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朵嘉浓美妆
滴滴朵嘉浓美妆 > 总裁豪门 > 诡爱危情

诡爱危情

更新时间:2019-05-18

引子:

“怎么会这样……”晶莹的泪一滴又一滴的划过她的脸颊,她看着眼前的那个让她爱惨了的人,狠狠的捂住自己的胸口。

心疼,粉身碎骨般的疼,从来不知道心会让她疼到窒息……

满天的樱絮随风飘舞,梦幻般的世界因她染上了一丝忧伤,掉在地上的白色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沈治离”三个字出现在手机的屏幕上……

“不愿提起过去的曾经

只因无法承受被伤的瞬间

放下尊严我只为永远

你却违背当初的誓言

……

身为故事的主演

应该明白所谓的誓言

即使曾经再美再甜

也早该明白你所谓的永远

……”

(歌词是小沁自己编的,文采不好,希望亲们别喷俺~)

忧伤的旋律萦绕在她的耳边,一阵又一阵的疼痛蔓延在她的心间。

他看到她此时痛苦却无可奈何的样子格外的心疼,伸出右手想要抚摸她的脸,“释珈……”

“你别碰我!”释珈拖着自己因心疼而摇摇欲坠的身子避开了他的触碰,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强迫自己控制住情绪。

“对不起……”他的手还悬在半空,帅气的脸庞染上一种被叫做痛苦的神色,看着释珈,这个他深爱的女孩,微微垂眸,不愿让她看到他颓废的模样,“我只是,太爱你而已……”

她闭上双眼,一滴泪悄然无声的滑落,她淡然的声音响起,“你骗了我。”

他的手慢慢的放下,看着眼前的她,双腿一弯,跪了下去。

“求你,原谅我。”他垂着头,一阵风吹来,扬起了一圈圈的尘埃,围绕在一身黑衣的他身边。

释珈睁开眸子,看到跪下的他,心有那么一瞬间的苦涩,她知道,以他的身份和地位,给她下跪,对她说对不起,实在是难为他了,但随后,想起他做的事情,她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对不起,我做不到。”

话落,她捂着胸口,咬着唇,强忍住那种痛到窒息的感觉,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分割线*****

“嗯……”C市附属医院病房内,洁白又素净的床上,躺着一个娇小的人儿,她突然发出了一声呢喃,右手的食指轻轻的动了动,惊醒了身边睡着的人。

这人一个激灵,满脸激动的冲出病房外,跑到沈治离的办公室,找到了正在和沈治离交谈的两位中年男女:“董事长!董事长夫人!小姐醒了!”

两人闻言,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脸上立刻露出万分激动的神情:“快快!快去!”

正在和两人交谈的沈治离听到这句话也立刻放下手中的资料,快步向病房走去。

*******分割线*******

三人到了病房后,其中的身着华丽的女人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那个已经睁开眼睛的女孩,立刻声泪俱下:“释珈……我的释珈……你终于醒了……”

床上的人并未做出任何反应,双眼任然十分的涣散,空洞,她直直的看着素白的墙壁,眼中没有丝毫神采。

这两个中年男女便是释珈的父母,释珈的父亲观察到释珈此时眼神的涣散,无神,立刻对身边哭成泪人的妻子说:“清云,别哭了,你看,释珈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江清云听见这话愣了片刻,擦干眼泪看向释珈,果然,释珈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棚顶,连眨都没眨,立刻转头看向站在身后一脸冷漠的沈治离,眼中流露出一丝焦虑与担心,“沈医师,不是说释珈做完手术就会恢复吗?可看她现在的样子……”

一直默不作声的沈治离看向江清云,又望向郑释珈,摇了摇头,“我不清楚,你去叫叫她吧,毕竟她也睡了半年了,虽然人已经醒了过来,但她的意识可能还没有清醒。”

江清云点了点头,走到床边牵住了释珈的手,心疼的看着她。

郑释珈看着走过来的江清云拉住了她的手,立刻像触电般的挣开了她的手,茫然又充满敌意的说,“你是谁?”

