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历史传奇 > 专治各种不服之三国时代

专治各种不服之三国时代

更新时间:2019-05-21

这并不是一篇以宣传为目的的笔者说。

请您抱着听在下讲解两句的心态往下看。

首先,我解释一下这个书名。

专治各种不服——人生在世,我们每个人都有优于他人之处,当我们的优于他人之处遇到这点上不如我们的人的时候,如果他敢叫板,我们肯定不服!这间聊天儿室的访客也是如此。石真的工作也正是治一治这帮人的不服!让他们能够正确看待自己。

三国时代——这一个系列主要是针对三国时代我们耳熟能详的英雄或是狗熊,进行强度打击。

故事的主人公。

石真和曲炜,您可以将他们理解成拾真和去伪,当然您也可以理解成失真与趋伪。

石真的治法,实则是揭露人性的阴暗以及人性的弱点,借此,他也讲述了这个时代的人之所以成功与之所以失败的原因。

如果您有兴趣一睹石真这张嘴里说出来的扪心话,您会发现,基本上,他的每一句台词都是一语多关的,也是把握着分寸的。每一句钻心的话都会是顺着顾客说出来,却让顾客逆过来接受,顾得体面的人全无可懈之机。他将用对恶的人性狠戳,对善的人性开导的方式解决这群我们耳熟能详的大人物与小人物的内在问题。

我旨在每一回用或愉快,或压抑,或搞笑,或温情,或荒诞,或沉重地方式讲述一个人生的道理。同时,大多数的小故事影射着现代社会人们的心事儿。是邪教头子?是江湖骗子?是……其实他们也都有他们内心中的各种纠结。您可以把他当做一个一个小故事。

这个聊天儿室,您可以当他是我,您可以当他是那么一个奇怪的人,当然,我更希望您把它当做顾客自己。我想说的,是这里不可能每一个人都会来到这里找点儿罪受,但是,英雄人物和我们一样,都有这么一个共性————我们每每在深更半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是否都是因为我们光顾了我们自己的内心……或纠结,或喜悦,或伤心,或彷徨……这里的正反方其实就是我们自己和我们自己的内心……

如果您有兴趣串起来看,您会发现,我是着眼于三国时代每一个起到重要作用的事情中起到重要作用的人物的内心世界,讲的一部以真正的三国历史为依据的情景小说。而非对演义历史进行评述。

值得一看。

愿与你同……

一身土黄色的麻衣,一件破斗笠,一双满是黄土的草鞋,这人似乎丝毫不注重自己的形象,一屁股坐在了会客室的沙发上。

石真:“姓名?”

“哼……”

石真:“年龄?啊……不对……生卒年?”

那人似乎很不屑:“嗬……”

石真:“哼先生!问你什么你也不说!来我们这儿干嘛来了?”

那人道:“我下边儿人说,你专治各种不服!?”

石真:“有什么问题么?”

那人翘起了二郎腿:“就你们俩人?”

石真:“你可以当做是我一个!他叫曲炜,只管计时、收费、端茶递水。”

那人不懈地笑了笑:“就你一人?”

石真:“没错!但我有你没有的!”

“我没有的?你知道么?我有多少人?有人!就……”

石真直勾勾地看着张角:“但你却没有我!”

这人寻思了一下,深吸了口气,他反复琢磨着……

石真:“喝点儿什么?”

他略一迟疑:“茶水……”

石真回头看了一眼曲炜:“茶水!开始计时!”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石真:“姓名?”

那人试探性的眼神中好像有千言万语:“张~角~!”

石真:“生卒年?”

张角点了点头,微撇着嘴角:“秘密……”

石真:“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缺乏那么点儿信任!如果是这样的话……”

张角打断了谈话:“我……184年去世……那年我……”

石真:“好了!生年不详!”

张角抬了一下眼睛,点了一下头。

张角:“我知道,外面确实有些不好的传闻!”

石真饶有兴趣:“恩!说来听听!”

张角一副严肃的面容讲起了当年的事儿:“我啊!是做药材行业出身的!

当年,有那么一天,我上山采药,突然我就听见有人叫我!声音特别轻‘张角!张角!’

我这回头一看,诶呦,一个须发斑白的老头儿!

我说:‘我不认识你啊!你找我干嘛啊!’

他说啊,我不可能认识得了他,可他却认识我,并且他观察我好长时间了!”

石真点了点头,他一面迎合着张角的话,一面影射着张角神神秘秘不怀好意的那颗内心:“说明你……拥有和平常人不太一样的一颗心!”

张角会意地点了点头:“恩!他说我有救民于水火的圣心!”

石真笑了笑,点了点头。

张角:“他,给了我几本儿书,让我好好儿看!说是这宇宙之间的奥秘啊,全在这书上!”

