者阴深的看着他,各人针锋相对,突然其中一人说道:“我们不如定战,十万年一次,届时请圣皇大人主持。”

“也只好如此了。”那人点点头。其他人听到圣皇名号也不得不颔首以示同意。然而却在他们前脚刚走,突然间一股毁灭的气息散发出来,轰轰!这一片宇宙瞬间变成了灰烬,消失在星河的尽头,化为尘埃

……

一个全身穿着黑色高贵服装的女子,全身裹在这套黑色紧身衣里,那玲珑娇媚的身躯显示着她的美丽,但是那双水汪汪灵动的大眼睛却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她抬着头看向虚空,虚空中突然闪动了一下,她迷茫了一下,眼睛中流露出无限的痛苦。她那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的俏脸闪过一抹决然,两行清泪缓缓的从两颊流下,一头黑发无风自动,竟然引得天地宇宙震动,日月星辰斗转,虚空裂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女子闪身而入…………

情动九天,缘何在乎?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随。爱与情,天地不可长久,唯此永存。

过了不知道多久…………

华夏国内,依旧是那样平静,平静的背后,似乎总有什么东西爆发……

林寒天迈着脚步,双手插在口袋里,眯着眼看这些大小巷的小摆摊货,他是很理解这些摆摊的小贩的苦楚,要是可以没人会愿意摆摊,谁都想拥有一家铺口或商店,迫不得已才会在这摆摊的。所以林寒天从不会和小贩们讨价还价,毕竟生活不容易啊,自从他自己丢了工作,现在也是能省一分是一分的地步。

对面走过来两三人,林寒天皱了绉眉头,这些小混混都喜欢欺负这些摆摊的小贩,逼他们交保护费,这简直就是剥夺了小贩们的劳动成果,所以林寒天平常最看不过眼就是这样。

只见那几个小混混对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小贩吼叫:“他xx的,你今天还没孝敬爷吧,赶紧的,我忙的很,我们几个爷,你可是知道的,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了吧?”只见那小贩明显的眼中怒火中烧,可是还是拿了一些钱乖乖交给了他们。混混瞥了他一眼,走到另一个摊子那里,“交点钱孝敬几位爷,小姑娘”只见一个穿着破烂的女孩,颤抖着枯黄的小手,那显得异常单薄的身子仿佛风一吹就会吹倒似的,带着哭腔的声音。

“我……我,没钱……”确实,这个摆摊的小女孩的摊子上只有一个用小钟装着的一些漂亮石头,想想也是,这样的小姑娘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呢?这些可能就是小姑娘家收藏的漂亮石头而已,但是现在竟然还要收保护费,实在是太没人性了。“谁管你,出来摆摊就要按道上的规矩来,不然就砸了你的摊子”只有听着小女孩的哭声和混混的吼叫,旁边的人都怒瞪这几个混混,但这样还是不能让他们收敛。

林寒天这时才走到小女孩那边,看着哭泣的小姑娘,他的心一阵痛,把手里拿着的汽水洒到了一个混混身上,那个混混顿时大吼“你xx找死是不是?”,说着拿出拿出藏在怀里的刀晃了晃,林寒天惊呼一声“呀,这位大哥,真不好意思啊,来来来,我一定赔你一件新的,这样吧,和我到天上人间吃顿饭,了表歉意”

混混一听,转怒为喜,大呼道“哎,一点小事,何必破费,这哪能啊?”“不行不行,这是原则问题”“好吧”小混混还装着百般无奈,“各位兄弟一起吧”说着便和他们一起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的走了,完全忽视了小女孩的存在…………

哎,又是一个人渣,小贩们齐齐唏嘘…………

过了不久,林寒天又走了回来,在众人鄙夷的眼光下走到小女孩身边,看着那些漂亮的石头,问道“你从哪里收藏那么多东西?”“家里的后面山上”,小女孩满脸雀跃的说“谢谢哥哥,我送你一些吧”说罢便挑起几块漂亮的,林寒天连连摆手“我买这个钟了。”说罢便拿出两张百元大钞放下,小女孩却生生的说:“我不能拿…………”林寒天摸了摸她的头,就走了。

林寒天之所以会帮她,并不是想做出头鸟,因为这本来就是警察的责任,但是他看到小女孩就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小时候的妹妹,也是如同一般的消瘦,到确是病的,家里本来就是农村的,为了医治妹妹,他家里仅存的父亲每天不见踪影,他其实知道,父亲是多么的辛苦,几乎没有吃饱过那时,可是还是战胜不了病魔,妹妹就去了天堂,对于这件事父亲很后悔,恨自己没本事,至此堕落,每天借酒消愁赌博麻痹自己。

