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传统武侠 > 剑心琴音

剑心琴音

更新时间:2019-05-20

江湖,是英雄造就传说的地方。

江湖,是传唱英雄事迹的地方。英雄楼便是这样的一处“小江湖”。

英雄楼有一个规矩,便是店中只许江湖人士出入,普通人若是进去,便会被英雄楼老板宋金来“客客气气”的请出去,纵是巨贾富商也是如此。

但今日清早,却出现了一个例外。

“掌柜的,刚才的那位少年,他······”英雄楼中,摆放着一坛美酒的柜台前,一个小厮正满脸疑惑的看着宋金来。“他?他怎么了?”宋金来盯着账本,两根肥硕的粗指来回拨动着算盘,头也不抬,*的问道。

“他······”小厮吞吞吐吐,似在顾忌什么,不断的挠着自己的后脑,东张西望,终于,就像鼓足气一般,这小厮低声对宋金来说道:“一看就知道他不是江湖中人,您为何要请他进来呢?”

“啪!”

宋金来拨动算盘的手指猛然一顿,蓦然抬头盯着自己手下。小厮胆子本来就小,刚才算盘的声音戛然而止,已吓了他一跳,又见得老板如此神色的盯着自己,不由得两腿发软,险些跌倒;宋金来注视着他半晌,摇了摇头,平淡的道:“你下去吧。”

小厮听罢,如蒙大赦,急忙退了下去。宋金来见小厮离开,便将目光转向店中东边靠窗的一个角落,那里,一个身穿白衣的长发披肩少年正独自品茶。“我也不知为何,见到他,便不由得请了进来······”宋金来注视了许久,摇摇头苦笑一声,自言自语的道,他的眼中,也有一丝疑惑之色。

初阳渐升,店中人也越来越多,正午时分,整个英雄楼除了那少年所坐之处,其它地方再无空座,店里的人似乎已司空见惯,全无半点惊异之色,只有几个小厮私底下议道:“奇怪,怎的店中今日比往日静了许多?”

“不错,往日店里猜拳声和笑声简直震耳欲聋,今日虽然也有,却不如过去那般吵闹不堪,这······”

“怎么,糊涂了吧?哈哈,告诉你们,我可是知道原因的!”

“你知道?”一小厮满脸狐疑之色。

“当然!”

“那还不快说?”

“哼哼,这全是因为坐在东边靠窗的那个人,他是我们店今天的第一位客人,后面来的,进店时都会盯着那个角落许久,而且也不再像以前那般喧哗。”

“那你见过他的模样没?”

“这······没见过。”

正当几人窃语时,店门口忽然响起一阵平稳有力地脚步声,只见一个手握长剑的紫衣男子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几人刚要出声,忽闻身后自家掌柜的惊喜声音响起,“呀!原来是应少侠,真是稀客,快请进,快请进!”

那男子见宋金来如此热情,爽朗一笑,抱拳道:“宋掌柜,许久未见,今日应某叨扰了。”

“哪里话,少侠请进,快请进。”

店中许多人听得宋金来的话,便猜到了来的人是谁,急忙将目光移向他身上,只因此人近来在江湖中名声渐响,却一直未见其人,这些人便心生出一些好奇来。只见得这男子二十三四岁模样,脸庞方正,面容刚毅,浓眉略宽,双目如一柄入鞘之剑,平和中暗藏锋芒,腰背挺得笔直,整个人有一种顶天立地之势。店中所有人眼中毫不掩饰的表露出钦佩之意,其中一人出声赞道:“果然好男儿!不愧是人称‘紫衣狂剑’的应豪应少侠,今日得见,在下三生有幸。”说罢便抱拳一礼。

应豪听得有人如此称赞自己,又为众多江湖人士所瞩目,心中升起一股豪气,朗声对众人道:“应某不才,得诸位如此厚爱,今日大家相见,便是缘分,便是朋友,他日若有需帮忙之处,在下定竭力相助,决不推辞。”

店中立刻响起一阵叫好之声,更有人道:“店中已无空处,应少侠若不嫌弃,可与在下一桌同饮。”

应豪环顾一周,见其它地方确无空处,唯独东边靠窗处只有一人在座,便谢绝了邀请之人,大踏步走向那里——白衣少年品茶之处。

却说自应豪进店以来,这少年虽未将目光从窗外移开过,但早已暗中注意到他,又得见众人对他推崇有加,心中油然而生一股结交之念,此时察觉他向自己这边走来,便将目光从窗外移开,起身对应豪抱拳问道:“无座?”