石真迎合着张角点了点头,似乎他并不关心张角要告诉他的书,他只着眼于张角心中不愿说的的奥秘:“恩!看来是本好书!”

张角:“可是我说了‘诶!大爷,您说给我书!书呢!?’”

石真对张角微微地一笑,似乎他面容告诉我们他说得话所指的就在眼下:“可能是这么神秘的书,要用点儿神秘的方式给你!”

张角惊喜地看着石真:“还真是!诶!当时啊!这老头儿!我眼看着就飞天上去了!我这琢磨来琢磨去,他再玄乎,我也不能因为这不知道靠谱儿不靠谱儿的事儿,把正事儿耽误了啊!我心想了!我先采我的药!”

石真点了点头。

张角:“诶!你可知道!我一回家!我桌子上放着三本儿书!我仔细一看!上面五个大字!都是大篆写的!太~平~清~领~道!”

张角继续用他那试探性的目光看着石真,石真并没有什么反应,只示意让张角继续往下说,张角抓了抓头,佯装着沉思,用余光瞟着石真的眼睛:“当时我心想了!这今天这是怎么了?明摆着不靠谱的一事儿,真的!真的!就变成真的了!”

石真:“恩!往往,我们得到什么或是失去什么,都出乎我们的意料……”

张角又看了一眼石真:“出乎意料的还在后头呢!你猜我翻开一看,这书是说什么的?”

石真冷静的眼神看着张角,复述者张角刚说过的话:“这宇宙之间的奥秘,全在这书上!”

张角惊讶地看着石真,舌头有点儿打结,憋回去了方才要说的话。

石真:“张先生!在这短暂的两个钟头里,您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记在我的脑子里!等您走了,我会把它都记在本子上!”

张角叹服地看着石真,微低下了头,目光变得诚恳起来,语速和语调也微微有些下调:“我花了好几年的时间!逐字逐句地看这本书!适当的时候我也会做一做笔记!就像你现在听我说话一样!这本书里……”

石真打断了张角的讲话:“这体现着您对那个老人以及这本书的作者的尊重!”

张角抿了口茶笑着点了点头:“真的!真的!咱们俩身上的共性太多了!我这逐字逐句地看吧……诶……”

石真再次打断了张角的讲话:“话说回来了!真正深奥的东西,也只有一字一句地看,才能有所理解!譬如,我们身上的不同!”

张角嘴里含着的话又被扪了回去,他寻思了一下:“我觉得你越来越有意思了!”

张角缓慢的速度轻轻地拿起了茶杯,把茶含在嘴里,细细地品了品:“好茶~好茶~”

石真笑了笑:“我们的咖啡也不错!如果还有下次,你可以尝一尝!”

张角:“可能这算是我们的不同吧……说真的,我真心希望我们加深一下彼此的接触!看看我们身上的不同之处还有什么!”

石真轻松地看着张角。

“我们现在就在互相了解,一次一个小时的时间……”石真抬头看了一眼张角脑后的表,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我认为很恰当。你我都需要有更多的时间思考对方所说的话。”

张角微微地前探着身子,又假装变换了一下坐姿,回头看了一眼表。

张角似乎有些着急:“诶!说真的!我认为我们身上最大的不同,就是我领会了《太平清领道》!”

石真冷静地注视着张角:“您看懂了《太平清领道》。所以,很多东西您有,我没有。但是反过来想,因为我没有看过《太平清领道》,所以,我有的或许你也没有!比如说,或许正因此,我没有您拥有的理想……或者说,目标……”

张角点了点头:“说真的……”

石真打断了张角的话:“说真的!聪明如您,闭关钻研,通过很长时间参悟出了《太平清领道》,而我,不得不为了我的工作付出我大半的精力,只能通过同您数次的攀谈才能微微地知道点儿皮毛。”

张角深深地点了点头:“说真的!我觉得我们一见如故,……”

石真再次憋回了张角的话:“我在说每一句话的时候,不同的人都会有不同的反应。对于您,我深刻的感到似曾相识!相信您也是一样!”

石真快速地说完最后一句话,看了一眼表,到时间了。

石真站了起来,和张角握手。

张角懵然之中回过头,看了一眼表,也伸出了右手:“时间……真是太快了……”

石真微笑着:“我们下次见。”

张角不舍地走出了门,他仰望着天,外面等候他的是弟弟张宝和张梁:“哥!怎么样?”

张角叹了口气:“可能得多花点儿时间!”

石真合上了记事本,曲炜:“怎么着?我看你俩聊半天!什么书啊?你怎没跟他说,拿给咱也看看!”

石真站起身,披上了大衣:“从深山老林里挖掘出来,又苦心钻研了那么多年的东西,怎么会轻易让你看……”

推荐阅读:
犬夜叉与桔梗结局
梦西楼
锦颜郡主
这丫欠我的
转运盘
死神之创世纪
人间帝王
天意1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41202/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4:46:5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