林寒天早就辍学了,那时更是提出要出来工作,父亲什么也没说,于是乎,他就出来了,可是工作那么多年还是落魄到这个地步,他觉得很对不起父亲,想到父亲在家里无人照顾,他心里就一阵抽痛,可是以他现在的情况也不能回去。所以今天看到这个小女孩不由得感伤…………

林寒天回到家中,这间旧公寓的主人和他是朋友,所以让他免费住在这里,对此林寒天非常感激。可是刚刚进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厨房忙碌,林寒天不由叹息“天瑶,我不是说过以后不要来这里做饭吗,况且我自己生活得节奏不想被你打乱。”“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我就是想你了,来玩玩也不行啊?”真的只是来玩玩就好了,林寒天无奈的苦笑。

雨在哗哗地下,好像在发泄它的情绪,在林寒天印象中,似乎从来没有下过那么大的雨,收起思索,直直的看向玉天瑶,她微微笑着“看来今晚你得陪我聊天咯,还是说那么大的雨你还要赶我走?”林寒天看了她一眼,无奈得道:“我去买副扑克牌”,看着窗外的滂礡大雨,林寒天突然想让雨淋淋自己,没打伞就走了出去,被雨水冲击着,却发现自己的情绪低落更厉害了,买了扑克牌,在老板诡异的目光下走了。

“终于找到你这混帐了,把我们耍的那么惨”林寒天看了看这个今天被他以请客为借口而骗的小混混,心里完全没有害怕的感觉,他今天和那帮小混混走到巷口时,借助各种方式甩掉了他们,毕竟这里他平时没事都到处走,可以说是相当熟悉,又加以他骗人那层出不穷的借口……

他跺着脚步,正准备后退,背后出现另外两个小混混,前无去路,后有埋伏,情急之中不由想到了手里拿着的小钟,本来随手拿出来只是为了路上研究一下,毕竟他对这个小钟有种独特的感觉,所以出来买扑克牌时就随手拿在手里把玩。小钟再小也是金属啊,总能有点用处吧,谁让对面这个手里拿着匕首,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这里突围是最好的也是最危险。

林寒天左手拿的扑克牌用力扔向前面的小混混,右手拿着小钟狠狠地向他的头砸过去……滴滴滴滴,林寒天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混混反应那么快,他的这条右手几乎就是废了,被狠狠得划了一刀,鲜血还在不断的往下滴,林寒天的视线已经模糊了,失血过多的感觉可真不好受,看着小混混拿着匕首,近乎发狂的刺自己,以报被小钟砸到头的仇。

林寒天这才知道,生命原来如此软弱,是不是所有的不愉快都可以忘记了呢,是不是所有的压力负担都没有了呢?想到天瑶,呵呵,自己欠她也太多了,自从高中自己辍学以后,她就拼了命找自己,可是自己却无法给她物质基础的保障,所以才那么抵制她,现在想想其实自己一直都……爱她,可是,现在这些还有用吗?如今的自己,连和她道别的机会都没有,也无法说出那句,你还是去找其他人吧,他们比我更好,我的存在只是你的过客,现在,就这样吧。

真的没办法呢,虽然自己还是不舍吗,留恋吗?可是自己做的会后悔吗?不会的。

林寒天缓缓闭上了眼睛,地上被鲜血染红的小钟光芒闪了一闪,然后消失不见了……

狂风暴雨的夜晚,外面的雷霆闪电毫不吝啬释放着他的能量,以肉眼可见的水缸般粗大的闪电轰击这个世界,仿佛要将法则打破般。雨也是前所未有滂礡,直直冲刷着世界,不少房屋在这场大雨中都被冲垮了。下雨总是把哭声掩盖,往事也会淹没在时光中。

林府,林战天脸色难看异常,但心中多的是愧疚,悠悠的叹了一口长气,走到门前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直直僵硬在那里,这么多年来,他的肩膀早已被巨大的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可是他还是必须撑着,林家发生的事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打压着他,有时他甚至想过放弃,但是,要是自己垮了,林家就毁了,所以他总是咬紧牙关挺着,然而老天却总是喜欢打击他似的,他的目光盯着那个房间,流露出浓浓的担忧。

林寒天睁开了眼睛,看着这一群穿着古怪的人,一个个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心里一阵纳闷,一股奇异的感觉涌了上来,突然间头痛欲裂,一下子又晕了过去,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哎哎,真没用是不是?”一个声音幸灾乐祸的道,“要不是这货有他老爹罩着,老子要第一个弄死他!”“真是奇葩的废物啊,哈哈”一个个嘲讽的声音不断。而这些林寒天是不知道的,他也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遭人恨上了。

“少爷,你醒了?”一个祥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祥嫂?”林寒天几乎是下意识得叫出来,林寒天看到祥嫂那通红的眼睛,刚想开口询问,祥嫂却忙的转过身说道:“我去端碗汤给您”祥嫂说完就出去了。