“我是你妈妈,释珈。”江清云神色焦急的注视着郑释珈那张精致的脸庞,生怕她再出什么差错。

“妈妈……”释珈喃喃着,脑海里好乱好乱,人影交错杂乱,根本就分不清谁是谁,她紧闭着眼睛,用手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脑袋。

“释珈……”江清云看到释珈的令人心疼的样子,眼泪又情不自禁的落下,她女儿被病痛折磨的已经不成样子了,难道老天还要让她失忆才肯罢休吗!?

随着意识渐渐回到脑海,她看着四周,有爸爸,还有妈妈,一切的记忆在脑海中像放电影一样的播放。

只是,这记忆中,似乎缺少了什么,可惜,她却想不起来了……

心脏突然猛的跳动,一股足以让人想要去自杀的疼痛袭上全身,她倒吸一口气,冷汗立刻沿着她精致的脸颊流下,她捂着胸口,咬住下唇,小脸变得惨白惨白.

江清云和郑麟海见此情景,立刻围到释珈身边,想要扶她,但又怕伤害到了她,“释珈!释珈!你怎么了!”

“疼……好疼……”释珈疼的无处发泄,只好用手狠狠的抓住床单,额头上的冷汗不断的沁出,看得让人分外心疼。

疼痛一阵又一阵的刺激着她的痛觉神经,眼前刚刚才恢复色彩的世界又渐渐的模糊了起来,开始变得黑暗……

直到黑暗再一次吞噬了她的意识,她无力的闭上了刚刚才睁开的眼睛……

隐隐约约的她听到父母焦急,心疼,担忧却无能为力的哭喊声,还有沈治离那冷漠的声音:“409病房内的病人病情突发,所有内科手术医生一分钟之内马上到手术室集合!”

*****分割线*****

茫茫沙漠中,一个长相十分精致的女孩赤足走在沙漠中,她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四周的景物都是那么的虚幻,不真实。

“你还好吗?”一道空灵的,带有男人特有磁性的声音传入释珈的耳中。语气中,可以听出他那满满的温柔,但也可以听得到那语气中的无奈,痛苦,与不舍……

“你是……?”释珈浑身一震,听到这声音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她一定认识这个声音的主人,并且,一定是很熟悉很熟悉……这个声音暖暖的,让人有种情不自禁的想要去依赖的感觉……

“答应我,要好好活着……”声音再度响起,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不断的重复着这样的一句话。

她能够感受的到他的那种痛苦却又欣慰的情感,因为在这里,她能够清楚的感受着他的感受,直抵灵魂深处的那种情感,那种触动……

一滴晶莹的泪水从她那美丽的眸子中滑落,顺着她的脸颊,落到了这虚幻的沙地上,眼泪的重力使这类似沙漠的土地上轻轻的扬起了一圈圈尘埃……

她,她竟然哭了……

或许她是在为这个男人那种强烈的情感所哭,为他那直抵人灵魂的不舍而哭,又或者,她是在为她自己哭泣。

突然,她的身影一闪,开始渐渐变得透明,看来,她要离开这里了...

“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么?”她略带沙哑却又不失悦耳的声音传入到了这个梦境的每一个角落,由于哭过,她的鼻子还红红的,满是雾水的眼中充满着忧伤,看起来更加楚楚动人。

“傻丫头...”那人轻叹了一声,她如此的不让人省心,要他如何才能安心离开。

对方仍然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然而她的身影却越来越透明,飘渺……即使这是一个梦,她也宁愿相信,这个梦中的他,是真实存在的。

她的眼中雾气猛的再次升起,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他很重要。

又一滴泪水从她精致的脸庞滑落,她朦朦胧胧的看到了那个人的模样,虽然只是轮廓,但那份令人窒息的帅气却让人移不开眼,使他,从此烙在了她的灵魂深处……

他的眼中溢满了温柔与溺宠,同时也隐含着那种震慑天地的爱意。

凝望着她那渐渐消失的身影,他的眼眸一黯,却依旧勾起那苍白无力的嘴角,“释珈,我爱你,答应我,要好好活着,”

她急忙点头,眼泪一滴接一滴的落下,……直至她的身影彻底的消失,他才落下那早已无力支撑的笑容,单膝跪到了地上,又扬起了一层层飘渺的尘埃,他的双手拄在地上支撑着身体,同时手也慢慢的抓紧,手指陷入了泥土之中,泥土渐渐变得暗红,手疼……但他的心却更疼……

他再次抬头,凝望着她消失的地方,缓缓的垂下了头。

他的身体开始慢慢的瓦解,变成了无数黑色的碎片,一阵风吹来,碎片又变成了无数的尘埃,伴随着风,消失在了这个世界……天空中,陈列出了一排字:“释珈,无论我在哪里,都会守护着你,我爱你...”