应豪见这少年起身,便凝目注视他的面容,竟不由得一呆,“此人简直就如这天地一般,无论身处何处,总会给别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但却让人难以看透他。”又闻得这少年所问,急忙回过神来,抱拳一笑:“无座。”

少年拳礼一散,右手虚引,做出一个请的首饰,应豪会意,道声“多谢”,少年微微一笑,摆了摆手,只是他一笑时,身着白衣宛若游云,而那一笑似化成一阵清风,暖进了别人心中;一时间,应豪身后的店中所有人都被这少年的气质所折服,宋金来低声笑道:“看来今天的第一单生意是做对了!”而应豪心中亦是有了结交此人之念。

应豪坐下后,将手中长剑轻放于桌上,少年见状,笑道:“原来应兄还是同道中人!”

应豪见他望向自己的剑,问道:“兄弟莫非也是剑道中人?”

“正是。”

应豪见他身边未带一剑,不由奇道:“敢问小兄弟的剑在何处?”

少年右手食指中指相并如剑,点了点自己心口处,肃容道:“剑在心中。”

应豪闻言,心中一惊,亦是肃容问道:“莫非小兄弟深藏不露,剑道修为已臻至高之境?”

少年听了应豪惊异之语,摇头一笑,答道:“至高之境?道无穷,又何来至高之说?”

此言一出,应豪心中对这少年更是生出一阵敬佩之意,却又忽然想起,两人交谈至此,料想对方刚才已得知自己身份,而自己还未问及对方姓名,当真失礼之极,当下歉然问道:“还未问得小兄弟贵姓?”

他见这少年十七八岁模样,便称其为弟,暗示有结交之意,这少年心下明了,回礼答道:“小弟姓云,单名一个‘燕‘字。”

“云燕?人飘逸,名飘逸,果然人如其名;不过,似小兄弟这般人物,我却未曾见过,想来小兄弟应是初入江湖吧?”

“正如应兄所言,小弟往昔乃是随家中双亲隐居山林,此次出门,是奉家父之命入世历练。”

听得云燕话语,应豪心中一阵好奇:“隐居山林?想来云兄弟的父母应是多年前江湖中成名的绝顶高人,不然又如何能教出如此优秀的传人?”一念至此,应豪心中对云燕父母也升起一丝好奇,当下问道:“敢问云兄弟,令尊令堂尊姓大名?”

“这······应兄,实在抱歉,小弟出来时,家父家母曾下令不许我透漏关于他们的的支字片语,还望应兄见谅。”云燕抱拳歉然答道。

“哪里,倒是我冒失了,触犯了云兄弟的忌讳。”闻言,应豪更是确定了自己心中所想。

“应兄言重了,出来时家父曾告诫我要结识一位靠得住的朋友,没想到刚出来便结交了应兄,日后还望应兄多多关照。”

“哈哈,你我相见便是朋友,理应如此,何来感激一说。”

“既如此,今日我便请应兄痛饮一场,”云燕随即对柜台喊道,“掌柜的,来一坛最好的酒。”隐约间,云燕似乎听到了身旁的一道咽口水的声音。

待得酒上桌来,果然如云燕所料一般,应豪极快的便把酒坛盖子拍开,将鼻子伸向坛口处深深一吸,双眼微闭,迷醉的道:“果然好酒!”说罢,便先倒上一大杯,豪饮入腹,正待再来一杯时,察觉身旁一道目光正好笑的望着自己,心中一阵尴尬,连忙热情地说:“云兄弟也来一杯,这可是英雄楼最好的酒,人间琼浆啊!”说罢便为云燕满满的斟上一杯,又自顾自的享受起来。

云燕见状,微微一笑,道:“小弟从不饮酒,这一杯还请应兄收回。”右手一推,便将酒杯送到应豪胸前。

应豪闻言,双目放光的问道:“当真?”

“当真。”

“如此,应某便多谢云兄弟款待了!”话语刚落,便碗也不用,抬起酒坛痛饮起来,看得一旁的云燕更是摇头失笑,独自品起茶来。

应豪坛不离手,口不离酒,一阵豪饮,没多久便将一坛好酒饮尽,但又不见半分醉意,云燕暗暗称奇,正待替他再叫一坛时,却发现应豪脸色严肃,双目中隐隐有杀机浮现,原本举坛的左手不知何时握住了自己的剑,心中一阵思索,问道:“应兄要等的人可是到了?”

应豪神色不变,语气深沉的道:“云兄弟果然聪明,应某还有一些急事得亲自处理,今日怕是不能陪小兄弟继续痛饮了,他日相遇,应某定赔今日失陪之罪。”话毕,不待云燕有所回复,腹中提一口真气,猛然一拍桌子,从窗口飞跃而出,待得店中客人发觉,跑到窗口处张望时,早已不见了应豪踪影,众人也只有叹气而回,却又听见一人惊道:“怪了,刚才和应少侠一桌白衣少年怎么不见了?”原来方才云燕二人所坐之处,已无半个人影,只是桌上多了一锭大银。

“刚才分明还在的啊,怎么一眨眼就······”

众人正在议论之际,却又听得宋金来一声大叫:“我柜台上的百年女儿红怎么不见了?”