留下林寒天一个人在这里发呆。他慢慢理清脑中的思路记忆,缓缓的回想起发生的事……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自己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因为和那个混混搏斗死了,而且当时在外面的啊,呃……还有,祥嫂?祥嫂是谁?林寒天徐徐的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愣了半饷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原来自己穿越了,这种狗血事情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想想自己以前看的穿越小说,发现自己应该也是穿越了。

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的身份是向阳城最大的家族林家,林家家主的三儿子,竟然也叫做林寒天,和自己同名同姓呢!自己的父亲叫林战天,大哥叫林寒夜,二哥叫林寒冷,这里是一个叫天地大陆的地方,和华夏古代差不多,还是封建制度。自己感到真心无语,因为这具身体病殃殃的,竟然还能奇葩到走路时摔倒死掉,为此林寒天当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能不能再极品一点?

这位林少爷还真是,让如今接收他的林寒天怎么活啊,要知道这货实在是个奇葩,平时没事就是欺负人,专门挑软的柿子捏,而且为人还阴险狡诈,很是收到家族的排挤,这让林寒天觉得,自己穿越到什么人身上,为啥要到这样的人身上,为此林寒天愁眉苦脸不断叹息……

“少爷,您怎么不好好躺着?”祥嫂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汤放好,无奈的把林寒天扶起,把汤拿过来正准备喂林寒天喝,林寒天赶紧说道:“我自己来吧。”祥嫂愣了一下,便把汤给了林寒天。林寒天一边在喝汤,祥嫂在一旁看着,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少爷没事真是太好了,下次您小心点好吗?”“嗯……嗯”林寒天一边喝汤一边忙着回答,还不时的呵呵傻笑,祥嫂看着林寒天喝完了汤,笑着把碗拿了出去。

祥嫂是在林寒天刚出生就负责照顾他的生活起居,所以尽管平时林寒天对任何人不好也不会对祥嫂使脸色,因为他是真心当祥嫂是母亲般,可能是从小失去母亲的感觉吧。而现在这个林寒天更不用说了,两世为人的他都没有尝过母爱,更是额外珍惜这份情感。

……

今天林寒天已经可以下床了,他正想走出去,突然想洗澡,毕竟获得新生的感觉是挺不错的,于是乎就想出去找个侍女帮忙打听可以洗澡的地方,毕竟这货平时可是什么都不用做的,自然是啥也不知道,可是感觉走路很怪异,到底哪里的问题呢?

路过床前的一面镜子,林寒天吓得魂都差点丢了,哇啊啊啊!吓死了,人妖啊啊啊啊啊!毕竟他可是才穿越来到这里,难道要成为一名刚穿越就被自己吓死的人?这样就是有史以来最憋屈的穿越者。

但是,这一声分贝达到了100的音量引来了侍女,侍女急冲冲的跑过来问道:“少爷哪里有妖怪啊?

”林寒天木木的站在镜子前,脸红的快要滴血,僵硬的声音诺诺的问道:“这……这是……谁?”“这不就是您吗?”侍女有些迷惑地问道。林寒天又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才缓缓回过头来,露出苦逼的表情“帮我准备热水,我要洗澡,还要新衣服,多谢。”

“啊?”侍女被这一句多谢搞懵了,不过还是准备去做,突然又被叫住了,侍女看着越走越近的林寒天,不由后退,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记得要拿男人的衣服哦”林寒天说完这句话后,又露出苦逼的表情。

是的,现在的林寒天,完全是女人的装扮,而且还涂有胭脂,这真是……绝了,这位林三少的品味……总之就是个娘娘腔,正宗的娘们,皮肤也长的如此白昝。林寒天还细细地打量自己现在的外表,发现这货的衣服装饰几乎都是女人用的,这下可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想想自己的光辉形象就比毁于一旦,林寒天就恨不得把前任抓出来暴打一顿以泄心头之恨。还真是可怜心头暗恨生,奈何无处挥拳头啊,甚至于林寒天狠狠地踹了两脚床边,咧咧嘴,疼!

侍女弄好了洗澡水,过来叫林寒天去洗澡,林寒天瞪了瞪眼,还是无可奈何的走了出去。看到这些才发现果然是浴缸,里面竟然还有花瓣,林寒天瞪着眼睛,从这具身体的记忆中知道,这货平时娘的很,老是和妹纸们混在一起,但是平时没几个妹纸愿意和他走近,因为谁和一个娘娘腔的男人混在一起,这对于女孩子来说,就是这样的。至于那些男的,先不说这货都不去和他们混,他们也很鄙视这货,毕竟他娘娘腔,还老是仗着老爹是家主摆架子,所以平时也经常被人阴,当然他也是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真有点很傻很天真的大条。

……

推荐阅读:
圣光仙境
乱世之将军碑
通天雷修
千神厌
僵尸无心
冷宫俏厨娘
蜜爱小神偷
自来相伴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40769/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5:10:1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