突然,整个界面开始坍塌,天空的字也变的黯淡无光,直至完全消散……

本章完。

“院长!沈医师!她,她哭了!”耳边传来一个小护士甜甜的,满带着惊讶的声音。

沈治离快步走到手术台前,看着手术台上的那个眼角还挂着泪痕的,分外惹人疼惜的小丫头,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丝不可置信的神色,虽然只是埋在眼底,虽然只是转瞬即逝……

他没有做过多的考虑,立刻冷冷的命令道:“快,用电击,或许还有救!”

“是。”小护士立刻按照沈治离的话拿来了电击器,开始抢救这生命已经流逝过半的人儿。

“她怎么样?”一道十分威严的声音响起,刚刚准备走出手术室给郑家夫妻下病危通知书的院长听到那小护士的话,又立马走了回来,急急的问道。

毕竟,这个丫头也算是他的侄女,他也十分的喜欢,欣赏这个阳光,长相精致的丫头,而且他跟郑家夫妻也是十几年的好友了,如果真的不能把这丫头从死神手里抢过来的话,他恐怕这辈子就是真的没脸再去见他们两人了。

“本以为没得救,她的一切生命现象都在消逝,”说到这,沈治离那俊郎,如雕塑般冷漠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柔和,“没想到,她竟然哭了……”

“哦?”听到沈治离的话,院长马上走到了离释珈一米以外的地方,她的眼角竟然又一次滑下了一滴晶莹,透明,不含任何杂质的泪水。

当看到这滴泪水的时候,院长是真的震惊了!他从前一直以为释珈是一个柔弱无比的小女孩!却从来不知道这个柔弱的女孩竟然有着如此强大的生命力!只是,他不知道,她能够支撑到现在,完全都是因为她梦中的,那个愿意守护她一生的男人……

“刚刚做过心脏移植手术,而且,术后情况还在一直恶化的她还能够坚持到现在,的确很不容易。”半晌,院长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由衷的为释珈感到骄傲,这才像他李振平的侄女!坚强,即使面对死神,也绝不屈服!

沈治离又恢复了那常年不变的表情,病房内又陷入了沉默,其实他也是十分开心的,不过他习惯了没有表情,习惯了不喜形于色。

“嘀……嘀……”心脏仪再一次有规律的响起,终于不再像宣告死亡一样的长鸣。

所有的医生都松了一口气,终于——把她从死神手里抢回来了,这场和死神的巅峰对决,还真是让每个人都大汗淋漓啊!

手术室顶的灯终于由红色变成了绿色,已经等了8个小时的江清云和郑麟海精神又一次高度集中了起来。

手术室门缓缓的打开,两人的手心已经沁出了汗,毕竟他们只有这一个亲生女儿啊,“沈医师!振平!我女儿她怎么样了!”江清云看着走出来的沈治离和李振平院长,焦急的迈步上前几步,拉住李振平的白色大褂,担忧的说。

“呵呵,清云,麟海,放心吧,手术很成功!”李振平满脸笑容的对着两人说,即使筋疲力尽,看到两人的笑脸,他也感觉很开心。

江清云闻言,身子一软,险些倒了下去,支撑着她等了8个小时的心在听到了女儿没事的这一刻终于放了下来,铺天盖地的疲惫便向她涌来。

郑麟海立刻扶住了妻子疲惫不堪的身子,30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流下了眼睛:“振平,沈医师,谢谢,谢谢阿!”说着,便要给两人跪下感谢,但沈治离眼疾手快,立刻扶住了郑麟海往下跪去的身体,轻轻摇了摇头。

“郑伯父,以后就叫我治离吧。”