果然,只见柜台上原本的那坛美酒已经消失,只有一锭大银静静的躺在那里。

“难道是刚才的那个少年?”有人疑惑的说道。

此时,没有人注意到,店门旁一直端坐的两个身穿道服的中年人对望时,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惊骇之色······

应豪从客栈中跃出,双足稳稳地踏在地上。

街上的行人皆是附近的住户,自然知道能从英雄楼出来的都是何等人物,见突然有人从里跃出,一时间便好奇地围了过来.

然而人群中,有两人凭借多年习武而来的绝佳眼力,先一步看清了那人的模样,但这一看之下,却吓得他二人面色煞白,惊慌恐惧之下,似忘了一身伪装,顾不得引人注目,推倒身前的人群,急忙逃离此地。

应豪落地之后,一双虎目就不住的在人群中扫视着,忽然见得有二人见到自己后如此惊惶,便心知是谁,冷哼一声,跃过人群,再提一口真气,施展轻功如箭一般的追了上去。

前面的二人见应豪如此,更是亡魂皆冒,急忙施展轻功,恨不得多生八条腿,拼命的向远方飞遁而去,不多久,大街上便不见了三人的身影。

三道人影两逃一追,在官道上飞奔了好一会儿,前方的二人见应豪离得越来越近,心下更是惊惧,连忙催动十二分的功力,拼命的向前奔逃.

其中有一人说道:“咱俩干脆分开逃吧,这样便能让他两路为难,两人逃命的机会一样大。”

另外一人正看着前方的路途,听的同伴如此说,正要答应,却见得前方一片树林闪现出来,心中一喜,道:“不必了,前方有片树林,我二人何不躲进去,既有利逃命,有可借树林之便将之袭杀,以报我二人多日来提心吊胆之仇?”

那人见那树林不远,心下也是一喜,道:“好!”说罢两人眼中凶光一闪,拼命地再提功力,窜进树林之中,而后回身全力一掌向头顶上拍出,震落大片树叶,迷惑自己的行踪,眨眼间不见了身形。

应豪正急追间,见那二人躲进树林中,又使计消失了踪影,心中略一思忖,身法不退反进,直冲入了树林之中。

在其身后不远处,一声轻微的叹息悄然响起。

应豪进入树林后,果然不见那二人身影,当下拔剑在手,凝神戒备.

他手中的剑,以龙尾为剑镡,龙身为剑柄,龙首剑格之处,自那龙口中吐出一道三尺寒锋,整把剑给人一种厚重凛冽的感觉,随着应豪心神的沉静,那把剑竟然自行颤动起来,散发出一股惨烈的气息,将周边的枯叶都扫荡出去。

突然,应豪感受到头上一阵劲风压迫而来,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面色呈妖异红色的阴柔男子握着一把银钩,从树上跃下倒劈而来.

应豪见他来势极猛,又有居高借势之利,不宜硬拼,后脚斜跺地面,借力退出两丈开远,却又察觉背后又有一道劲风袭来,而那阴柔男子也以银钩点地,站正身形,飞身再次向他劈出一钩.

应豪心知退无可退,便强制身形,一足猛然跺地,身子快速地笔直向上飞起,而后脚掌再次一跺身旁的一棵大树,身子向后射出,脱离了那两人的袭杀范围,紧接着体内真气运转,一势“猛龙入江”出手,持剑纵斩而下.

那阴柔男子本是正面冲他而来,见他已脱离险境,心中大急,又见得招势攻到,急忙运转十分真力,挥钩又是一劈,总算消去了大半劲力,余下的全部擦身而过.

那男子正想松口气,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急忙大喊:“小心!”

可是他的那位同伴本是从应豪背后偷袭,而应豪反应又极快,脱离险境后,反击亦是极快,劲风攻近时,他的身子刚在空中转到一半,无奈只能举起手中大刀横挡;可应豪功力本就在他之上,劲力虽已去大半,但此人亦是匆忙聚刀相阻,真气难以用上,只得眼见那劲力击在刀身上,而后重击向自己手臂。

“咔嚓!”

一道清脆的骨裂般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一声惨嚎,那男子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脸色惨白地抱着一只手臂满地打滚,一张虬髯炸开、满脸横肉的丑面看起来更加吓人。

那个阴柔男子见同伴身负重伤,再难出手,自己一人也远不是面前人的对手,心念急转之下,一咬牙,面色一狠,一脚便将脚边的同伴踢向应豪,而他自己却急忙转身飞奔而逃.

应豪见状,手中利剑一闪,毫不留情的一剑抹断那虬髯大汉的脖颈,眼见得他是活不成了,可一看之下,那阴柔男子已逃去极远,心中懊恼之下,正欲向前急追,突然间见那人奔逃的路上,一道模糊身影正向自己飞掠而来。

“此人身法之快,绝非那个恶贼,但却不知是敌是友,还是小心为妙。”应豪心想,当下便暗自运功戒备。

待得那道身影逼近,极速飞驰的身形却又于应豪身前猛然停下,身法之飘逸,看的应豪心中一阵喝彩佩服,急欲观得来人模样,待看清后,应豪双眼猛地瞪大,口中突然发出一道惊讶至极叫声:

“呀!云兄弟!怎么是你?”

来人竟是云燕!

他的右手背在身后,左手中竟提着一个人,正是刚才那个阴柔男子!不过,他此时已被封住了穴道。

“哈哈!应兄,你这一路可是让小弟一场好追啊!”

说罢,便将手中人掷于地上。

应豪见那人动弹不得,心中放心之余,也暗暗惊讶云燕武功之高,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便将此人制服。

“这位小兄弟的武功恐怕不在我之下,甚至还要更高!”

心中虽如此想,但应豪却不会这样说出来,而是将手中剑横于阴柔男子的脖颈上,怒吼道:“恶贼,你可知自己犯下了多少罪孽?如今应某便以你命来慰藉那些无辜亡灵!”那男子闻言,正要求饶,却苦于话不及剑快,被应豪一剑刺入喉间,断气而亡。

云燕眉头微皱,却见应豪如此愤怒,下手如此果断,心中好奇顿生,问道:“敢问应兄,这二人到底犯下何等罪孽,使得应兄愤慨至此?”

“呼!”

应豪呼出一口气,平复了心中波动,道:“一个月前,我路遇此二贼奸杀妇女,修采阴补阳的邪功,一怒之下,便一路追杀他们二人,怎想此二人诡诈无比,我追了足足一月时间,才于此处得云兄弟相助之下将他们二人惩杀,应某在此感激不尽!”接着便对云燕抱拳一礼。

云燕道声“原来如此”,眉头舒展,肃容道:“此等恶人,人人得而诛之,应兄侠骨仁心,小弟理应相助,何必多礼?”

应豪闻言,心中觉得这个刚刚结识的少年更加亲切了许多,便笑道:“哈哈,既然如此我便不讲废话了。不过,我来时记得贤弟还在英雄楼中坐着,怎么又跟着我跑到这儿来了?”

云燕微微一笑,如春风轻拂,道:“其实应兄进英雄楼时,小弟便已经留意你了。你刚一进店,眼神便已多次观察店中靠窗的位置;而在你狂饮时,虽然看起来喝得痛快,但我发现你的眼神多次移向窗外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剑;看窗外无非是想找人,看剑则表明你对要寻之人有杀意,之后你又匆匆离去,我好奇之下便一路跟来了。”

应豪听罢,大笑道:“好!贤弟果然观察入微,愚兄佩服。”

“呵呵,过奖。对了,应兄,我来时顺道给你捎了个东西,你要不要猜一下我带的是何物?”

应豪闻言,顿时两眼放光,大笑道:“还猜什么?肯定是酒!而且还是绝等好酒!”

云燕一愣,而后微微摇头,轻笑道:“他们都叫你狂剑,可依我看,你的酒量似乎比你的剑还狂,这都能猜到。”

说罢,云燕便将右手从背后伸到胸前,而在他的右手上,正平举着一坛酒。

应豪见后,眼中光芒更甚,不待客气一句话,直接夺过酒坛,揭开封盖,仰头便饮,而后大笑道:“好酒!好酒!”说罢,又旁若无人般继续狂饮,与在客栈中一般无二。

云燕静立一旁,无奈的看着,而后环视一周,苦笑一声,双掌对着地上一扫,劲风猛地一发,便将两具尸体扫出极远,不见了踪影,就连满地的血迹也和着泥土枯叶散到了几丈开外。

“喝酒要想喝得痛快,就得有个好的环境!”

说罢,云燕双手轻负于身后,嘴角渐渐泛起了一缕温和的笑容,那笑容,似乎能永恒不变······

推荐阅读:
归汉
鬼面妖妃
宇宙之王帆
剑霸神阳
洪荒白虎
争霸上海滩
兄弟之兄弟情深
七凤九凰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41876/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4:57:4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