“好好!”郑麟海起身,和江清云满脸感激的看着所有参加此次手术的医生。

“麟海,先把释珈丫头送回病房吧。”李振平看着这满脸泪水的好友,心中不由感叹,原来全球最大的电子软件公司的董事长郑麟海也会因为自己的女儿而变得如此感性。

“哦,对对!你看我……高兴的都忘了!快走快走吧!”郑麟海面带些许羞涩,有些尴尬,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哭,还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哭。

众人一起往监护病房走去。沈治离走在最后,高大的身躯晃了晃,毕竟,8个小时的高度集中,即使是他,也感到分外疲惫。

不过,他的心中仍然是充满了喜悦,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情况恶化的时候,差点失去了理智心疼到窒息,看到她哭,有了生命迹象的那一刻,就格外的欣喜与激动……

这就是肥皂剧中那些男女所谓的爱情吗?如果是,那这份爱是从何时开始的?是她躺在病床上那苍白无力的,分外惹人怜惜的小脸俘获了他的心吗?

又或者是,在她睁开眼睛时,那如同小鹿般迷茫却又冷清的眼眸摄取了他的魂吗?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他活了24年,从来不知道心动是何滋味。

如果,这就是心动,这就是爱情,那么,他还真的想尝试一下。

沈治离这样想着,他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欢上她了……即使,她的心中已有了别人,可他却仍然想坚持一下。

****分割线****

“郑伯父。”沈治离推开病房门,手中拿着一张纸,走进病房后,把这张纸给了郑麟海,“这是她的病历简介,给,看一看吧。”

“嗯。”郑麟海接过简介,看了看,脸上慈爱的表情瞬间凝固,“这……”他猛然抬头,疑惑的看着沈治离。

“把她交给我吧,郑伯父,我是真的喜欢她。”沈治离回视着郑麟海,语气冷漠却又坚定的说出这句话。

原来,沈治离给郑麟海的并不是病历简介。纸上只写了一句话,我愿照顾释珈一生。沈治离一直都是一个十分强势的人,昨天,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便开始有所行动了。

郑麟海露出为难的表情“这……治离阿,释珈今年才17岁阿。”

“我愿意等她长大。”沈治离立刻打断郑麟海想要拒绝的话语,没有给他留一丝余地,他这人就是这么的霸道,强势。

郑麟海听到这话,心中便一阵纠结,沈治离的确是个十分优秀的人,全国最优秀的内科医生,在国外也响逾盛名,并且,他还有着自己的影视公司:EX娱乐公司。排名于中国十大产业之首。的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可是,他也很清楚,自己女儿的心里已经有人了……

思索再三,他开口叹了口气,说道:“治离,你知道的,释珈她的心里一直爱的是那个人。”

沈治离听闻,抿了抿他的薄唇,他知道,他也看到了释珈和那人的至死不渝的爱情,只是,他不想放手,更何况,那人现在已经……

“郑伯父,那人不是已经用催眠术把她的记忆尘封了吗?她现在已经不记得那人了,不是吗?”沈治离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可是,郑麟海的眼神却突然一凝,表情有些许的紧张,“你,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沈治离观察着郑麟海的表情变化,面不改色的说:“你只需知道我知道这件事情就可以了。”

这个人,果真不简单!郑麟海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他本以为这件事做的已经够保密了,只有他和江清云知道这件事,没想到,沈治离竟然也查出这件事了!“那,还是等释珈醒了,看她自己的意愿吧。”

沈治离点了点头,他的目光转到了郑释珈的脸上,看着这张分外惹人怜惜的小脸,他真的希望自己便是那个可以守护她一生的人。

好巧不巧,就在这时,释珈的手轻轻的动了动,她缓缓的睁开大大的眼睛,长长卷卷的睫毛向上翘起,那双美眸终于再一次恢复了应有的神采。

“爸,”郑释珈冷清的眼眸扫视了周围一眼,看到的依旧是一片素白的墙壁,不禁有些反感。

“释珈,你终于醒了,饿不饿?你妈妈已经回家给你做饭去了,待会就会回来的。”郑麟海原本准备说的一大堆话在看见释珈睁开眼睛的那一霎那,就变成了这么一句话。

因为,他觉得,沈治离在这里,给他的压力非常的大,而且,在沈治离那冷漠的能够透视一切的目光下,他感觉十分的愧对释珈。

“我知道了。”释珈注意到了父亲那僵硬的表情,也没有追问原因,反倒回了一句。“爸,我的病,彻底好了吗?我之前睡了多久?”

“嗯,好了,从今以后,你就是个健康的人了。你之前睡了半年。”郑麟海的表情有些闪躲,不敢去直视释珈的眼睛。

“那,给我捐心脏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郑释珈知道自己曾经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半年前,有个好心人把他去世的家人的心脏捐给了她,她才能够获得重生。她很感谢那个人,所以便问了一句。

没想到,郑麟海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脸上原本就僵硬的笑容变得更为僵硬,吞吞吐吐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那个人,没有留下名字。”沈治离低沉的声音响起,解决了郑麟海的尴尬,此时的他靠在窗户旁,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却没有因他本身孤冷的气质而有任何的不协调,反而给他添了几分神秘,几分迷离。

“哦。”释珈的目光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没有多做停留。

“释珈,这是沈医师,你的主治医师。”郑麟海介绍道。

“我知道,他叫沈治离。”郑释珈淡淡的回答道,她要是不知道,那就是真的傻了,像沈治离这么有名,每周都出现在杂志周刊封面上的人物,她怎么可能不认识?不过,对于他是她的主治医师的事情,她还是有些惊讶的,没想到,他竟然还是医生。

“呃,释珈?”郑麟海皱着眉头,心里感到十分的奇怪,这是他的那个每天无忧无虑,阳光快乐的女儿吗?这性格,怎么变得如此的淡漠?

“怎么了?”释珈看向父亲,问道。

“你不开心吗?”郑麟海想到,或许是释珈此时的心情不好,所以才对人爱理不理的。

释珈靠在枕头上,对着他摇了摇头,“怎么了?”

“没,没什么。”郑麟海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生怕释珈感觉到不对劲,再次想起曾经的事情。

“爸,我累了。”释珈双眼微眯,有些疲惫的说。

“嗯,爸知道了,你休息吧,我去给你买点你爱吃的橙子。”

“橙子?我爱吃橙子?”释珈问出声,怎么回事?我不是爱吃葡萄吗?老爸怎么会说我爱吃橙子?

郑麟海也感觉到了不对,“不是吗?你不爱吃橙子吗?”

释珈茫然的摇了摇头。

“伯父,你去把每样水果都各买一些吧。”沈治离打破了两人形成的僵持局面,开口道。

“哦,好。”话落,郑麟海抬腿走出了病房。

释珈慵懒的睁开那双美眸,看着一动未动的沈治离,开口道:“我要睡觉了。”

“嗯。”他仍然是一动未动,只是静静的看着释珈那有了些许红润的小脸。

“……”释珈也用那双清冷的眸子回视着沈治离。五官如雕塑般立体,微微有些凹陷的双眼,高挺的鼻梁,性感又充满了危险的薄唇,脸廓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着金色的光芒。

他——完美到令人窒息。

不得不说,这人真的很养眼。

但,释珈仍然是淡淡的回视着他,没有脸红,只是淡定自如的看着他。

“小家伙,”沈治离像天神一样走到了释珈身边,“好好休息,别想太多。”

她依旧是那么冷清的看着他,不愿多说一句话,因为她现在觉得说一句话,都很累。

“我去工作了。”他留恋的看了一下她那精致的小脸,然后,起身离开。

“等等。”

就在沈治离快要走出去的时候,她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他止步,回头,望着她。

“我还有多久才能够出院?”

“三个月。”他心中有了些许的失落,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知道了,你可以走了。”释珈收回目光,轻轻的闭上眼睛。

沈治离眼中掠过一丝无奈,转身,离开。

推荐阅读:
龍神大帝
斗战三界
荣誉之盾
圣尊武帝
这才是末日
异能神皇收美记
半月仙侠传
穿越之公主王妃

本文链接:http://www.starwoodhawaiikorea.com/book/41903/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滴滴朵嘉浓美妆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14:45:08 seconds.